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本数美身旁,舒允文看看自家女友那副“这女人会不会挖我墙角”的表情,一脑门儿黑线,低声解释道:

    “……你放心吧,她的魅惑魔法对我无效,那巧克力我吃过,我的巫力刚好克制她……”

    没错,之前的时候,小泉红子一直想试试能不能迷惑住他,所以手段频出,还把巧克力伪装成了甜品,骗舒允文吃过——嗯,只不过舒允文立刻发觉不对,所以没中招而已。

    “啊……是这样吗?”冢本数美被看破小心思,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一副羞怯的表情。

    “当然啦!”舒允文看着自家女友,口花花起来,“……再说了,数美酱你这么可爱,我早就被你的魔法吸引住了……”

    “唔……讨厌啦!~小哀还在旁边呢!~”冢本数美有些害羞,低头看了一眼没有谈过恋爱的合法萝莉哀,然后小拳拳砸舒允文胸口。

    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用力平复着自己胸口涌动的气血——嗯,这口血不能吐,得憋着!

    至于萝莉哀则看着旁边这俩乱扔狗粮的恩爱狗,一脸不开森——

    妈蛋!这俩货秀恩爱秀我一脸不说,数美居然还专门点她名字,这是在故意嘲讽她吗?

    不带你们这样的??!

    于是,萝莉哀扭头看了眼这对儿该被烧死的恩爱狗,默默地开口添乱:“……说不定除灵师大人吃过巧克力以后已经成了别人的俘虏,只是假装还在和数美姐姐交往也有可能哦……”

    “呃……”冢本数美低头看看小哀,干笑一声,“……这怎么可能……”

    至于舒允文,他听着萝莉哀的话,那口刚刚憋下去的淤血差点没有重新翻上来,一脸无语地看向萝莉哀,然后笑眯眯地伸手轻抚萝莉哀猫头:

    “哎呀呀!灰原她真会乱说。不过也难怪嘛,毕竟年纪还小,没有谈过恋爱,不懂这些……”

    “唔……”萝莉哀又被嘲讽了一脸,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恶意,伸手拍开舒允文的魔爪,然后踮起脚在舒允文的脚上狠狠地来了一脚,疼得舒允文嘶嘶了两声——

    我勒个去!你个凶狠的小萝莉,又特么踩我!

    旁边,小泉红子终于问出了华明和尚所知道的一切,扭头看向舒允文道:

    “……那只有尸体的蜘蛛妖,似乎确实只能在晚上活动,而且有时候会去鸟取市中心找一些‘猎物’,引诱他们送上门来……我们要不要去市中心那里看看?”

    舒允文闻言,一脸正色地皱了皱眉头:“……这个……用不着吧?鸟取市中心可不小,我们现在赶过去也不见得能找到……嗯,她不是经?;岢鱿衷谀沟卣饫?、偶尔也会去武田家吗?既然这样,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她自投罗网就行了……”

    “嗯……说的也是……”小泉红子点了点头,然后道,“……那我们现在,还是先去武田家看看那个木偶仓库吧。我觉得,那里应该是这一切的起始之地,或许真的有什么线索……”

    舒允文也点头答应下来,然后扭头看向冈本良道:“……冈本警官,这起命案的凶手也抓住了,你现在就带华明师傅回去交差吧,我们就不回去了……”

    “呃……好的?!备员玖笺卤频氐懔说阃?,紧接着追问道,“……那你们呢?”

    “我们?”舒允文微微一笑,随口回答道,“……你刚才不是听到了吗?我们要在这里找那只蜘蛛妖……”

    “呃……”冈本良回想着之前自己听到的内容,嘴角抽搐了两下,不再多说了——

    嗯,他刚才听到的内容已经把他的三观摧毁了,他觉得他现在应该保持沉默、冷静一下!~

    舒允文向着冈本良摆了摆手,准备离开,华明和尚又忽然像是小狼狗一样,跪舔着问道:“……美丽的小泉小姐,请问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你?你不是犯下杀人罪了嘛?现在就和冈本警官一起回去,老实交代自己的罪行,好好改造吧!~”小泉红子随口回答。

    小狼狗华明又问道:“……那我出狱以后,可以去找您吗?”

    “呃……可以?!毙∪熳游⑽⑿α诵?。

    “??!真的可以吗?那真是太好了!”华明兴高采烈,冈本良无语地捂着脑门儿——

    妈蛋!这个人还是平时沉着冷静、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华明和尚吗?你这人设是不是和你的节操一块儿碎掉了?

    几句闲聊后,舒允文等人一起离开,赶往武田家,冈本良也带着华明和尚,向着广丝寺走去。

    一路上,冈本良和华明和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然后忽然伸手一拍脑门儿:“……对了!之前山根警官似乎带队去抓松尾贵大了!不过那个松尾贵大根本就不是凶手,把他抓回去的话,肯定会有不少麻烦……”

    冈本良嘀咕着,连忙拿出了手提电话,给山根胜彦打了过去……

    ……

    鸟取县,码头附近的岸山旅店外。

    几辆警车悄无声息地停在了附近,然后一众条子叔叔分批次地走进了旅店内。

    旅店的前台已经被警方控制,山根胜彦带人走进旅店后,立刻问旅店内盯梢的警察:“松尾贵大呢?他现在在哪里?”

    “还在他的房间里,二楼,211室?!碧踝邮迨辶⒖袒卮?,“……从我们到了以后,他就没出过房门,现在肯定还在里面。另外,听旅店的人说,他从住进去以后基本上就没有出过门,如果不是中午的时候出去买泡面,真还没人知道他藏在这里……”

    “嗯……那就马上实施抓捕吧!”山根胜彦一脸凝重,“……记住了,犯人很有可能是杀人犯,所以一定要认真对待,必要的时候,可以鸣枪!”

    “是!”周围的条子叔叔们应了一声,然后一群人一起走向二楼,走到了211号房门前。

    条子叔叔们很快做好突入准备,然后山根胜彦一挥手,一位条子叔叔踢开房门,其他人蜂拥而入,吓得房间里的松尾贵大“啊”的大叫一声:

    “……各位大佬,我还没有凑到钱!只要我凑到钱,肯定马上还钱……”

    “呃……”房间里面,条子叔叔们一起看着吓软了的松尾贵大,一脑门儿黑线——

    我勒个去!这松尾贵大是把他们当成讨债的了?他们是条子好不好?

    山根胜彦轻咳一声,一双虎目盯着松尾贵大,然后把自己的证件一亮,冷声道:

    “松尾先生,我们是警察,我们有一件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