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四十分。

    广岛,埋葬东田英明尸体的公墓内。

    通往公墓深处的道路上,两位保镖打着手电,照亮了前方的道路,路旁的地面上生长着一些杂草,两侧满是往生者的墓碑,再加上空气中那种古怪的静谧,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在这种阴森的环境中,就算是住吉会的这些大汉们也难免觉得心里面发毛。

    人群中,冢本数美也是一脸紧张,一手挽着舒允文的手臂,另外一只手牵着萝莉哀的小手。

    至于舒允文?他对此倒是没觉得有多害怕,两眼开着【阴阳眼】,随意地打量着四周,同时还让成实、明美在周围巡逻,查看着情况。

    没过多久,小路走到了顶头,福田晴瞭又带着众人拐弯往前面走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站在树林前的一个满是杂草的墓碑前面,凑过去看了下墓碑上的照片还有姓名,低声道:“允文大人,就是这里了……”

    “嗯?!笔嬖饰奈⑽⒌阃?,【阴阳眼】在墓碑旁一扫,隐约可见这里的阴气、鬼气要比别的地方更浓一些。

    舒允文想了想,脑中对成实下令:“……成实,你进坟墓里面看看东田英明的‘尸狗’在不在里面!”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然后直接钻进了地底下。

    约莫五六秒钟后,成实又从坟墓里面飞了出来,飘在舒允文跟前回答道:“允文大人,下面的棺材里面,确实有东田英明的残魂,不过那一道残魂,似乎和东田英明的尸体缠在一起,我也没办法把它赶上来……”

    “嗯,在里面就好?!笔嬖饰拿凶叛鄣懔说阃贰?br />
    不过,东田的“尸狗”缠在了尸体上,想要用“摄”字诀摄走“尸狗”,就必须得对东田的尸体施法才管用了……

    嗯,好在咱够机智,直接让人带了铁锹过来!~

    想着这些,舒允文扭头看向福田晴瞭,微笑着说道:“……福田会长,我已经让仆从看过,东田的‘尸狗’就在坟墓里面,现在麻烦你们把坟墓挖开,把棺材抬出来吧……”

    “好的?!备L锴绮t闻言一挥手,拿着铁锹的大汉立刻走到坟前,动手开挖。

    舒允文站在一旁,成实又忽然飞到了舒允文跟前:“对了,允文大人,我差点忘了和你说了,东田英明的尸体……有点奇怪!”

    “有点奇怪?”听着成实的话,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脑中一琢磨“尸狗”的特征,不由得微微一笑:

    “……你所说的奇怪,该不会是东田英明的表层皮肤还在吧?”

    “呃……您怎么知道?”成实有点惊讶。

    舒允文微笑着回答道:“……因为,这就是‘尸狗’残留在尸体上的特征之一啊……”

    ……

    杯户町,村西真美的公寓外。

    公寓管理员打开了房门,高木涉立刻道谢一声:“非常感谢,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哪里,您太客气了?!惫芾碓笔且桓龃让忌颇康拇蟛?,脸上挂满了笑容,“……配合你们警方办案,本来就是我们的基本义务嘛!不过,我倒是挺奇怪的,你们八点钟的时候才收队离开,怎么又过来调查了?”

    “呃……因为有一些情况还需要确认……”高木涉微笑着挠头,然后又开口道,“对了,关于我来这里调查的事情,还请您务必帮忙保密……”

    “这倒是没问题?!?br />
    公寓管理员说了几句话后转身离开,高木松了口气,低声道:“总算是糊弄过去了……不过,真的好奇怪啊,我还以为这里会有警察把守呢,毕竟案发才过了没多久……”

    柯南挠了挠头:“……确实有点奇怪。嗯,或许是因为警力紧缺吧?”

    “嗯,或许吧……”高木点了点头,然后又捏着下巴说道,“……话说起来,我还有一件事情很在意。今天下午东田先生逃脱以后,因为佐藤警官的命令,我们两个一直都没有和警视厅联络……正常情况下来说,两名警察和一位杀人犯嫌疑人同时失踪失联,警视厅肯定会非常重视、派出许多警察到处找我们才对……”

    “……可是,看现在这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多少警察在找我们啊……”

    “唔……这个确实也很可疑?!痹剿邩裁辛嗣醒?,“……这是为什么呢?”

    “真是奇怪啊……”高木叹了口气——

    话说,难道警视厅一点都不在意他和佐藤的失踪吗?要真是这样,想想也心塞啊……

    当然,高木绝对猜不到,警视厅现在笃定他和佐藤遭住吉会绑架,所以调查方向全跑住吉会身上去了,甚至目暮警官都已经坐直升机前往广岛,打算亲自缉拿“幕后黑手”舒允文!

    至于安排人手在杯户町搜索高木和佐藤?

    嗯,高木、佐藤不是已经被送往广岛了嘛,在杯户町搜索有个毛用?这种浪费警力的事情,警视厅是绝对绝对不会做的……

    ……

    广岛,公墓内。

    东田英明的坟墓前,几个大汉拿着铁锹,熟练地挖着坑,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做此类的事情。

    冢本数美身旁,舒允文脑中和成实交流着“尸狗”的特征:“……人体的三魂七魄中,‘尸狗’在灵魂层面管的是警觉性和预警能力,而在肉身层面则是人体的体表层,用最简单的说法,只要‘尸狗’还在,他的体表层也就是皮肤就不会腐烂掉……”

    “……这就是‘尸狗’的特征!”

    “同理,如果‘臭肺’魄还在尸体上,那他的呼吸系统就不会腐烂,‘除秽’魄还在,消化系统就不会腐烂……”

    舒允文“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通,把成实说成了懵逼。

    成实默默地飘到了一旁,也就在这时候,麻宫志乃走到舒允文身旁,低声道:“……允文大人,那几个警察藏在不远处,似乎还在拿着摄像机偷拍这里……我们虽然不在乎这小小的偷拍,但我们现在毕竟是在挖掘他人坟墓,被拍下来当成证据的话,还是有点麻烦……”

    舒允文闻言微微一愣——

    对??!他们现在是在挖坟,这属于犯罪,被拍下来确实挺麻烦的……

    “那你的意思是?”舒允文扭头问。

    麻宫志乃狞笑一声:“……派几个人过去寻衅滋事,把摄像机抢过来,最好让他们滚远一点儿……”

    “呃……”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你说的这算是袭警吧?”

    “没事的,只是袭警而已。他们都是我们住吉会的优秀成员,为了住吉会,这些小小的牺牲不算什么!”麻宫志乃冷声回答。

    妈蛋!你们除了动手,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一句,然后摆了摆手道:“……算了,你别说了,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成实,你过去吓吓他们,然后把摄像机给我拿过来!”

    “好的,允文大人?!笔嬖饰幕奥?,成实应了一声,身形慢慢地飘向了那些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