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户町,早上八点半。

    杯户美术馆前临时搭建起了高台,高台的背景板上还有美术馆引爆倒计时的计时器,计时器上的时间不断跳动,距离炸弹引爆已经不到半个小时。

    此时此刻,美术馆前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群众——

    对杯户町的人而言,这个美术馆陪伴了他们许多年,今天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送别”。

    美术馆前人声鼎沸,忽然之间,一辆金龟车从远处开来,最后停在了美术馆前,一位身穿正式黑色礼服的大鼻子秃顶胖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美术馆的负责人看到秃顶胖子,立刻微笑着走了过去,微笑着打招呼道:“阿笠博士您好,非常感谢您来出席我们今天的告别仪式,也谢谢您帮我们制作了热带彩虹这颗非常有特色的炸弹……”

    “哪里,您很是太客气了,真要说起来,我还得感谢您才对。都是多亏了您,我的发明才能有用武之地?!卑Ⅲ也┦啃ψ拍油房吞鬃?。

    负责人闻言,哈哈笑了两声:“……阿笠博士您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科学家,我相信就算没有我们,您的发明也会有大放光彩的一天……”

    美术馆负责人的这记马屁拍的他非常舒服,阿笠博士忍不住笑着说道:“……哈哈哈!我也相信,我的发明一定会有大获成功的那一天!”

    阿笠博士说着话,心里面已经开始YY了起来——

    对他来说,帮美术馆发明的这颗热带彩虹炸弹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不用多久,他的其他发明也会被人买走,到时候就能功成名就,登上时代杂志,成为世界首富,迎娶木之下芙纱绘,走上人生巅峰……

    嗯,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

    早上八点半多。

    杯户市立饭店的用餐区内。

    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和福田晴瞭、麻宫志乃他们吃过了早饭,一边喝茶、吃餐后水果,一边聊着天。

    几个人聊了一会儿,舒允文又打了个哈欠,福田晴瞭才开口道:“允文大人,要不您先和冢本小姐、灰原小姐去客房休息一下,等我们找到东田先生后,再去喊醒您……”

    “唔……也行吧,我确实有点困了……”舒允文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来,然后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对了,明之助先生,我之前一直忘了问了,你们有没有找到佐藤、高木那两个警官?”

    “那两位警官吗?”明之助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身旁的亲信干部,那位干部立刻回答道:

    “……允文大人,警方说我们住吉会抓走了那两位警官,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们根本没有做那样的事情。至于那两位警官的下落,我们也一直没有找到,之前倒是有手下汇报说,有一位疑似高木警官的人出现在东田先生的公寓,我们简单地调查了一下,觉得那应该只是一个和高木警官长得很像的人而已……”

    “长得很像?”舒允文有点奇怪,“……这话怎么说?”

    “这个……那是因为,那个人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年轻人以及四个小孩?!蹦俏桓刹勘瞎П暇吹鼗卮?,“……一位被认定失踪的警官身旁带着四个小孩儿,这搭配都太奇怪了,所以我们觉得应该不是那位警官……”

    那人话音落下,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却都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大眼瞪小眼——

    我勒个去!一个年轻人还有四个小孩儿……这搭配,怎么有种好熟悉的感脚?

    尤其是那四个小孩儿,怎么想都觉得有可能是少年作死团的小鬼头们……

    舒允文愣了几秒钟,然后才试探着开口问道:“……那什么……那四个小孩儿,是不是三男一女,男的里面一个麻子脸、一个三角脸的小胖子还有一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很欠扁?”

    “呃……”那位干部被舒允文问的愣住了,几秒钟后才点头道,“……没错,确实和您说的一样……”

    妈蛋!还真是少年作死团的小鬼?

    这样一来,那个疑似高木的人,确实就是高木咯?还有那个年轻人,十有**就是越水七槻!

    不过,他们这些人怎么混到一起去了?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还有,高木这货明明屁事儿没有、还带着几个小鬼满大街转悠,为毛不给目暮警官打电话通知一声?

    你特么知道不知道,咱的头上扣着一顶莫名其妙的黑锅,简直冤得不要不要的?!

    舒允文越想越郁闷,旁边福田晴瞭忍不住问道:“……允文大人,听您的意思,您认识那四个小孩儿?那……那位疑似高木警官的人该不会……”

    “……没错,那四个小孩儿我都认识,其中一个还是我表弟。至于那个疑似高木的人……”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应该就是高木警官吧?”

    “呃……”福田晴瞭眼皮子跳了两下,看向那名干部,冷声吩咐道,“……我给你五分钟时间,马上派人确定高木警官的位置!如果办不到的话,自己去跳东京湾吧!”

    福田晴瞭说着话,心里面郁闷个够呛——

    在场的人都知道,佐藤、高木这两位警视厅的警察是在追东田的时候失踪的,只要能找到佐藤、高木,就算找不到东田,也能问出一些关于东田的线索??!

    现在呢?这个白痴手下明明早就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结果却不够重视,搞的大家这么被动……真是让人想要吐血!

    “是!”那个干部脸色发白,应了一声后,立刻拿起电话,走向旁边。

    仅仅只是三分钟后,那个干部重新返回了舒允文等人跟前,毕恭毕敬地说道:“福田会长,允文大人,我刚才让人去问过了东田先生公寓的管理员,他说高木警官和那些小孩在五分钟前离开了公寓,现在去东田先生的同事北川先生家了……”

    “嗯?!备L锴绮t冷着脸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大人,请问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还能怎么办?”舒允文想都没想,直接咬牙切齿地说道:

    “……现在咱们也一起去那个北川家,问一问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