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时间临近十点。

    舒允文家的别墅里面。

    沙发上,舒允文挂掉了电话,顺手把手提电话关机,旁边的冢本数美有点好奇地问道:“……允文君,你刚才是在和柯南说话吗?不过,你怎么能说柯南是‘智障’?这不太好吧?”

    “……呃……这没什么不好的?!笔嬖饰囊×艘⊥?,“……那小鬼真的是个智障!~”

    舒允文顿了顿,又随口转移话题问道:“……对了,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说到吸收气血珠的方法……”冢本数美微微一笑,“……允文君你刚才说了,这颗气血珠只要稍微处理一下,就能直接吸收,不过准备说吸收方法的时候,电话就响了……”

    “吸收方法??!”舒允文点了点头,抬头看看跟前美美哒数美酱,眼睛在她的胸口飘了两下,轻咳一声:

    “……气血珠的吸收过程比较危险,我到时候会全程陪同,不过因为吸收时会气血翻腾,所以必须得脱掉衣服才行……”

    冢本数美闻言一愣:“……什么?还得脱掉衣服?是真的吗?”

    废话!那当然是假的啦!

    其实,气血珠的吸收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在锻炼、运动的时候把气血珠贴身绑好,身体就会自然而然地吸收气血珠中的气血,增强自己。

    在这过程中,根本没有一丢丢危险!

    至于脱衣服?咳咳……这完全是舒允文这货自己随口乱扯的,原因就不用说了,大家都懂的……

    听着冢本数美的话,舒允文一脸正色、一本正经地点头:“……没错!必须得脱掉衣服!”

    “啊……是吗?”冢本数美忽然斜转身体,眼光斜斜地看着舒允文,神情无奈且又有些害羞,声调也变了不少,“……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这个坏蛋就是想骗我脱掉衣服?”

    卧槽?数美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睿智了?居然不上当?

    舒允文瞄了一眼数美,继续一本正经地胡扯:“……这怎么可能?你看我像是在骗你吗?”

    “……唔……”冢本数美忽然站起身来,丢给舒允文一个白眼,“……你就是个坏蛋……允文君,我去看看小哀睡着了没有,然后顺便在她的卧室里面休息一会儿,你也回房间休息去吧……”

    数美话落,起身走向萝莉哀的卧室。

    舒允文看着数美的背影,一阵郁闷——

    得!数美压根就没信!

    话说,当初他这个身体的便宜父亲怎么辣么厉害,帮便宜老妈除灵都能直接就除到了床上,而他现在骗数美酱脱个衣服都没成功……

    唉!真是丢人??!

    再想想柯南,这货居然能骗小兰这么久,而且天天和小兰一起睡觉、泡澡、洗白白,真是太厉害了!

    难道咱的智商还不如那个智障?

    舒允文想到柯南这个智障,忽然很不开心,然后又想起了越水七槻之前说的话,眼珠子转了两圈,溜达到了电话前,直接拨通了福田晴瞭的电话:“……福田会长你好,我是舒允文,听说你今天看上了一个小鬼,想邀请他加入你们住吉会?”

    “……嗯!福田会长你真有眼光,我也觉得这小鬼是个人才,加入住吉会后一定能大展拳脚……”

    “……我跟你说,想要邀请他加入住吉会其实很简单的。这小鬼很臭屁,而且喜欢炫耀、显摆,虚荣心很强,明天不是周一嘛,等明天下午放学以后,你派一些人去小学门口,当着一群小学生的面叫他一声‘大哥’,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他说不定就会加入住吉会了……”

    “……对了对了,我听说他还喜欢吃棒棒糖,要从别的小女孩嘴里面抢的那种……”

    “……啊咧?把柯南沉进东京湾?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凶残?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舒允文“巴拉巴拉”地说完,然后挂掉电话,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福田晴瞭居然猜出了咱是在恶整柯南,而且还提出了“把柯南沉进东京湾”这种很有建设性的意见,也是666的!~

    不过,柯南怎么能死嘛!死了多没意思?

    这家伙,当然是坑坑更健康咯!~

    话说起来,刚才福田晴瞭想把柯南沉进东京湾却被咱阻止了,咱这算不算救了柯南一命捏?

    嗯,咱果然还是一个善良的好人呐……

    与此同时,杯户美术馆上空一阵冷空气吹过,某柯南觉得身上一冷,打了两个喷嚏,警惕地扫了眼四周——

    等等!这熟悉的感觉……又有刁民想害朕?

    ……

    下午四点钟,警视厅,搜查一课。

    办公室里面,一群条子叔叔们都在忙碌着。

    目暮警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查看了一下自己刚刚写好的调查报告,松了口气——

    话说,今天自从舒允文那家伙从天台离开后,他的运气就非常不好,频繁摔跤不说,说话还咬舌头,开车出车祸,最爱的帽子还被乌鸦拉了好几坨屎……就像现在,他只是写个调查报告而已,居然一直出状况,花了好久才写完,简直倒霉透顶了!

    当然,他并不是唯一倒霉的那个,和住院吊膀子的石川克也相比,他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调查报告已经写完,调查东田英明失踪一案也可以结案了……现在想想,东田英明自己离开,对搜查一课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暴力团的事情,还是交给四课去头疼吧……”

    目暮警官正思索着,忽然之间,白鸟警官快步走了过来,认真地说道:“……目暮警官,这是广岛县警总部刚刚传来的传真!他们那里挖开了那个东田英明的坟墓,对墓中的骸骨进行了鉴定,这是结果……”

    “鉴定结果吗?”目暮警官左手拿着自己刚刚写好的调查报告,右手接过了白鸟手中的传真,笑着说道,“……这份鉴定结果看不看吧……我们现在可以确定,今天在天台上的人就是东田英明,所以墓里的尸体一定是别人……啊咧?!DNA鉴定结果居然一致?!这怎么可能?!”

    目暮警官豁然站起身来,又认真地看了看传真上的内容,抬头看向白鸟:“……见鬼……这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搞错,广岛县警是利用我们从东田先生家采集的DNA样本进行比对,二者完全一致……另外,广岛县警也对那具尸体的骨骼进行年份鉴定,确定死亡时间是在二十年前左右……”白鸟警官低声说着他所知道的内容,“……那就是同一个人的……”

    “该死……这、这……”目暮警官皱着眉头,一脸惊骇——

    既然DNA证实是同一个人,那就意味着,天台上的那个东田,和坟墓里的尸骨是同一个人……

    可是,这从科学上来讲,根本不可能的!

    目暮警官眯了眯眼,忽然想到了舒允文之前说天台上的东田是鬼怪的话,低头看着左右手的两份报告,身上一阵发冷——

    这一刻,他觉得手里面两张纸的分量超乎想象的重。

    毕竟,他的右手代表“灵异”,左手代表着“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