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一点钟,鸟取中心酒店。

    酒店六楼的用餐厅内,靠窗的位置上,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小泉红子等人刚刚吃完了午餐,一边吃着饭后甜点,一边聊着天。

    众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小泉红子喊过服务生买单,然后从裙子里面掏出一块儿怀表看了一眼,开口道:“……允文同学,你之前不是说,要去鸟取县警本部看一看那具尸体吗?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过去?”

    “唔,对了,该去看尸体了?!笔嬖饰牡懔说阃?,拿起牙签扎了一块西瓜丢进嘴里,拿出了手提电话,琢磨着该给谁打电话好——

    话说,之前因为血魇的案子,舒允文和警视厅的条子叔叔们闹得很不愉快,后来几位国会议员联手施压,警视厅内部还对那次的行动追责,可怜的石川克也警官连降N级,现在成了交通部的巡查部长,每天的任务就是开着警车逛大街……

    至于目暮警官?据说他也吃了排头,所以想找他帮忙是不太可能了。

    嗯,倒是高木那家伙貌似挺合适的。

    这家伙在办命案的时候,都敢把案情随随便便告诉少年作死团的小鬼头们,一看就知道没原则、耳根子软,所以找他帮忙和鸟取县警局的相关警察联系一下,帮忙看个尸体神马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舒允文脑中有了决定,立刻拨通了高木涉的手提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紧接着对面传来了高木弱弱的声音:“……你好,我是高木涉,请问您是……”

    “高木警官,是我啦,舒允文!~”

    舒允文自报家门,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面,高木扒拉着跟前的盒饭,扭头看了一眼正在一边吃饭、一边开临时案件会议的目暮警官等人,干笑两声后问道:“……啊……是允文同学啊,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目暮警官听到“允文同学”四个字,抬头瞄了一眼高木,示意其他人都暂时别说话,电话里面,舒允文则笑着回答道:

    “……是这样的,我现在在鸟取,你有听说过鸟取县的蜘蛛妖杀人案吗?我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想让你找认识的鸟取县警察打听一下受害者的尸体有没有被家属领走,如果尸体没被领走的话,我想看一下尸体……”

    “什么?鸟取县的蜘蛛妖杀人案吗?我是有听说……不过,帮你联系鸟取县警还有看尸体什么的……”高木涉脑门儿上挂着冷汗,扭头看了一眼目暮警官,“……我恐怕帮不上忙,毕竟你说的事情是违规的啊……”

    “什么违规不违规的,帮个忙嘛!说不定我还能帮他们把案子破掉呢!”舒允文劝着高木。

    “……可是、可是……”高木一脸纠结,扭头看向目暮警官,只见目暮已经拿起了一张白纸,“刷刷”地写了一行字,递给了他。

    高木看着纸上的内容微微一愣,然后立刻按照白纸上的内容读了起来:“……好吧,那我给你一个号码,你自己去联系他。他叫山根胜彦,搜查一课的刑警,负责那一起蜘蛛妖杀人案,联系电话是XXXX……”

    高木报完了号码,舒允文连忙道谢一声,又客套了几句后才挂掉电话,然后拨通了高木给的号码:

    “……喂,你好,请问是山根警官吗?冒昧打扰了,我是舒允文,是警视厅搜查一课高木涉的朋友,有些事情想要麻烦您……”

    舒允文在电话里说了几句,和山根胜彦约好在县警本部前碰面后,才挂掉了电话,起身提起了行李包:

    “……好了,人联系好了,我们走吧?!?br />
    与此同时,东京警视厅内。

    目暮警官一扫周遭惊愕中的吃瓜群众,轻咳一声道:

    “……你们看什么看?那个高中生别的不说,破案的能力却是一流,他要是愿意帮忙,那件离奇的案子绝对能够破掉……解决案子,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好事!”

    目暮警官话落,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话说起来,因为媒体胡乱报道、说是蜘蛛妖杀人的缘故,山根他现在都焦头烂额了。如果破不掉这件案子,他调任仓吉署搜查一课任警部的事儿都不好说了……”

    ……

    下午一点半,鸟取县警本部。

    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小泉红子一起走到本部的大楼前,紧接着便看到一位警察走了过来,热情地笑着打招呼道:

    “……您就是舒先生吧?我是山根胜彦,我们刚才通过电话了……”

    “山根警官您好,我就是舒允文?!笔嬖饰奈⑿ψ藕蜕礁ぱ蹇吞琢思妇?,然后舒允文直接切入主题:“山根警官,请问蜘蛛妖杀人案的受害者尸体……”

    “受害者尸体啊……”山根胜彦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因为尸检的缘故,尸体现在还在我们县警本部里面。正常情况下来说,不相关人士是不能看尸体的,不过诸位既然是目暮警官请来帮忙破案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呃……”舒允文微微一愣,“……目暮警官?”

    话说,他之前联系的明明是高木才对,现在怎么成目暮了?

    山根笑着点头:“……是啊,就是目暮警官。之前在追缉一位杀人犯时,我曾和目暮警官合作过,他真的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警官。嗯,刚才你的电话之后,目暮警官还专门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招待好你,尽快破案……”

    我勒个去!还真是目暮给联系的?

    不过,目暮为嘛会好心帮咱联络鸟取县的条子?难道说,目暮这条子终于认识到自己错了嘛?

    舒允文厚颜无耻地想着,跟在山根的身后,走进了县警本部,向着停尸房走去。

    几个人很快走到了停尸房前,然后萝莉哀因为年纪太小、被一位女警带去旁边的房间休息,舒允文、小泉红子、冢本数美则走进停尸房内,让法医拉开了藏着尸体的冰柜,一起观察着尸体,旁边的山根胜彦简单讲述着被害者的情况:

    “……这位被害者名叫樱井武良,42岁,死因是遭人注射毒液而死,发现尸体的地点是在蜘蛛岭的墓地里,当时尸体身上绑满了钓鱼线,周围有很多蜘蛛,身上也被蜘蛛结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