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户美术馆前。

    伴随着舞台上阿笠博士倒地,美术馆前传来一连串刹车声,周围转眼间停了十几辆车,紧接着一群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警车旁边,目暮警官他们匆忙下车,然后一脸激动:“……太好了,美术馆这里还没有被炸掉,佐藤警官和东田先生都没事了……”

    目暮警官说着话,在高木、白鸟警官的陪同下,绕过舞台,随后便看到了一群正在尬舞的愚连队少年,顿时一脸懵逼——

    好吧,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目暮警官有点发愣,白鸟警官倒是一下子猜到了这些人的身份:“……目暮警官,这些人应该都是愚连队的少年吧?他们很可能是住吉会的人派来的,故意在这里捣乱,阻止现场的人引爆炸弹……”

    “嗯……”经白鸟警官这么一说,目暮警官也反应过来,扭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起的舒允文和福田晴瞭,低声道,“……这些暴力团的人,偶尔倒也会做一些好事……”

    “……高木,立刻联系这里的工作人员,打开大门,解救佐藤警官和东田先生!”

    “是!”高木应了一声,连忙跑向旁边的工作人员。

    与此同时,舒允文、福田晴瞭也看到了那群正在尬舞尬的很欢乐的少年,松了口气:“……看情况,多亏了这些愚连队的人,才能阻止炸弹的爆炸啊……嗯,他们的舞跳得挺不错……”

    “嗯,确实还可以?!备L锴绮t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然后低声道,“……允文大人,东田先生现在就在美术馆里面,接下来还要麻烦您了……”

    “……接下来的事情好说,就是一句话的事而已……”舒允文摆了摆手,又瞄了一眼目暮警官、高木他们,“……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东田先生从警察那里‘救’回来吧?东田先生要是一直和警察在一起,可是很不方便的……”

    福田晴瞭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允文大人,我明白的。如果东田先生真的是杀人凶手的话,想要从警方那里保出东田先生或许很困难,但是现在东田先生既然不是凶手,我们住吉会有十足的把握,把东田先生保出来……”

    “嗯,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了?!?br />
    两个人正说着话,忽然之间,成实飘到了舒允文跟前,声音直接传入舒允文脑中:

    “……允文大人,阿笠博士他晕倒在舞台上了,头上还有个大包……”

    “你说什么?”舒允文闻言一愣——

    我勒个去!阿笠博士居然晕倒在舞台上,而且头上还有个大包?

    妈蛋!他不是专门让这些愚连队的人不准捣乱嘛,阿笠博士怎么被人给放倒了?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成实似乎看出了舒允文心中所想,继续说道:“……那什么……允文大人,这件事情应该不是愚连队的人做的,很有可能是柯南干的……”

    “柯南干的?舒允文愣了一下,和冢本数美、灰原一起走到了舞台上面,低头一看,只见阿笠博士仰躺在地上,脑壳上肿着一个大包,身旁还滚着一颗网球。

    舒允文看看阿笠博士,又瞄了一眼网球,脑中一琢磨,大致猜出了前因后果——

    得!肯定是阿笠博士准备按下引爆器,然后柯南这小鬼不知道从哪里踢来一颗网球,直接把阿笠博士放倒了……

    不过,柯南这小鬼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愚连队的少年们都开始在美术馆前面尬舞了,阿笠博士为了不伤及无辜,肯定不会按下引爆器才对……这家伙是不是闲着无聊,非得给阿笠博士来一发、把博士干晕才舒坦?(无歧义)

    话说起来,柯南的那个黑科技脚力增强鞋确实是个BUG。

    明明是个小屁孩,靠着一双开挂的球鞋,踢出来的力气却超级大,踢晕过许许多多的犯人不说,还曾经误伤过友军……

    而且,这家伙踢就踢吧,还一直瞄准脑袋,倒也不怕哪天不小心把人一脚踢死??!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然后忽然想到,这小鬼之前踢过毛利,刚才踢了博士……

    妈蛋!这家伙该不会有哪天朝咱开火吧?

    咱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万一被柯南一脚踢晕,多没面子?

    不行!回头得好好地警告这小鬼一顿,他的这些武器,绝对不能用在咱的身上!

    舒允文嘀咕着,两眼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博士,呆了一下后,脑子里面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等等!回头警告柯南,还不如再吓一吓他,这样才长记性啊……

    舒允文眯了眯眼,扭头在人群中一扫,凑巧看到柯南、越水七槻、元太他们一起朝着舞台这里跑来,连忙把主席台上铺着的白布拽了下来,整个披到了阿笠博士的身上。

    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他们都有点奇怪:“……允文君,你、你这是干什么?”

    “……就是开个玩笑……福田会长,你先去和警方交涉、救回东田先生吧,我在这里待一会儿……”

    舒允文随口回答,顺便支开了住吉会的人,柯南、越水七槻、步美他们也都走到了舞台上,快步跑到了舒允文身旁:“……阿笠博士……啊咧?这个躺在地上的人是阿笠博士吗?他这是……”

    柯南、越水七槻看着阿笠博士身上的白布,一下子就想歪了,脸色苍白、难看的要命。

    舒允文瞄了一眼柯南,用力地眨了眨眼也没挤出眼泪,假装揉着眼睛道:“……没错,这就是阿笠博士……阿笠博士他被一颗网球打中太阳穴,当场就没命了,死的好惨……”

    柯南闻言,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上,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怎、怎么会……会这样……”

    阿笠博士被网球打中了太阳穴?那颗网球可不就是他踢出来的?

    这么说来,阿笠博士是被他杀掉的?

    柯南心中充满了悔恨,旁边元太、光彦、步美三个小鬼头也被骗了,眼泪忽然开始往外冒:“博士他……他死了?”

    舒允文假意悲伤地点着头,忽然之间,却听白布下传来一声呻吟,白布还晃动了两下。

    众人听到声音后一愣,舒允文有点无语——

    我勒个去!这是个什么情况?阿笠博士你居然这么快就醒了?你就不能多昏迷一会儿吗?

    舒允文无语中,白布忽然又晃动了两下,然后阿笠博士掀开白布,坐了起来,伸手摸了下头上的大包:“啊……疼疼疼疼!奇怪了,这是谁往我身上披的白布?”

    “啊咧?!”柯南看着跟前这一幕,用力眨了眨眼,两行刚刚酝酿出的泪水从眼角滑落,然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一脑门儿黑线地看向舒允文,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伸手指了指阿笠博士,等着舒允文的解释。

    “呃……”舒允文和柯南对视一眼,然后又扭头看向阿笠博士,装作一脸惊讶:

    “……哇??!好恐怖!阿笠博士诈尸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