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七章 欺负柯南居然不带我?真的好过分!



    “什么?!允文大人上周末遇到了鬼怪?还把它除掉了吗?!”

    周一上午,课间休息时间。

    帝丹高中二年级B班的教室里面,园子凑在舒允文的桌子前面,惊讶地大呼小叫着,小兰无奈地站在园子身旁,眯眯眼笑着:

    “……园子,你小声一点啦!~”

    舒允文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哈欠:“……是啊,这次遇到的鬼怪叫血魇,算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鬼怪吧,看上去和常人无异……”

    舒允文“巴拉巴拉”,简单地把周末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郁闷地说了被误会的事儿:“……总而言之,我就是帮住吉会的福田会长除个灵而已,结果却被人误会了……你看那边,会泽荣介、中道这俩家伙一定是在偷说我的小话……”

    园子、小兰一起扭头看向会泽荣介、中道他们,然后只见中道他们立刻闭嘴,远远地躲到一旁,用一种极度敬畏的眼神儿看着舒允文——

    没错,会泽荣介、中道已经开始在班里面散布关于舒允文的传说了!~

    小兰身旁,园子撇了撇嘴,然后一头胳膊压在小兰的胳膊上:“……哼!那是他们不理解您这位除灵师的厉害之处!不过,允文大人你明明已经被他们误会了,却还是坚持帮人完成除灵……简直太伟大了!”

    “呃……没什么伟大的,只是既然遇到了血魇那种鬼怪,那就不能放过。要不然,等他化魔的时候,可就不好对付了……”

    舒允文随口说着,园子又好奇地问道:“……对了,允文大人,消灭血魇,真的只需要说一句‘其实你已经死了’就可以吗?”

    “是??!魇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只要告诉它它已经死了,那它自己就会消散掉了……”舒允文无聊地点头。

    “是这样??!”园子一副了然的表情,然后扭头看向小兰,小兰立刻紧张地摆手道:

    “……好啦!园子,你不要这么看我啦!柯南昨天就告诉我这事儿是假的,所以我是不会害怕的……”

    “哈?又是柯南?”园子两手叉腰,“……你一天到晚都是‘柯南柯南’的,要不把新一甩了,和柯南过一辈子算了!”

    “园子,你又说怪话!”小兰佯作生气,拍了一下园子的胳膊。

    几个人聊着天,上课铃声响起,园子、小兰也都回到了座位上坐好。

    老师走上讲台开始讲课,背对着讲桌写板书时,园子扭头看了一眼小兰,然后忽然咧嘴一笑,低声道:“……小兰……”

    “嗯?”小兰抬头。

    园子脸色渐渐阴森了起来,低声道:“……你知道吗……其实……你已经死了……”

    小兰听着园子的话,回想着刚才舒允文讲的血魇故事,然后身上一阵发冷,“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教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舒允文无语地瞄了眼小兰和园子,一脑门儿黑线——

    这俩货又搞什么鬼?突然尖叫,想吓死人??!

    讲台上,正在写板书的老师被吓的粉笔都扔了,扭头看向小兰和园子,脸色铁青:“……毛利同学,铃木同学,你们两个干什么?!”

    两分钟后。

    教室外面,小兰、园子挨着墙角站着,两手举着凳子,小兰扭头看着自己的坑货闺蜜,咬牙切齿:“……园子,你这个家伙……”

    园子一脸无辜:“……小兰,不是你自己说的,根本不怕的嘛!”

    “呃……”小兰轻哼一声——

    她怎么可能不怕嘛!她其实一直都怕的要死,园子还故意吓她……

    这种闺蜜,要不回头找个机会掐死算了!

    ……

    转眼间,时间到了下午。

    放学后,因为数美今天有校内兴趣班补课的缘故,舒允文先行一步,自己一个人走出学校,坐上了事务所的车子。

    车子上面,舒允文吩咐一声,松下平三郎开车前往帝丹小学,路上简单地说着事务所的事情,舒允文则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声。

    松下平三郎说着话,车子快开到了帝丹小学时,忽然开口道:“……对了,允文大人,今天上午,福田会长带着两位公子到事务所道谢,留下了一张五亿日元的支票,另外还说,以后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可以找他们处理……”

    “呃……我知道了?!笔嬖饰牡懔说阃?,“……支票你回头入账就好……嗯?前面怎么回事儿?怎么那么多车?”

    舒允文正奇怪着,松下平三郎伸手一指窗外:“……允文君你看,那不是明之助先生吗?”

    “啊咧?明之助?”舒允文顺着松下指的位置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福田明之助,然后又看到了福田明之助身旁的一群大汉,忽然间明白了——

    得!这些人是来这里整柯南的??!

    舒允文眯了眯眼,吩咐松下平三郎开车过去,和明之助打了声招呼后,让车子开到了帝丹小学门口。

    学校门口,柯南、光彦、元太、步美正在讨论抄校规的心得体会,萝莉哀则无聊地翻着死鱼眼,在看到熟悉的车子后,向着柯南他们道别一声,自己溜达到了车子旁,打开车门上车,目光一扫:

    “……嗯?今天你亲爱的数美酱不在吗?”

    “她学校补课呢!~”舒允文白了萝莉哀一眼——这只小萝莉,说话老是怪腔怪调的。

    萝莉哀冷漠地点头,上车关门:“是吗?那就麻烦你先送我去实验室吧……”

    “唉!别着急嘛!”舒允文笑眯眯地看着窗外,“……今天有一场好戏,咱们看完了戏再走……嗯,人来了!”

    舒允文说着话,把车窗摇了下来,萝莉哀则奇怪地“啊咧”一声,顺着舒允文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一连串穿着黑色衣服、戴墨镜的大汉从不远处走来,在一群小学生惊惧的目光中,径自走到了柯南跟前,然后一起七十度弯腰行礼:

    “大哥您好!”

    “呃……”萝莉哀看着这一幕,嘴角抽搐了两下,无语地看向舒允文——

    原来这家伙说的好戏就是这个??!

    话说,居然又欺负柯南?真是太过分了!

    嗯……

    明明她也能帮忙一起欺负的,居然不提前说一声、带她一个……真的好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