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噢!你们干什么?”

    “踏马的,居然诬陷东田先生?”

    “哦~!~雅蠛蝶!雅蠛蝶~”

    “你知道不知道,你给我们住吉会惹了多少麻烦?!”

    “呜呜呜……别打了!哦~!~”

    “……”

    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住吉会的成员围着北川暴打不停,让人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八大怒汉打凶手”。

    北川被暴打不停,周围的舒允文、柯南等围观群众都是一脸懵逼,元太、光彦、步美他们几个更是吓的“哇哇”叫着,躲到了冢本数美身后。

    高木涉看着跟前的一幕,愣了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立刻大声道:“喂!你们在干什么?快点把北川先生放开!”

    高木刚想去救人,紧接着麻宫志乃一挥手,高木立刻就被四个住吉会的大汉挡住——

    这几个大汉也不动手,就是挡在高木前面,不让高木去救人。

    高木见此情况,一脸无奈,最后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同学,你快点让他们停手??!”

    舒允文“啊咧”一声,无语地撇了撇嘴——

    妈蛋!下令打人的又不是我,为嘛让我叫他们停手?

    不过,舒允文看看高木那委屈的小眼神儿,还是扭头看向福田晴瞭道:“……福田会长,麻烦你让他们先停手吧……”

    福田晴瞭点了点头,向着麻宫志乃示意一下,麻宫志乃立刻吩咐八条大汉停手。

    大汉们停止了殴打,露出了里面的北川,只见北川衣衫尽碎、浑身泥污、满脸是血,模样凄惨无比。

    麻宫志乃冷冷地看着地上的北川,冷声问道:“……北川先生,我现在再请问一下,村西小姐是不是你杀的?”

    “呃……”北川睁开肿的像馒头一样的双眼,勉强看了下身旁狞笑的四条大汉,紧接着又听到了一阵威胁声:

    “垃圾一样的东西,你最好想清楚再说话!”

    “杂碎,你看清楚了,我们是住吉会的人!你说话以前最好想一想自己喜不喜欢在东京湾游泳!”

    “怎么?你觉得不认罪我们就没办法吗?你要么进监狱,要么自己挑一块地方当墓地!”

    “哈哈!你的房子不错,不过最近可能会起火,你睡觉的时候最好小心一些!”

    “什么玩意?允文大人说你是凶手,你就是凶手,还敢跟我们要证据?!”

    “……”

    舒允文听着一群大汉“巴拉巴拉”的威胁,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尼玛!你们住吉会的人做事果然是这么简单粗暴啊,当着警察的面儿威胁别人认罪!

    不过,刚才哪个混蛋在威胁他的时候把咱给带进去了?咱跟你们又不是一伙的……

    舒允文一脸无语,北川刚刚知道了这些人的黑社会身份,又听着这些大汉们的话,想了想自己不认罪的后果,终于“哇呜”一声哭了出来:“……别、别杀我,我知道错了,我认罪……呜呜呜……我和村西在暗中交往,她最近一直向我逼婚,我忍不住就杀了他,然后嫁祸给了东田……”

    北川说着这些,爬到了高木的脚边,两手抓住了高木的小腿:“……警察先生,快点逮捕我吧……”

    “呃……”高木嘴角抽搐了两下,干笑着说道,“……北川先生,你这属于屈打成招吧?另外,你刚才被一群不良人士殴打,可以向我报警,依法追究这些人的责任……”

    北川闻言一愣,扭头看了一眼刚才殴打他的不良人士,迎来了一片凶神恶煞的眼神。

    北川一个哆嗦,抓着高木小腿的手抓的更紧了:“……谁说我是屈打成招?我、我是自愿认罪的!还有,警官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我身上的伤都是自己不小心摔的,根本没有人打我……”

    “哈?!”高木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咱刚才亲眼看着你被打的,你居然不承认,还说我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特么到底是谁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高木心里面吐槽着,柯南、越水七槻又开始郁闷了——

    话说,北川刚才死不认罪,按照正常程序,难道不应该是他们两个一起推理,揭露北川的手法,然后拿出铁证,迫使北川低头认罪吗?

    结果现在呢?

    舒允文这家伙居然直接指使黑社会的人暴打凶手,屈打成招,打的凶手哭着喊着要自首……

    妈蛋!这特么是个什么鬼情况?他们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柯南、越水七槻一脸幽怨,舒允文则轻咳一声,然后问道:“高木警官,现在凶手也认罪了,案子也解决了,能不能请你告诉我,东田先生他在什么地方?”

    “东田先生啊……”高木愣了一下,然后挠头道,“……他现在和佐藤警官一起,在杯户美……”

    高木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刹车声,然后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舒允文!你在里面对吧?!我告诉你,你今天跑不掉了,我一定要抓到你!”

    舒允文听着这道声音,嘴角抽搐了两下——妈蛋!这熟悉的声音……目暮这死条子来了!

    舒允文旁边,柯南、越水七槻、高木还有小鬼头们都有点奇怪——

    目暮警官的声音,他们当然也听得出来。不过,目暮警官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抓舒允文?

    众人正奇怪着,只见外面住吉会的大汉们慢慢让出一条路,目暮警官、石川克也在白鸟等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同时目暮警官又大声咆哮道:

    “……舒允文,你今天别想逃!快点把高木、佐藤他们放掉!”

    “呃……我今天没想逃……”舒允文看着目暮警官,一脑门儿黑线,然后朝着高木涉的位置指了指,“……还有,你要找高木警官的话,他就在这里……”

    “啊咧?”目暮警官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高木,顿时一脸激动,“高木老弟?高木老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果然,你就是被舒允文这家伙囚禁在北川家里吗?”

    “呃……什么……囚禁???”高木听着目暮警官的话一脸懵逼,舒允文则委屈的要命——

    妈蛋!神特么囚禁!

    目暮你个死条子,咱真的是无辜的!再特么胡扯,信不信咱告你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