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点十分。

    飞往东京的直升机上,目暮警官、石川克也坐在后排的位置,脸色越发苍白——

    他们两个虽然不恐高,但是长时间坐直升机的感觉却真心不好,更不用说他们还一晚上没睡、也没怎么吃东西,现在腿软的简直像面条一样,很难受的说……

    嗯,这一切都要怪该死的舒允文和福田晴瞭!

    如果不是这俩货,他们又怎么可能会遭这份罪嘛!

    两位条子叔叔心里面默默地诅咒着舒允文他们,忽然之间,石川克也的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石川克也连忙拿出电话接通,“嗯嗯”了两声后,说了句“我知道了,继续盯紧他们”后挂掉了电话。

    石川克也刚一挂了电话,目暮警官立刻扭头问道:“石川警官,是有什么重要的情报吗?”

    “没错,警视厅刚刚传来的消息,目标人物福田晴瞭、舒允文等人在十分钟前抵达杯户车站,现在刚刚出了车站,目的地似乎是杯户市立饭店……”石川克也低声回答。

    目暮警官闻言一愣,然后急切地问道:“他们去杯户市立饭店做什么?难道佐藤、高木就被他们关在那里?”

    “这个……暂时不清楚?!笔ǹ艘采粲械阌脑?,“……不过据盯梢的同僚说,他们似乎是在杯户市立饭店订好了早餐还有房间,打算吃完早餐以后暂时休息一下……”

    “呃……”听着石川的话,目暮警官一脸郁闷——

    妈蛋!这些家伙怎么这么会享受?

    咱因为你们差不多坐了一晚上的直升机,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你们却订了最好的酒店吃早餐还要睡觉觉,宝宝真的好气哦……

    目暮警官郁闷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就算他们说是吃早餐外加休息,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必须得时刻盯紧他们,不能给他们任何可趁之机!”

    “嗯,我已经吩咐下去了,相信警视厅的同僚会盯紧他们的?!笔ǹ艘驳懔说阃?,然后又认真地问直升机飞行员道,“……我们还要多久才能抵达东京?”

    “这个……大概还需要一个多小时……”

    飞行员话音落下,石川克也立刻道:“……一个多小时啊……嗯,麻烦你直接联络杯户警署,等直升机抵达东京后,我们直接在杯户町降落,然后赶往目标所在地……”

    “……这一次,我们绝对不能再让他们从眼皮子底下逃掉!”

    ……

    早上八点半左右。

    杯户町,东田英明的公寓内。

    柯南、越水七槻、高木三人站在门口,又把现场勘察了一遍,脸上都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笑容。

    柯南看着东田英明公寓内的家具摆设和布局,微笑着说道:“……现在看来,这起案子,确实就和我们所推理的一样,东田先生的确不是凶手,而是被冤枉的!”

    “是??!真是没想到,那位真凶居然会使用这么巧妙的手法,特地把案发现场村西小姐家布置的和东田先生家一模一样,利用了醉酒后东田先生的错觉而犯案……”高木警官一手捏着下巴,认真分析着:

    “……不过,那位真凶北川先生,还真是大胆??!如果要是东田先生没有喝醉、或者硬要坚持自己回家的话,那他的这个手法,就无异于自掘坟墓了!”

    越水七槻微微一笑,开口道:“你错了,高木警官,北川先生一定会让东田先生喝醉的。东田先生之前不是说了嘛,二十年没见的女儿给他寄来了结婚请柬,他这两天都非???,北川先生只要以此为理由,故意约东田先生喝庆祝酒的话,东田先生是不会拒绝的……”

    “……而且,那家居酒屋的老板娘不也说了嘛,东田先生平时就很喜欢喝酒,还经常喝的烂醉……”

    高木闻言一愣,然后干笑着挠头道:“……这个……说的也是……”

    柯南两手掏兜,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再还原一下案件经过,最后确认一下吧。首先,在前天下午,北川先生提前下班,买了灰色的床单、窗帘等等,然后进入村西小姐家中,换掉了村西小姐最爱的米色窗帘、床单,并且改变了家具的摆设,布置的和东田先生家基本一样……”

    “……没错,为了确保东田先生不会发现异常,他还拿掉了房间里的日历并且把仙人掌搬到了阳台上?!痹剿邩步庸安?,“……毕竟,假如房间里窗帘、床单颜色变了,而且还出现了自己家里面绝对不会出现的东京灵魂队的日历还有仙人掌,就算喝的再多也会觉得不太对嘛!”

    “……再然后,北川先生等村西小姐回家后将其杀害,然后就和东田先生一起去了居酒屋喝酒,等东田先生喝到烂醉以后,主动说要把东田先生送回家,其实是把东田先生,带到了村西小姐家中,并且提醒东田先生把室内防盗链给锁上,他的手法就算完成了……”

    “……接下来,他只要在第二天带着公寓管理员一起到村西小姐家,充当案件的第一发现人就可以了……”

    高木“嗯嗯”点头:“……没错没错!能够完成这个手法的人,只有送东田先生回家的北川先生而已……”

    柯南他们三个讨论了一会儿,然后柯南得意一笑:“好了,接下来,我们就直接去北川先生家,揭露真相吧!嗯……现在距离约好的上午九点,可没多长时间咯!~”

    “呃……也对?!备吣玖阃?,越水七槻却忽然道:“等一等,柯南,我们现在似乎还没有证据啊……”

    “证据?对??!”柯南愣了一下——

    话说,他们之前只顾着推理了,根本就没留意证据的事儿……至于他们的推理?那仅仅只是情景证据和间接证据链而已,根本无法定罪的!

    柯南伸手捏着下巴,认真思索起来,忽然想到了村西真美家的仙人掌,两眼一亮,扭头问高木道:“高木警官,请问村西小姐和东田先生的手上,有没有被仙人掌刺扎过的痕迹?”

    “仙人掌刺?”高木警官愣了一下,然后挠头道,“……这个……没有??!不过,这个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高木依旧是一头雾水,越水七槻却已经明白了柯南的意思,伸手捏着下巴,微笑着说道:“……原来如此!柯南你说的是村西小姐家的那盆金虎仙人掌吧?酒馆老板娘说了,那盆金虎仙人掌,是她在案发当天早上送给村西小姐的,但是我们在看到那盆仙人掌时,上面的刺明显折断了许多,而且还带着一些轻微的血?!?br />
    高木听到这里,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北川先生在把仙人掌搬到阳台的时候,不小心刺伤了手!假如北川先生的手上有被针刺过的痕迹、而且仙人掌上残留血迹的DNA鉴定结果和北川先生一致的话,那就是铁证了!”

    “没错!”

    柯南微微一笑:“……所以,决定性的铁证,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