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九章 小泉同学,你这人物技能是BOSS模板吧?



    “呃……也没什么啦……”

    泥石流形成的土堆前,舒允文看着小泉红子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土堆:“……就是想请你帮忙,用魔法挖开这里,把华明师傅埋在这里的东西找出来……”

    “……啊咧?”小泉红子扭头看了眼土堆,嘴角抽搐了两下,“……用魔法挖开这里,可是很耗魔力的……”

    小泉红子说着话,计算了一下自己使用土系魔法挖开这里的代价……嗯,魔力基本上会被耗干的好伐?

    而且,舒允文刚才那她那眼神儿,怎么好像没把她当人看?

    “哎呀,帮帮忙啦!”舒允文恬不知耻地继续求助,还打起了感情牌,“……你看看我,你说要我帮忙找蜘蛛妖,我二话不说就来了……”

    “嗯……”小泉红子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应该就是想把埋在土里的东西取出来,没错吧?”

    “没错?!笔嬖饰牡阃?。

    小泉红子微微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也用不着挖开这里,用空间魔法把东西取出来就可以了,这样可以节省很多魔力……”

    “空间魔法?”舒允文有点发愣——

    话说,大姐你居然还有这种高端技能?你的技能树到底是怎么长的,不会是精英模板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小泉红子则“嗯嗯”了两声,伸手从裙子里面掏出了一块画着六芒星阵的魔法地毯,然后又从裙子里面拔出六根颜色各异的蜡烛,在六芒星阵的六个角点燃。

    六色蜡烛燃烧着,在地毯上空的空气就好像是凝固了一样,小泉红子则又从裙子里面掏出了一颗水晶球,扭头看向武田美莎:

    “……美莎小姐,请你帮忙说一下那些东西的具体位置……”

    “好的……”武田美莎站在土堆上,“……那些东西就在我身体下方3.5米左右……”

    小泉红子点了点头,两手捧着水晶球,口中念动着咒语,水晶球上慢慢浮现出了泥土里的景象,最后画面停留在了某个位置,上面显示的是注射器、钓鱼线盘还有一双手套。

    小泉红子看了眼上面的画面,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允文同学,是这些东西吧?”

    “呃……应该是吧?”舒允文眨了眨眼,“……不过,美莎小姐,你之前不是说,华明师傅埋掉的东西只有注射器和钓鱼线吗?怎么还有一双手套?”

    “唔……那应该是华明师傅挖坑时的那双手套吧?他填坑的时候可能顺便丢进去了,我也没有留意……”武田美莎思索道。

    小泉红子微微一笑:“……如果是这些东西,那我就开始了……”

    小泉红子说着话,把水晶球放到了魔法阵里,又从裙子里掏出了魔法杖,继续念动着咒语。

    冢本数美、灰原哀看着这一幕,慢慢地走到舒允文的身旁,惊讶地问道:“……她到底是在做什么?”

    “空间魔法,直接把水晶球里的东西取出来的那种……”

    舒允文随口回答,冢本数美、灰原哀她们又一起看了眼小泉红子的裙子……

    嗯,她的裙子能取出这么多东西里,一定是因为裙子里面也有着奇妙的空间魔法吧?(别乱想)

    小泉红子念动着魔咒,半分钟后魔咒结束,放在六芒星阵地毯中的水晶球忽然闪出一道红光。等红光消失时,地摊上已经出现了注射器、钓鱼线盘还有手套——这埋在土里的东西,就这么被小泉红子给“取”出来了!

    “……这就取出来了?”

    舒允文扭头看向小泉红子,似乎不相信会有这么简单,至于冢本数美、萝莉哀也都是一脸无语,萝莉哀更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正在崩坏……

    貌似遇到舒允文以后,她的世界观一直都在崩坏重塑着……

    小泉红子立刻点了点头:“……没错。这块地毯上的六芒星阵都是之前刻好的,再加上这次召唤的也是死物,所以要容易许多……事实上,如果提前准备充足的话,连活人也能通过空间魔法召唤过来,只不过无法跨越空间通道,被召唤者只能飞到魔法阵里而已……”

    “连活人都能召唤?真的假的?”舒允文一脸懵逼——

    妈蛋!这能力太BUG了吧?小泉红子哪里是个精英模板?明明就是BOSS模板吧?

    好在现在是末法年代,小泉红子也不好过。要是她活在以前,现在肯定全世界都充满了她的传说……

    小泉红子不知道舒允文在想什么,微笑着回答道:“是真是假,你去问问快斗就知道了……”

    “快斗?”舒允文脑中浮现出了某个菊花爱好者——

    听小泉红子的意思,快斗这倒霉孩子曾经被小泉红子召唤过?

    话说,小泉红子召唤快斗做什么?还有,快斗被召唤的时候正在做什么?要是正在上厕所的话……咦~!~~

    舒允文莫名想歪,小泉红子已经收拾起了地上的东西,魔法杖、水晶球、地毯还有刚熄灭的蜡烛都被她塞进了裙子里面,看的周围的人和鬼一愣一愣的。

    小泉红子收拾好了东西,成实也把手套、注射器、钓鱼线盘拿了起来,飘到舒允文跟前:

    “……允文大人,东西在这里。另外,这个手套上似乎还有一点点皮屑和血?!?br />
    “皮屑和血迹?”舒允文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飘在空中的东西,微笑着说道,“……手套上有皮屑和血迹,注射器上肯定也残留有毒液和血迹,再加上钓鱼线的断裂口也可以做鉴定,这证据足够了……”

    舒允文嘀咕了两句,摆了摆手道:“……走吧。我们这就回去,破掉案子以后,还能到处玩玩……”

    “好的?!壁1臼?、萝莉哀她们一起点了点头。

    树林里面,众人按照原路返回,没过多久便回到了墓地那里。

    墓地内,冈本良、华明站在一起等候着,看到舒允文等人后,冈本良立刻快步走到了舒允文跟前,笑着说道:“……舒先生,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就在刚才,我接到了山根警官的电话,他说专案组查到了一个重大嫌疑人的藏身之处,如果抓到他的话,说不定就能破案了……”

    山根警官?重大嫌疑人?还破案?

    这还有哪门子重大嫌疑人?凶手明明就在这里好不好?

    舒允文轻咳一声,然后瞄了眼华明:“……我虽然不知道山根警官说的重大嫌疑人是谁,但是凶手明显一直都在你身旁站着……”

    舒允文说着话,把刚刚搞到手的注射器、钓鱼线盘、手套摆在手中,认真地盯着华明:

    “……我说的没错吧?华明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