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衣室里面,条子叔叔们也被冲田宗真的反应吓了一跳,有点懵逼。

    几秒种后,搜查一课的一位警察才开口问道:“……这个……冲田先生,你是说,你就是杀害土方二三先生的凶手吗?”

    “是、是的……”冲田宗真点了点头,哭丧着脸,“……土方二三就是我杀的,不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只是想吓吓他,让他以后不要再勒索我而已……”

    “啊咧?冲田先生有被土方先生勒索吗?”池泽经理一脸的惊讶。

    冲田宗真看向池泽经理,低声说道:“……没错,从三个月前开始,我就一直被土方先生勒索……”

    “……你既然被他勒索,为什么不报警呢?”一位警察皱着眉头问道。

    “那是因为……因为我有把柄落在土方手里了?!背逄镒谡娴妥磐坊卮?,“……我身为广岛酒店的厨师长,一直负责后厨所有食材的采购,偶尔会收取一些供货商的回扣……三个月前,我收取供货商回扣时被土方凑巧看到,还拍了照片,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勒索我了……”

    “……最初的时候,他说给他一百万日元就帮我保密,我给了他一百万后,他又和我要更多,短短三个月时间里,他从我这里勒索了两千万日元,为此我还借了高利贷……”

    “……一个星期前,土方又要求我给他三百万,如果不给的话,就把我收回扣的事情告诉酒店。我当时想,不能继续这样下去,所以就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去和他见面,告诉他以后别想从我这儿要走一日元,结果那家伙却说他赖定我了……”

    “……我当时拿出菜刀威胁他,他想抢走我的菜刀,然后一个不小心,我就……我就……呜呜呜……”

    冲田宗真说完过程,双手捂着脸哭泣起来。

    舒允文等人都是一脸无奈,警察又继续问道:“……然后,你就把尸体埋在这里了吗?”

    “没错?!背逄镒谡娴懔说阃?,“……当时温泉浴池这边有四个浴池重建装修,我当时想,如果把土方的尸体埋在重建工程下面,短时间内绝对不会被人发现,就算以后温泉浴池再一次翻新重建,土方的尸体肯定已经化成白骨,警方也查不到我的头上……”

    冲田宗真“巴拉巴拉”地把一切全都吐了出来,基本上是有什么、说什么。

    警方把案情基本理顺,然后又问道:“冲田先生,请问你杀害土方先生的凶器在哪里?是丢掉了吗?”

    “凶器嘛?凶器是一把日本菜刀,因为那是我的老师银八先生在我出师时送给我的菊一文字系列厨刀,对我意义非凡,所以我并没有扔掉,而是放在厨房我的私人储物柜里面。你们可以去找,那个菜刀刀柄上写着防伪编号RX-78,很容易就能找到的……”

    冲田宗真说到这里,又满脸沮丧地说道:“……真是没想到,我居然用老师送给我的厨刀杀了人,要是老师知道,一定会很生我的气吧……”

    得!这家伙连凶器都没有扔掉??!

    还有,厨刀起菊一文字这么吊炸天的名字也就算了,刀柄上居然还有RX-78这种违和感满满的防伪编号?你考虑过那把传说名刀的感受吗?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警方已经派人赶往厨房,没过多久把凶器也带了回来,这起案子基本上能结案了。

    转眼间,时间到了半夜一点半。

    搜查一课的警察给在场的人做过简单的笔录后,带着冲田宗真收队离开,温泉浴池外,池泽经理向着舒允文等人连连鞠躬道歉:

    “抱歉,福田会长,允文大人,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影响了诸位的兴致,现在诸位可以放心泡温泉了……”

    泡温泉?温泉浴池这里都埋过尸体了,还泡个毛线??!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扭头看向数美、灰原,开口道:“……这个……泡温泉就不必了,我们回房间泡澡更好一些……数美、灰原,你们觉得呢?”

    数美“嗯嗯”地点头,灰原更是幽幽地毒舌吐槽道:“……回房间泡澡吧。真是多谢你们酒店这次提供的在尸体旁泡温泉的服务,我想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想泡温泉了……”

    “呃……真是抱歉!”池泽经理再度道歉。

    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后,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和福田晴瞭等人一起回到酒店,然后进入了三人的总统套房里。

    总统套房的每个卧室里面都配有浴室,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各自泡完澡后,时间已经到了两点出头,酒店也给三人送来了免费的宵夜。

    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简单地吃了两口,福田晴瞭、福田冬之助、麻宫志乃他们又过来拜访。

    几个人随意地聊了一会儿,舒允文随口问道:“……对了,福田会长,东田先生找到了没有?”

    “呃……还没有……”福田晴瞭摇了摇头,“……允文大人请放心,我们找到他以后,会马上把他带来广岛……”

    “我们还有必要留在广岛吗?反正东田的尸狗已经找到,要我说,我们不如现在就回东京算了……”萝莉哀穿着睡衣,翻着死鱼眼吐槽,“……想想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总觉得我们继续留在广岛,还会有其他不吉利的事情发生……”

    “呃……”听着萝莉哀的话,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

    我勒个去!你这只萝莉的吐槽真是越来越犀利了……

    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问道:“……灰原,现在是半夜两点多,这个时间回东京,你不困、不想睡觉??!”

    “托今天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福,我现在一点都不困,就算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被以柿怂始?。

    舒允文扭头看向冢本数美,冢本数美也微笑着说道:“……那个……其实我的感觉也差不多?!?br />
    冢本数美话落,福田晴瞭他们也开口道:“……我们也没觉得困……”

    我勒个去!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困,这是要集体修仙??!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冢本数美又低声道:“……我现在一想到这家酒店的温泉浴池,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一点儿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呃……”舒允文有点理解,毕竟在尸体旁泡温泉这种事儿确实挺膈应人的,数美酱、灰原都想马上走人也很正?!?br />
    舒允文想了想,扭头看向福田晴瞭他们,问道:“……那咱们这就回东京?”

    “嗯?!痹谧娜艘黄鸬懔说阃?。

    “好吧,那我们这就回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