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上。

    随同上来的住吉会成员拿着专业仪器,搜索着周围警方的监听设备,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则站在一旁,听着福田晴瞭、东田英明交谈。

    东田英明听到福田晴瞭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然后才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福田,你、你跟我开玩笑呢吧?我的女儿两年前就已经结婚了?还有那份请柬……是你送来的?”

    “是啊……”福田晴瞭点了点头,扭头看向身旁的福田明之助,“……那是在两年前,你的女儿在芝加哥和一位日本移民结了婚。她当时没有邀请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还专门让明之助去了一趟美国,亲自祝贺……”

    “……对了,你的女儿在今年年初的时候,还生了一个女儿……”

    福田晴瞭话落,明之助立刻从手下手中拿了一张照片,递给了东田英明。

    东田英明接过了照片,看了一眼,上面是一家三口的幸福之照,里面那个抱着婴儿的女人,正是他记忆中的女儿……

    “是……是嘛?”看着照片,东田英明神情有点茫然,然后忽然猛烈地摇了摇头,“等一等!福田,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欺骗我?”

    福田晴瞭张了张嘴,欲语还休,舒允文见状,缓步走到了东田英明身旁,接过话茬道:

    “……那大概是因为,当时福田会长看到你以后被吓了个够呛,想凭此试探你的身份吧……”

    “身份?我的身份?”东田英明依旧有些茫然,舒允文伸手从衣服里面取出东田英明的“尸狗”魄,念头一动,将之释放。

    尸狗魄一被释放,立刻就被吸入了东田的身体里面,刹那间与东田英明的魂魄融为一体,舒允文看着东田英明,声音低沉地说道:

    “……东田先生,你还不明白吗?其实……”

    “……你已经死了!”

    听着舒允文的话,东田英明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道:“……这位先生,你开什么玩笑??!我明明就是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会……”

    东田英明说着话,语气忽然越来越慢,沉寂在灵魂深处的记忆也慢慢苏醒——

    他忽然想到,二十多年前,在东京的郊外,枪声响起的那一刻,他一下子似乎跳起了五六米高,而且还看到了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倒在地上,脑袋上满是血……

    难道说,那个倒在地上的人,就是他吗?

    东田英明一脸迷茫,脑中又回想起自己这二十多年躲躲藏藏的生活,这其中的点点滴滴,然后忽然间两眼清明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原来……是这样啊……我果然……已经死了吗?”

    东田英明话落,身上的气息开始疯狂涌动,两脚忽然化成一团红黑交杂的雾气,其中的黑色气息慢慢消散,红色气息则沿着脚部向上移动。

    周围,一群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冢本数美、灰原哀也都不由自主地靠在了舒允文的身旁,数美更是摆着空手道的搏斗姿势,警惕地看着东田。

    舒允文向着数美、灰原笑了笑,示意二人放心,然后才又继续说道:“……没错,你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呵呵……原来如此……”东田英明的腿部也开始虚化,两条裤管似乎一下子变得空荡荡了,“……福田,我还是被你父亲杀掉了吗?呵呵……我居然一直以为自己还活着,而且就这样生活了二十多年……”

    “……真是可笑??!难怪你会被吓一跳,还利用我的女儿来试探我……”

    “……噢!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似乎还派人想要杀了我,不过我一直都没死掉……”

    东田自嘲地说着话,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福田则躬身结结巴巴地说道:“……东田,真的很抱歉!当时的情况,我的父亲不得不杀了你……另外,关于你被冤枉挪用公款的事情,我后来也查清楚了,那是山口先生的儿子私底下做的……”

    “……因为这件事情,山口先生也让出了会长一职,现在只担任一个被架空的董事长……”

    福田晴瞭说着住吉会的一些隐秘,东田英明则摇了摇头:“……福田,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我已经死了,住吉会内再有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了……”

    东田英明低语着,腰部以下已经全部化为雾气,裤子“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福田,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死了以后,我的夫人、女儿过得怎么样?”

    福田晴瞭立刻回答道:“……东田你死之后,我私底下派人照顾你的妻子和女儿。他们一开始过的有些清苦,后来风头过后,我就偷偷派人帮他们移民美国了。你的妻子在十年前改嫁,女儿现在也结婚生子,过得很不错……”

    “那就好,只要她们过的好,就可以了……”东田说话的时候,身体崩溃的速度越来越快,脖子往下的部位已经彻底变成雾气,黑色的阴气、鬼气不断消散,衣服掉了一地,“……福田,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吗?帮我照顾好她们,不要让她们被人欺负了……”

    “好的,东田?!备L锴绮t点了点头,“……你放心吧,只要我们福田家还有人在,就不会让她们受委屈!”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倍镉⒚鞯佬灰簧?,撑着最后仅剩下的脑袋,抬头看了一眼空中明晃晃的太阳,脸上带着一种难言的表情:

    “……呵呵……我居然早就死了……呵呵……呵呵……”

    东田古怪的笑着,然后脑袋忽然也化为一团雾气,红黑交杂的雾气中,阴气、鬼气在太阳下快速消散,红色的雾气却突兀地收缩凝聚了起来,最后成了一颗红色的小球,掉落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那个小球,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把那颗红球拿在手中,仔细一看——

    卧槽?这是……气血珠?!

    东田英明居然还掉装备了,真是个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