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半。

    蜘蛛岭村,一家寺庙前。

    冈本良把警车停在了门外,走下了车,微笑着向舒允文等人介绍道:“……这家寺叫广丝寺,发现尸体的墓地,就是广丝寺所有的。另外,尸体的第一发现人,也是寺庙里的修行僧,华明师傅,我们既然要去墓地调查现场,最好还是请华明师傅带我们一起去,也可以顺便让他帮我们介绍一下发现尸体时的情况……”

    冈本良“巴拉巴拉”地说着,舒允文则打开了【阴阳眼】,在寺庙周围一扫,“啊咧”一声:

    “……这家寺的墓地,和寺庙没有连在一起吗?”

    在日本,墓地是归寺庙管的,不管是谁,死掉之后的安葬之地,都需要向寺庙购买。

    不过,一般情况下来说,寺庙的墓地就在寺庙的周围,方便管理和看护——就好比唐诗杀人案中的正明寺,他们的墓地就在寺庙的后面不远处。

    当然,寺庙和墓地没有连着的也有,不过很少就是了……

    舒允文琢磨着,冈本良则笑着回答道:“没错,广丝寺的墓地,和寺庙之间有一段距离。在蜘蛛岭村有一句话叫‘先有蜘蛛墓,才有广丝寺’,所谓的蜘蛛墓,指的就是广丝寺的墓地……”

    冢本数美闻言,有点好奇地问道:“……这有什么说法吗?”

    “……其实,这都是蜘蛛岭村的蜘蛛仙的传说了?!备员玖冀馐偷?,“……在几百年前时,蜘蛛岭这里是一片山林,并没有人居住,不过经常有一个女人在山林中徘徊,说一些诸如‘你觉得我漂亮吗’、‘想不想好我哔哔啊’之类的话,引诱孤身进山的男人,这些男人一旦跟她离开,就会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过……”

    “……后来,有一个傀儡师傅听说了这件事情,就制作了一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木偶,放在了那个女人经常出现的地方。那个女人引诱木偶,结果木偶没什么反应,然后她就不耐烦地现出了原形——原来啊,那是一只和人一样大的蜘蛛!~”

    “……木偶师傅见状,用力射出了他带来的火箭,蜘蛛就这样全身是火的逃进了森林里。在那之后,有人找到了大蜘蛛的巢穴,发现巢穴里的大蜘蛛、小蜘蛛都被烧死了?!?br />
    “……这就是蜘蛛仙的传说,恐不恐怖?”

    冈本良做出一个吓唬人的动作,结果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小泉红子都是一脸冷漠,一个比一个淡定——

    话说,舒允文他们四个都是见识过各种不科学存在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一个讲的很渣的传说故事给吓到?

    几个人相视无语,场面忽然有点尴尬,然后萝莉哀随意地问道:“……然后呢?这个传说和广丝寺有什么关系?”

    “呃……这个……”冈本良挠了挠头,又继续说道,“……后来,村民担心会受到蜘蛛仙的诅咒,就请了一位有法力的修行僧来帮忙,那位修行僧看过大蜘蛛后说,蜘蛛的巢穴还有经?;疃牡胤蕉加行矶嘣┗?,必须解决。然后他就让附近的村民在蜘蛛巢穴那里盖了一座祠堂,供奉起了蜘蛛仙,他自己则坐镇蜘蛛经?;疃牡胤?,防止那里的冤枉伤人……”

    “……不过,或许是因为那里的冤魂太厉害了,修行僧到了晚上的时候也不敢留在蜘蛛活动的地方,就找了一个离那里不远不近的地方搭建了一个草棚,那个草棚就是现在的广丝寺了。至于那个蜘蛛活动的地方,在那里冤魂都消失后,就被修行僧当成了墓地使用,一直到了现在……”

    冈本良话落,又笑着补充道:“……当然,这只是蜘蛛岭这里的民间传说而已,听听就是了……”

    “嗯……”舒允文沉吟一声,点了点头,“……这传说还挺有意思的?!?br />
    几个人聊着天,一起向着寺庙里面走去,在走到大殿前的时候,冈本良向着不远处的一个修行僧摆手道:“华明师傅你好?!?br />
    华明闻言,转头看向舒允文等人,立刻走了过来:“……原来是冈本警官,您是来调查墓地那起案件的吗?”

    “没错,这几位是从东京来的……呃……专家……”冈本良伸手指了指舒允文等人,“……他们想要去看看发现尸体的现场,接下来还要麻烦华明师傅带我们过去了……”

    “……去看现场吗?没问题,我这就和主持去说一声?!被飨蜃攀嬖饰牡热撕鲜欣?,转身走开。

    舒允文等人站在大殿前等候,没过多久,只见大殿里面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外国人。

    外国人表情略显阴郁,脖子上挂着一台相机,慢悠悠地从舒允文等人身旁走过,向着寺门外走去。

    舒允文看着外国人的背影,笑着说道:“……真是没想到,这地方居然还有外国人……不过,外国人怎么也进庙里了,他们不是都信上帝的吗?”

    舒允文话落,忽然之间,只听旁边响起了一道声音:“……我们这地方虽然偏僻了一些,但偶尔还是会有外国人来这里的……至于刚才那位外国人,他算是一位熟人吧?”

    听着旁边的声音,舒允文等人一愣,扭头看了过去:“……华明师傅?”

    华明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那个人叫罗伯特·泰勒,是一位美国人。三年前,他和蜘蛛之家的美莎小姐一起来过,那时候美莎小姐还活着,他们两个的笑容都很开心,我还以为他们两个会走到一起,没想到……”

    “蜘蛛之家?”冈本良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就是那个住在原来的蜘蛛祠堂、姓武田的人家吗?我记得,五天前那里也有人死掉了,好像是上吊自杀,死在了仓库里面,我们警方还派人调查过……”

    “没错,就是他们家?!被鞯懔说阃?,然后微笑着说道:

    “……好了,诸位,要去墓地调查案子的话,就请跟我来吧。事先说一下,蜘蛛岭村的路像是蜘蛛网一样,树林里乱七八糟的岔路很多,还请大家都跟紧了,要是走丢的话……”

    “……会很麻烦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