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三十分。

    广岛某公墓外,一连串车子从远处开来,停在了公墓的门口。

    天色漆黑,道路上车辆稀少,在公墓门口微弱的灯光下,车队正中间的加长版豪车车门打开,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福田晴瞭等人一一走下了车,紧接着灰原“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然后伸手捂了捂自己的衣服,皱眉道:

    “……这里感觉好冷……”

    “废话!这里是墓地,属于后天阴气、鬼气较为浓郁,人气也比较稀少的地方,不冷才怪了!”舒允文随口说着,然后打开了【阴阳眼】,两眼朝着墓地里面一扫——

    果然,这里确实有一些阴气、鬼气,虽然不浓郁,但要是在这地方待得久了,肯定会生病、做噩梦什么的……

    舒允文观察着墓地,冢本数美已经和旁边的保镖要了一件保暖衣服,给灰原披上,微微一笑:“……灰原,套上这件外套吧,这样可以暖和一点?!?br />
    “……谢谢?!被以У佬灰簧?,舒允文则扭头看向福田晴瞭道:

    “……福田先生,东田先生的坟墓大概在什么方位?”

    “在最里面,基本上和公墓周围的树林接上了?!备L锴绮t轻声回答,两眼看着公墓里面,“……允文大人,我这就带您过去?!?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又扭头吩咐麻宫志乃道:“麻宫先生,麻烦你让一些人带上铁锹,我们可能得挖开坟墓?!?br />
    “好的,允文大人?!?br />
    麻宫志乃点了点头,转身吩咐了一声,然后所有随行而来的保镖立刻从车子后备箱里取出了铁锹,站在了舒允文等人身后。

    福田晴瞭在前面领路,正准备带众人进去,忽然之间,只听马路上传来车子的声音。

    众人扭头看去,正巧看到一辆警车停在路边,几位身穿警察制服的人走下了车。

    舒允文见状一愣,福田冬之助立刻低声道:“……允文大人,这些人是广岛这边搜查四课的人,应该是赶来监视我们的……嗯,他们里面那个鞋拔子脸警察名叫伊藤佐彦,是他们的总负责人……”

    “……搜查四课的人啊……”舒允文皱了皱眉头。

    “允文大人,需要把他们赶走吗?”福田晴瞭低声问道,“……我可以让手下制造一些‘意外’……”

    意外?意外你妹??!咱知道你们是“暴力团”,但是你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没有稍微正常一点的吗?

    妈蛋!你特么现在制造意外,回头说不定又传成是咱的命令,到时候老子跳进日本海也洗不清了……

    话说,这次帮福田晴瞭除灵结束以后,咱不会被警方通缉吧?

    舒允文脑中乱想,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摇了摇头:“……算了,没这个必要,这里的事情又不是见不得人,他们愿意跟着,那就让他们跟着吧……”

    “好的,允文大人?!备L锴绮t瞪了警车旁的伊藤佐彦等人一眼,然后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允文大人,请您跟我来?!?br />
    福田晴瞭话落,和两名保镖走在最前面,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跟在后面,最后才是麻宫志乃、福田冬之助等人。

    警车旁,伊藤佐彦等人看着舒允文他们走进公墓,旁边一个女警才结结巴巴地问道:“……天呐!福田晴瞭居然真的来了广岛,他到底来这里做什么?还有,那个年轻人就是能直接命令福田晴瞭、绑架抓走警视厅刑警的舒允文吗?他看上去那么帅,不像是什么坏人……”

    “闭嘴!你以为‘坏人’会直接写在人的脸上吗?那是一个能直接命令住吉会会长的恐怖人物,别看他长得帅,那都是表象,他肯定非常的凶残、狡诈、无恶不作!”伊藤佐彦“巴拉巴拉”地教训手下,最后才低声道:

    “……好了,我们也进去吧。记住,我们只负责监视,在警视厅的同僚赶到之前,绝对不能行动!”

    “是!”几个条子齐声应答,然后远远地跟在后面,走进公墓。

    ……

    警视厅,直升机?;?。

    石川克也拿着电话,“嗯嗯”地应了几声,然后挂掉了电话:“……广岛警局那边传来消息,福田晴瞭等人下车以后,立刻就开车去了公墓……”

    “去了公墓?他们去公墓做什么?”目暮警官皱眉问道。

    “不知道?!笔ǹ艘惨×艘⊥?,“……我们警方在跟随福田晴瞭去广岛的那些人里没有眼线,所以现在是一头雾水……不过,他们去的那个公墓,就是当初‘埋葬’了东田英明的那一个……”

    “什么?”目暮警官捏着下巴思索着,忽然想到了舒允文“除灵师”的身份,石川克也又继续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目暮,我们快点上直升机,去广岛吧!”

    “……这一次的目标,可是非常难对付的,没有证据的话,恐怕连普通的协助调查都很难办到……”

    “是??!”目暮警官点了点头,“……所以,我们唯一能抓捕他们的机会,就是他们和东田、佐藤、高木接触的时候……他们救走东田还绑架了两名警察,这件事只要抓了现行,他们再怎么狡辩也没用!”

    “没错!”石川克也微微一笑:

    “……先让广岛的同僚在明处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吧。我们潜在暗处……等待时机!”

    ……

    杯户町,一家居酒屋外。

    柯南、越水七槻、高木做完了基本问询调查,齐刷刷地站在居酒屋门口,捏着下巴思索着。

    越水七槻微笑着说道:“居酒屋老板娘说的事情还是挺多的嘛!昨天晚上,和东田先生一起喝酒的,就是同一个公司的同事北川先生,而且在东田先生喝醉以后,送东田先生回家的也是北川……”

    柯南也是一脸微笑:“……被害者村西真美是灵魂队的球迷,东田先生是反灵魂队的……”

    “……东田先生喜欢的颜色是灰色,村西小姐喜欢的颜色是米色……”

    “……村西小姐很喜欢仙人掌,老板娘昨天早上还送了一盆仙人掌给村西小姐……”

    “……”

    两个人低声嘀咕着,高木则干笑着挠头道:“……可是,这些感觉好像和案件没有关系吧?”

    “唔……这谁知道?”越水七槻微微一笑,“……要知道,有时候能解开谜题的,或许正是这些看似与案件无关的‘细节’……”

    越水七槻话落,柯南也扭头看向高木:“高木警官,居酒屋这里的问询结束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重返案发现场、重新调查了?”

    元太他们“嗯嗯”点头:“……现在再去案发现场看看,或许会有新的发现哦!”

    “呃……说、说的也是……”

    高木挠着头,开始怀疑人生——

    话说,这到底谁是警察?他怎么觉得,他连这些个小屁孩儿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