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尸房内,舒允文三人听到山根胜彦的话忽然抬头,打断问道:

    “……等等,山根警官,你刚才说,尸体身上绑满了钓鱼线?新闻上不是说,尸体身上缠满了蜘蛛丝吗?”

    话说,舒允文、小泉红子之所以会来鸟取找蜘蛛妖,多半是因为那条新闻中说起的情况确实很像是有蜘蛛妖在活动……

    不过,尸体身上缠上钓鱼线是个什么鬼?这种事儿,一听就知道是人干的??!

    蜘蛛妖真要害人,用得着多此一举往尸体身上缠钓鱼线吗?

    山根胜彦闻言,也是一脸的郁闷:“……没错,尸体身上确实绑满了钓鱼线。至于新闻……那些记者或许是听信了传言,所以写错了吧?毕竟,我们在发现尸体的时候,尸体身上也确实被蜘蛛结了网,有不少蜘蛛丝……”

    “呃……好吧?!笔嬖饰?、小泉红子嘴角抽搐了一下——

    妈蛋!这该不会真的是搞成乌龙了吧?那这不是要白跑一趟?

    舒允文他们对视一眼,小泉红子伸手指了指尸体,示意还是先看尸体再说。

    舒允文点了点头,打开了【阴阳眼】,又继续观察起了尸体,然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具尸体身上缠绕着浓郁的阴气、鬼气、死气,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有点特殊的东西,感觉上像是荻野智也、山口达男他们身上的那种香火愿力,但是这些力量里,似乎又有一些淡淡的妖气……

    这是怎么回事儿?

    舒允文眯着眼睛,抬头看向成实,脑中下令让成实找一找死者的灵魂。

    成实在旁边转悠了一下,把一个鬼魂赶到了舒允文跟前:“允文大人,这就是樱井武良的灵魂……”

    “嗯?!笔嬖饰牡懔说阃?,又开着【阴阳眼】在樱井武良的灵魂上看了起来,只一眼看过去,就确定樱井武良绝对是被人给杀掉的——在鬼巫师眼里,被人杀掉的灵魂,和被妖魔鬼怪杀掉的灵魂根本不一样,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在樱井武良的灵魂上,那种又像香火愿力、又像妖气的东西,却又更多了。

    明明不是被妖怪一类的东西杀掉的,灵魂上却沾上了妖气……难道说,樱井武良是在死后和什么妖怪接触过?

    舒允文皱眉思索着,旁边小泉红子也从裙子里面掏出一根小手臂长短的魔法杖,口中念动着魔咒,在山根胜彦懵逼的目光中,观察着樱井五郎的尸体。

    要说观察尸体和灵魂,小泉红子确实不如舒允文,约莫半分钟后,小泉红子才把魔法杖收回了裙子里面,眉头蹙起:

    “……允文同学,你应该也发现了吧?这具尸体上,似乎有着一些不属于它的气息混杂了进来……”

    “嗯,没错?!笔嬖饰牡懔说阃?,“……我觉得那是香火愿力和妖气……警方发现尸体的地方,不是在墓地里面吗?墓地里面存在这两种气息,确实有点古怪……”

    小泉红子“嗯”了一声,提议道:“……看样子,我们有必要去墓地那里调查一下吧?”

    “对,确实应该去调查一下……”

    舒允文、小泉红子两个人三言两语,敲定了接下来的计划,然后扭头看向旁边的山根胜彦:

    “……山根警官,请问那个发现尸体的墓地在什么地方?能不能麻烦你带我们去看一看?”

    “呃……这个……”懵逼中的山根胜彦嘴角抽搐了两下,先看看舒允文,又看看小泉红子——

    妈蛋!什么香火愿力?什么妖气?这都是什么鬼?

    还有,那个女生居然在裙子里面藏了根魔法杖!这都是什么神操作?

    这两个年轻人是不是看猎奇漫画看傻了?

    山根胜彦心里面吐槽着,已经把舒允文、小泉红子当成了看漫画看傻的中二少年,犹豫了一下拒绝道:“……那什么……我、我一会儿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恐怕不能陪两位一起去了……”

    “……嗯,不过我会派一位下属,送几位去墓地那里的……”

    “那就麻烦你们了?!笔嬖饰娜怂嬉獾氐佬灰簧?。

    舒允文他们又看了一遍尸体,然后一起走出了停尸房,山根胜彦也喊来了一位警察带舒允文他们去蜘蛛岭的墓地。

    这位警察是一个年轻人,名叫冈本良,大约二十四五岁,一看就知道是新入职的新人。

    几个人简单地聊了几句,灰原哀也被女警送了回来,舒允文等人才道别医生,和冈本良一起走出大楼,坐了一辆警车离开了。

    舒允文等人一走,山根胜彦立刻掏出手提电话,给目暮警官打了过去:

    “……目暮警官,我是山根。你这次介绍来的那个舒允文,他真的能破案吗?我怎么觉得这几个人很不靠谱儿?你知道他们站在停尸房里都说了些什么嘛……”

    山根“巴拉巴拉”,把停尸房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说道:“……他们现在一起去发现尸体的墓地了,我没有陪着去……嗯,就他们那神神叨叨的样子,真的能找出凶手吗?我怎么觉得很不可靠?”

    山根现在一点都不信任舒允文他们。

    电话另外一侧,目暮警官沉默了五六秒钟,才低声道:

    “……那家伙确实有点神神叨叨的……不过要说破案的话,确实有几把刷子……”

    “是吗?”山根胜彦挂掉电话,又想了想之前舒允文和小泉红子的行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提电话,摇了摇头——

    那几个神神道道的年轻人也能破案?这怎么可能!

    他们要是真的破了案、抓到凶手,那他就把手提电话沾着芥末吃掉!

    ……

    与此同时,开往蜘蛛岭的警车上。

    冈本良两手把着方向盘,惊讶地说道:“……??!原来、原来您不是侦探,而是一位除灵师???之前山根警官说你们是警视厅的同僚介绍来破案的,我还以为你们是很厉害的侦探呢……”

    舒允文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不过话说起来,我确实帮警方破过不少案子……”

    “是吗?”冈本良干笑一声,“……那我们这次的案子,也要麻烦您了。现在很多民众都传言说,那是生活在蜘蛛岭的蜘蛛妖作祟杀人,简直可笑……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妖怪嘛……”

    “……没有妖怪?”舒允文想起了樱井武良尸体和灵魂上的那一缕淡淡妖气,眯了眯眼睛,低声道:

    “……那可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