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舒先生,你们是说尸体是埋在地板下面的土里面吗?”

    更衣室里面,伊藤佐彦等警察听着舒允文的话,一个个都是一脸无语——

    话说,他们之前听麻宫志乃说发现了尸体,一直都以为尸体是在温泉偏僻的角落、温泉水底之类很容易就能发现的地方,根本没想过是埋在地板下面。

    别的且不说,尸体既然埋在了地板下面,除非有人把地面挖开,要不然谁能在地板上发现尸体?

    难道是透视眼吗?

    “没错,就在这下面!”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一看伊藤佐彦等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都不相信,有点无奈地撇了撇嘴,扭头看向几位跟来当保镖的住吉会大汉,吩咐道:

    “……你们几个,拿铁锹把这里挖开,让大家看看……嗯,尸体大概就在地底下一米五左右,你们注意点,别破坏了尸体……”

    “呃……好的?!奔肝淮蠛旱懔说阃?,然后一起去外面找铁锹去了。

    伊藤佐彦旁边,酒店的经理看着这一幕,连忙走到了福田晴瞭身前,一脸畏惧地微微躬身道:“……这个……福田会长……”

    福田晴瞭猜出经理的担忧,没等经理把话说完便打断道:“池泽经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由我们住吉会来负责了。如果我们搞错的话,会照价赔偿你们酒店的损失……”

    “那……好吧?!背卦蟊暇怪皇且桓鲂【矶?,哪里敢忤逆福田晴瞭的意思?

    而且别说是他了,哪怕是他们董事长在这里,也不见得有这个胆子。

    没过多久,住吉会的人拿着铁锹回来,先把木板撬了起来,然后跳到下方的地面上,整齐划一地挥舞着铁锹,挖了起来。

    舒允文他们站在一旁静静等候着,伊藤佐彦他们这些警察看着这一幕,想起之前这些人在公墓离挖坟的画面,一个个脑门儿上挂着黑线——

    妈蛋!一群大汉一起拿着铁锹挖坑,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幕??!

    话说,看看他们这熟练而又矫捷的身手……这些家伙到底是建筑工还是黑社会?

    这感觉,太特么违和了!

    警察们心里面吐槽着,约莫五六分钟后,一个拿铁锹的大汉挖出了一铁锹土,低头一看坑里的情况,结结巴巴地说道:“福田会长,允文大人,这、这好像是一个人的手……”

    “什么?人的手?”伊藤佐彦最先反应过来,然后跳进了坑里,拿出白手套戴上,小心翼翼地掸开一部分泥土,脸上表情大变,神情凝重:

    “……该死……这、这真的是一具尸体!喂,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联络县警本部,让搜查一课的人来接手这件案子!”

    “啊……是!”一位警察应了一声,连忙跑了出去。

    伊藤佐彦指挥着留下来的警察封锁了现场,然后才又走到了舒允文他们跟前,认真地问道:“舒先生是吧?按照常理来说,尸体被埋在木质地板下的泥土里,应该很难发现才对,请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下面埋着一具尸体的?还是说……”

    “……这具尸体其实就是你埋在这里的?”

    “呃……”舒允文听着伊藤佐彦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

    妈蛋!怎么又特么怀疑我?我看上去就那么像坏人吗?

    咱好心告诉你们地底下有尸体,不带你们这样冤枉好人的??!

    舒允文郁闷地想要吐血,萝莉哀轻笑一声,冢本数美则皱眉道:“警官先生,请您不要胡说好吗?这具尸体明显是早就埋在这里的,而我和允文君昨天晚上才来到这里,怎么可能在这里埋尸体嘛……”

    福田晴瞭更是冷声道:“……伊藤警官,你说这种话,可是得讲证据的!接下来,我们不会回答你任何一个问题,有什么事情,你和我们的律师谈吧!”

    “呃……可是……”伊藤佐彦愣了一下,正准备再说什么,舒允文已经笑眯眯地说道:

    “……伊藤警官,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哦!那是因为……”

    “……我是一个除灵师!”

    舒允文话落,脑中一声令下,成实突兀地露出一颗半透明的脑袋,凑到了伊藤佐彦的脑袋旁边微微一笑,然后又瞬间隐匿起了身形。

    伊藤佐彦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孔,脑袋差点没有吓得炸开,往后退了两步坐倒在了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舒允文看着伊藤佐彦,又认真地强调道:“……伊藤警官,我再说一遍,我是一个除灵师,所以别用常理来判断我,可以吗?”

    伊藤佐彦畏惧地看着舒允文,躲到了旁边,舒允文也懒得在更衣室里面继续待着,溜达着走到了更衣室外面。

    更衣室外,冢本数美、灰原哀也跟着走了出来。

    舒允文扭头一看头发潮湿、脸色红润的数美,心头微微一动,伸手抓起了数美的手,歉意地说道:“抱歉,数美酱,这次你陪我一起来广岛,却总是遇到不太好的事情……”

    “没、没什么的……”冢本数美微笑着摇了摇头,萝莉哀在旁边看着两个人狂撒狗粮的德行,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默默地走到一旁。

    舒允文和冢本数美低声说着话,没过多久,搜查一课的警察赶到,尸体也被整个挖了出来。

    在看到尸体的脸之后,池泽经理等广岛酒店、温泉的工作人员都惊呼一声,然后池泽经理惊愕道:“天呐!这、这是土方先生?他不是说去东京了吗?怎么会、怎么会……”

    “土方先生?池泽经理,您认识死者吗?”伊藤佐彦扭头看向池泽。

    池泽连连点头:“当然认识!他叫土方二三,冲绳人,原本是我们酒店的工作人员,一周之前忽然打电话辞职,说要去东京闯荡,我真没想到,他居然会……”

    “原来如此!嗯……这么快就确认了死者身份,倒是一件好事儿……”搜查一课的警察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做起了现场调查。

    舒允文站在更衣室门口,无趣地看着警方搜查,忽然之间,成实飞到了舒允文身旁,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

    “……允文大人,你有没有发现,广岛酒店和温泉的工作人员身上都戴着名牌胸章?”

    舒允文闻言一愣,目光在周围的工作人员身上一扫,点头道:“……你说的就是他们胸口那个写着名字的长条形胸章吧?你是不是发现什么线索了?”

    “没错!”成实点了点头,然后认真地说道:

    “……我刚才在泥土里面发现了一个酒店员工的身份胸章,上面写的名字,不是土方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