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四章 目暮警官表示:你特么逗我玩呢吧?



    半夜两点半,广岛酒店的大厅内。

    伊藤佐彦等几名搜查四课的警察坐在大厅的休息区,和其他跟监的警员换班休息中。

    自从舒允文、冢本数美、福田晴瞭他们入住广岛酒店后,搜查四课的人又调来了十位警员,分别守住了酒店的前门、后门,以及舒允文等人入住的楼层,时刻注意着舒允文他们的动态,防止舒允文等人偷偷溜走,进行什么罪恶的勾当。

    休息区里面,伊藤佐彦和几位手下坐在一起,说着之前在温泉浴池更衣室内被成实吓了一跳的事情,一脸畏惧加愤恨:

    “……那个幽灵的脸,我是绝对不会记错的!那就是之前在墓地里面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把我们吓跑的那个幽灵……”

    “什么?伊藤警官你是说,那个幽灵是那位代号‘除灵师’的年轻人控制的吗?”女警满脸惊讶,“……那……那个幽灵就是那位除灵师大人的式神了吗?”

    “很有可能……”伊藤佐彦点了点头,旁边另外一个警官立刻惊叹道:

    “天呐!真是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能控制幽灵,难怪就连住吉会的会长都对那位大人那么恭敬,言听必从……”

    “伊藤警官,我们现在盯梢那位除灵师大人,之后不会被下诅咒,死于非命吧?我还没有活够……”

    “话说起来,这种神秘的大人物,为什么会和暴力团的人混在一起?难道他也是住吉会的人吗?”

    “你开什么玩笑?你看看福田晴瞭对他的态度……依我看,那位除灵师大人说不定用什么神秘的手段,控制住了福田晴瞭……”

    “没错,看上去确实很像……话说,他会不会也控制了山口组的组长和稻川会的会长?”

    “很有可能……不过这样一来,他就是日本地下势力的幕后首脑了,想想也好恐怖……”

    “……”

    一群条子叔叔的脑洞又炸了,各种奇葩地乱想,听的伊藤佐彦眼皮子一跳一跳的——

    妈蛋!他的这些手下想的都是些什么鬼?

    伊藤佐彦正准备喝止手下的讨论,忽然之间,茶几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里面是顶楼同僚的声音:“伊藤警官,就在刚才,目标人物全部离开了房间,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要离开酒店了……”

    “离开酒店?”伊藤佐彦微微一愣——

    话说,现在可是半夜两点半??!住吉会的这些人大半夜的不睡觉,居然全员离开酒店……他们终于打算在黑暗中进行某些肮脏的交易了吗?

    伊藤佐彦皱了皱眉头,然后拿着对讲机下达命令:“所有人注意,目标可能有行动,大家提高警惕!另外,联络县警本部,必要的时候要求本部提供支援!”

    伊藤佐彦话落,向着身旁的下属挥了挥手,一起起身走到酒店外的警车里待命。

    警察们等了一会儿,舒允文等人从酒店走了出来,上车离开。

    伊藤佐彦一声令下,所有跟监的警察全部上车,一路跟踪着舒允文等人,到了广岛车站,看着舒允文等人走进了一节头等车厢内。

    车站里面,伊藤佐彦等人混在人群里,一位警察小心翼翼地问伊藤道:“伊藤警官,他们怎么来车站这里了?还有,他们上的好像是广岛开往东京的列车……他们该不会是打算回东京了吧?”

    “笨蛋,这怎么可能?现在可是大半夜,他们就算要回东京,也不可能选在这个时间!”伊藤佐彦捏着下巴,一副非常睿智的表情——

    这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是很注意身体和养身的,怎么可能把出行时间选在晚上嘛!

    想要用这种假象来迷惑咱?咱怎么可能上当嘛!

    “……我倒是觉得,车站这里人流非常复杂,他们很有可能想在这里偷偷接走东田英明以及警视厅的佐藤、高木两位警官……”

    伊藤佐彦想着这些,忽然扭头问下属道:“警视厅的目暮警官他们什么时候到广岛?”

    “马上,他们说三点就能在县警本部的?;航德??!迸员叩南率袅⒖袒卮?。

    伊藤佐彦抬手看了看手表,咬牙道:“……在目暮警官他们赶到前,我们要尽到自己的责任,绝对不能在最后关头出任何意外!现在分配一下任务,一组、二组跟我一起上列车,守在头等车厢旁边的车厢,注意来往乘客,绝对不能让疑似东田英明、佐藤警官、高木警官的人被送进头等车厢内!”

    “……三组、四组,你们守在站台这里,注意警惕,有任何人进入头等车厢都向我汇报!”

    “……五组、六组,你们和车站负责人做好沟通,随时待命!”

    伊藤佐彦下达了命令,然后一起上了列车,守在了头等车厢隔壁的车厢。

    转眼间,时间到了三点钟,开往东京的列车发动,缓缓驶离车站。

    伊藤佐彦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表情有点懵逼——

    话说,这列车都开动了,怎么也没看到目标和什么人接触?

    他们难道不是计划在这么杂乱的地方趁机接走东田英明等人,然后躲在暗处偷看他们警方气急跳脚吗?

    那他们大半夜不睡觉,一起来车站做什么?

    伊藤佐彦正懵逼着,旁边的女警忽然低声道:“……伊藤警官,我觉得他们真的只是想坐车回东京而已……”

    “呃……闭嘴!”

    “好的,伊藤警官?!?br />
    ……

    半夜,三点钟出头。

    广岛县警本部的?;荷?,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紧接着目暮警官、石川克也从直升机上走了下来,一个个头晕脚软。

    广岛县警的管理官走上前去,微笑着打招呼道:“目暮警官,石川警官,欢迎你们来到广岛……”

    目暮警官、石川克也点了点头,和这位管理官简单地客套了几句后,目暮警官凝重道:“……诸位同僚,其他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现在重要的是案子,请问目标人物舒允文、福田晴瞭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目暮警官说着话,伸手按了一下脑门儿上的帽子,眼神中带着杀气——

    等找到舒允文那家伙以后,他一定要好好地问一下,那货到底想干什么!

    广岛县警的几个警官对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人低声道,“……那个……我们最新得到的情报,目标人物刚刚坐新干线,返回东京了……”

    “呃……”目暮警官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脸懵逼——

    话说,老子坐了五个小时的直升机、坐的头晕脚软,终于赶到了广岛,结果你特么却告诉我那几个家伙刚刚回东京了……

    伙计,你特么在逗我玩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