“蜘蛛仙的棺材?”

    仓库里面,舒允文等人对视一眼,隐约想到了什么,然后小泉红子扭头看向智惠老太太:

    “……老太太,您该不会想说,那个‘棺材’里装着的是……蜘蛛仙的尸体吧?”

    老太太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又恢复成了原先那种无精打采的样子:“……没错,就是我们这里传说中那位蜘蛛仙大人的尸体。当初蜘蛛仙被火箭烧死以后,大家在它的巢穴里面找到了它以及很多小蜘蛛的尸体,大家都非常害怕,邀请了一位有法力的修行僧……”

    “……后来,附近的人响应修行僧的要求,在蜘蛛仙的巢穴这里建了祠堂。不过,在建祠堂之前,大家先把蜘蛛仙和那些小蜘蛛的尸体收殓了起来,埋在了祠堂的根基下面……”

    “……那个大棺材,就和你们说的那个盒子差不多一样……”

    “原来如此,难怪这里的妖气会这么浓……”舒允文了然地点了点头,又认真地看着水晶球上的画面,微微一笑,“……不过,现在这个‘棺材’里面,好像没什么尸体啊……小泉同学,你说该不会是……”

    “寄魂复生吗?”小泉红子眉头微微蹙起,“……人死之后的灵魂,附体到了蜘蛛仙的尸体上,然后重新复活?倒是也有可能……”

    小泉红子说着话,忽然又扭头看向智惠老太太:

    “……老太太,请问一下,三年前木偶仓库这里附近,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智惠老太太低垂着头,沉默了几秒钟后才开口道:“……奇怪的事情吗?仓库外附近的地面上忽然出现一个洞,算奇怪的事情吗?三年前,美莎、绢代先后自杀,我们家人为了转换心情,曾经去东京住了一个星期,回来以后,就在院子里发现了一个大洞……”

    当然算了!

    舒允文、小泉红子对视一眼,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这确实就是寄魂复生!

    至于那个奇怪的大洞,应该就是复生的蜘蛛妖从地底离开时挖出来的……

    舒允文、小泉红子又嘀咕了一会儿,眼瞅着时间到了五点半,一行人才走出了仓库。

    仓库外,舒允文他们商量着找个地方等晚上到来,智惠老太太又低沉着声音道:“……几位年轻人,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附近也只有我们一户人家,你们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我们家将就一晚上吧……”

    “啊咧?在这儿?”舒允文等人愣了一下,来回看看——

    话说,他们留在这里等晚上到来,貌似确实很不错的??!

    而且,在这里留宿,要是那只蜘蛛妖凑巧来武田家的话,那不就成了自投罗网了嘛!~

    舒允文等人对视一眼,然后舒允文才躬身道:“……那个……我们确实也想在这里打扰一晚上……不过,龙二先生刚才不是说,你们今晚还有别的客人会来访吗?我们留在这里,好像不太方便……”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家的屋子不少,人再多几个也能睡下?!敝腔堇咸谕炝?,“……几位不用多想,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老太婆我的客人,请安心住下吧。嗯……我这就和深雪、阳子她们打声招呼,让她们多准备四人份的晚餐。至于你们几位,就先去我之前待的和室那里休息一下吧,我之后会让深雪为你们奉茶……”

    老太太说着话,转身背着手,向着屋子那边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后又停了下来,低声道:

    “……除灵师大人,魔女大人,请问你们一下,如果两位找到蜘蛛仙的话,会如何处置它?”

    “唔……会直接除掉吧?!笔嬖饰幕卮?,“……毕竟它已经开始伤人了……”

    “……是吗?”老太太叹了口气,又继续向着屋子那边走去,“……除掉也好,总比灵魂一直不得超脱要好一些……”

    老太太走进了屋子里面,关上了房门,冢本数美才眨了眨眼,小声问道:“……允文君,我怎么觉得,那个老太太她好像知道一点儿什么……”

    “是??!”舒允文微微点了点头——

    话说,刚才他和小泉红子,可是显露出了一些能力的?;蛔鲆话闳丝吹秸庖荒?,肯定要惊讶得要命,但是这位老太太的表现却太冷静了一些……

    看样子,这位老太太可能还真的察觉到了什么,说不定连蜘蛛妖的真实身份都知道呢!

    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一行人一起进入和室里面,询问了一下武田美莎蜘蛛妖的大致实力,然后聊起了晚上的行动。

    舒允文一手捏着下巴:“……根据美莎小姐所说,绢代夫人寄魂复生后的蜘蛛妖实力,应该就和一个凶灵差不多,我们两个都能解决掉……不过,那只蜘蛛妖却有可能出现在两个地方,一个是武田家,一个是墓地那里……”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小泉红子提议,“……天黑以后,我去墓地那里守着,你留在武田家,一旦有所发现的话,立刻通知彼此,千万不能让它逃脱了……”

    “啊咧?你去墓地?”舒允文闻言,微微一愣——

    话说,一个女孩子家家跑墓地守一晚上?这合适吗?

    小泉红子微微一笑:“……美莎小姐不是说了嘛,蜘蛛妖出现在墓地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在墓地那里发生战斗的可能性也更大一些。这次来找蜘蛛妖是我的提议,我出力多一些是应该的……”

    “唔……那好吧……”舒允文想了想,点头答应了下来。

    几个人简单地聊着,忽然之间,门外传来了车子的声音,然后是低沉的交谈声。

    舒允文他们继续说着话,没过多久,外面武田龙二的声音忽然拔高了不少:

    “……什么?你说你接到了委托,要你来?;の颐??可是,我们家应该没有人给你寄过委托信啊……”

    “啊咧?是吗?”一个中性的声音也高昂了起来,“……可是,我真的接到了委托??!委托人把委托信寄到了我福冈县的老家,我的家人收到以后,才又转寄给我的事务所的……对了,委托人还把委托费也给我寄过去了,看上去不像是在恶作剧……”

    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听到这个声音,都是眉头一皱,然后冢本数美看向舒允文,眯眯眼笑着:

    “……允文君,我怎么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有点像是……”

    “呃……”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一下,起身走到门前,拉开和室的房门,看着在门外的人后一脑门儿黑线:

    “……越水侦探?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错,门外和武田龙二说话的人,正是越水七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