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天台。

    在柯南的“帮助”下,福田晴瞭等人成功脱罪,从警方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地闪人离开,留下了一群心思复杂的条子叔叔。

    福田晴瞭等人离开后,目暮警官、石川克也下令遍查现场,结果条子叔叔们才调查了没一会儿,目暮警官、石川克也先后接到了来自警视厅的电话,关心了一下他们的调查进展后,拐弯抹角地表示办案时一定要遵守原则,注意案件影响,没有证据的话,绝对不能违规抓捕相关人士等等之类的。

    最后,电话里的人还稍微透露了一下,有一些国会议员对某位除灵师非常关注,一个处理不好,警视厅的财政拨款就要被克扣了云云……

    目暮警官、石川克也“嗯嗯”了一阵子后挂掉了电话,彼此对视一眼,表情十分复杂。

    两个人旁边,白鸟警官也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回到目暮警官、石川克也身旁,低声道:“……目暮警官,石川警官,你们也都接到上级了电话了吧?我父亲刚才给我打了电话,那位‘低调’的除灵师大人出手了,森本议员、川田议员、稻野议员等五位国会议员先后给警视厅打了电话,施加影响……”

    “……这件事情,已经不适合继续调查下去了……”

    “……嗯……”目暮警官点了点头,脸色并不好看——

    此时此刻,舒允文所展露出来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要恐怖许多。

    放在平时,一般点的案子只要有一位国会议员帮忙施压,他们警视厅的高层就得考虑“影响”,如果没有确切证据的话,基本上都会放缓调查甚至直接搁置,让它变成悬案!

    而现在施压的,却有五位国会议员??!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他们手里面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就算他们握有“铁证”,也没什么用——

    每一位国会议员身后,必然会有大财团的支持和交易,这背后复杂的人际、金钱关系,足够凑出一个上百人的律师团、找出各种各样的法律漏洞,让他们的“铁证”无效,甚至还能反将一军,让调查这起案子的警察惹上一身骚!

    所以,白鸟的话一点没错,他们已经不适合继续调查下去了。

    石川克也思索了一下,低声问道:“……是住吉会出手了吗?”

    “不、不是的?!卑啄窬僖×艘⊥?,然后低声道,“……是武田财团、铃木财团他们发力了。这两个大财团,都是舒允文最亲密的客户……”

    石川克也沉默了片刻,然后才无奈道:“……是吗?那就没办法,只能收队了……”

    目暮警官、石川克也他们商量着开始搜队,柯南却撅着屁股,继续在天台上好奇地看着现场。

    越水七槻皱眉跟在旁边,一手捏着下巴,继续思索着柯南之前的“魔术论”,脑中却带着疑惑:“……柯南,假如东田先生消失只是一个魔术,那你说说允文同学为什么要配合住吉会的人演着一场戏?这对他而言,根本没好处啊……”

    如果一切如同柯南所说,以越水七槻的脑洞,实在是想不通舒允文这位除灵师有什么理由配合住吉会的人演戏——

    金钱?这家伙随随便便一笔佣金够人眼红到发紫了!

    权力?他在高层名流中的超然地位,潜藏的力量可不小,住吉会掌握的那一部分“权力”,根本不算什么!

    至于掌握一部分黑暗力量帮他办事、对付敌人?

    这也不可能??!这家伙自己的能力稀奇古怪,而且身旁还有式神追随,想杀人都不用自己出手的,用得着找别人帮忙吗?

    这家伙真要黑暗起来,谁能制得???

    “呃……这个……”柯南微微一愣,然后回答道,“……现在虽然还不清楚,但这里面,一定有内幕!”

    柯南一脸认真,思索着说道:“……越水姐姐,你之前也应该察觉到了吧?住吉会既然用这种魔术手法让东田‘消失’、摆脱警方监视,那就说明,东田此人非常重要,如果被警方跟监的话,会让住吉会很麻烦……嗯……从这点上来看,允文哥哥帮他们演戏、掩护东田逃走,确实做的不对……”

    “……不过,这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对了,我记得松下社长说过,允文哥哥的父亲舒克勤之前就和住吉会有过多项合作……难道是他父亲留下了什么麻烦,他不得不帮忙吗?”

    柯南的脑洞又爆炸了,越水七槻无语地摇了摇头,然后思索片刻,掏出了行动电话,走到一旁——

    这件事情,她有必要亲自问一下舒允文这个当事人才行……

    越水七槻拨通了舒允文的号码,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对面传来舒允文的声音:“你好,我是舒允文,请问你是……”

    “允文同学,我是越水?!痹剿邩沧员颐?。

    “越水侦探?”自家的别墅里面,舒允文拿着手提电话,瞄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数美,“……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呃……是这样的,请问你这次真的是在帮福田晴瞭除灵吗?”越水七槻问。

    舒允文立刻回答:“……当然是??!那个东田是传说中的血魇,算是一种妖怪吧,福田晴瞭被妖怪缠住,差点就没命了……你问这干什么?”

    “除灵是真的??!”越水七槻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没什么,就是柯南说,东田先生消失,只是一个魔术……”

    越水七槻“巴拉巴拉”地把柯南的“魔术论”说了一遍,舒允文听的那叫个一脸懵逼——

    妈蛋!消失魔术?神特么消失魔术!洗衣机真特么能扯淡!

    还有,这家伙居然也怀疑咱跟住吉会的人勾结了?咱有那必要嘛!

    不过,柯南大佬被住吉会的人邀请加入黑社会……这事儿倒是挺有趣的!~

    舒允文正乱想着,越水七槻又继续问道:“……怎么样?允文同学,柯南的解释是不是很有趣?”

    “呵……是啊,有趣,简直太有趣了!”舒允文点了点头,“……越水侦探,柯南在你旁边吧?能不能麻烦你让他听个电话?”

    “呃……没问题?!痹剿邩驳懔说阃?,拿着手提电话走到了柯南身旁,笑着说道:“……柯南,允文同学让你听电话?!?br />
    “啊咧?我吗?”柯南小鬼微微一愣,然后接过电话,电话里面立刻传来了舒允文的声音:“……是柯南吗?”

    “没错,是我?!笨履弦涣车靡?,“允文哥哥,你们的伎俩被我揭穿了,你有什么感想???”

    自家的别墅里面,舒允文微微一笑:“……你真厉害哦……妈的你个智障??!”

    舒允文话落,直接挂掉了电话,柯南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脸不开森——

    舒允文这家伙……他怎么骂人呢?!

    真是没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