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上,舒允文此刻的表情,简直就是教科书式懵逼——

    话说,听目暮警官话里的意思,高木、佐藤他们俩还真是被人绑架了?而且警方还认为是他做的?

    不过,他压根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好不好?!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

    舒允文懵逼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目暮警官,那什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现在根本不在东京啊……”

    “怎么可能搞错?!”目暮警官继续咆哮,“……我当然知道你不在东京!你这个家伙,居然让住吉会的人抓走了佐藤和高木……%&*&%……”

    妈蛋!住吉会?

    住吉会的人抓走了佐藤和高木?他们抓佐藤、高木干什么?闲的蛋疼?

    还有,就算这事儿真的是住吉会做的,跟咱有个毛线关系?

    这黑锅怎么就扣到咱的头上了?

    咱比窦娥还冤??!

    不过,这锅咱绝对不背!

    舒允文心里面一阵吐槽,脑门儿上挂满了我黑线,然后果断地挂掉了目暮警官的电话,扭头看向坐在他正对面的福田晴瞭:“……福田会长,目暮警官在电话里说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吧?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刚才目暮警官说话,直接开启的咆哮模式,舒允文手机声音又开的很大,周围的人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微微皱起了眉头:“……福田会长,佐藤警官、高木警官是允文君和我的好朋友,如果住吉会的人真的抓了他们,还请你们马上放人……”

    福田晴瞭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沉声解释道:“……允文大人,冢本小姐,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嗯,请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帮您问清楚?!?br />
    福田晴瞭话落,扭头看向身旁的手下,让手下拨通了福田明之助的电话,自己走到车厢角落,亲自问了起来。

    几分钟后,福田晴瞭挂掉电话,走回到了舒允文身前,开口道:“允文大人,我刚才已经问清楚了,我们住吉会的人,并没有抓走那两位警官。嗯……他们两个是在追踪东田先生的时候失踪的,再加上我们住吉会刚巧也在找东田先生,所以警方就误以为是我们为了救回东田先生,顺便抓走了佐藤和高木……”

    “呃……”舒允文微微一愣,隐约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那……警方为什么认为是我下达的命令?”

    “关于这一点……”福田晴瞭抬头看了眼舒允文,神情略微有些古怪,“……大概是因为您特地要求我们用温和的手段救回东田先生,所以下面的人办事时提起了您的名字,结果以讹传讹,最后就传成了这一切都是您的命令……”

    “……您放心,我们已经查出把这条消息传出去的警方卧底,并且把他控制住了!只要您一句话,我这就让人把他沉到东京湾……”

    沉到东京湾?沉你妹啊沉!

    咱是一个纯良的高中生鬼巫师,不是混黑社会的,别拿这种事情来问咱好不好?!

    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脸郁闷:“……算了,别搞的那么血腥……嗯,那个警方卧底你们也不准伤害,放过他吧……”

    “好的,允文大人?!?br />
    福田晴瞭点了点头,然后冢本数美又担心地问道:“这……既然不是住吉会抓的人,那佐藤警官、高木警官他们在哪儿?”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住吉会的人正在搜寻,但是没有线索……”福田晴瞭表情变的凝重起来,然后忽然低声道,“……允文大人,刚才明之助在电话里说,他怀疑,佐藤、高木两位警官可能被东田他吃掉了……”

    冢本数美、灰原哀都惊讶地“啊”了一声,舒允文则是一脸无语:“……吃掉了?”

    妈蛋!血魇在常态下还吃人?

    拜托,在咱鬼巫师的传承里,血魇根本没这个操作好不好?

    “……明之助说,在东田、佐藤、高木进入杯户町美术馆附近的废弃建筑群后就失去了踪迹,我们住吉会的人把那里搜了两遍也没有找到人。所以,明之助手下的一个干部推断,东田吃掉了两位警官,然后自己逃走了……”

    福田晴瞭说完,一看舒允文的一张懵逼脸,又补充道:“……妖怪不都是要吃人的吗?”

    吃你妹??!他们这根本就是没找到人,然后脑洞炸掉自己乱想的吧?

    还有,谁规定妖怪一定要吃人的?

    舒允文懒得吐槽,摆了摆手道:“……东田是不会吃人的。另外,你让明之助先生继续找东田还有佐藤、高木他们……”

    “好的,允文大人?!?br />
    舒允文和福田晴瞭聊了几句,拿出手机想给目暮警官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想了想又把电话收了起来——

    话说,目暮警官现在只会咆哮,跟他解释估计也是白搭!

    嗯,还是等佐藤、高木出现以后,再打电话解释一下吧……

    舒允文琢磨着,没过多久,列车终于到站。

    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还有福田晴瞭快步走出车站,一起坐上了住吉会准备的豪华轿车,福田晴瞭才又问道:“允文大人,请问我们是现在就去公墓,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舒允文闻言一愣,抬手看了下手表,随口问道:“……埋葬东田先生的公墓远不远?”

    “距离车站这里稍远,开车过去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福田冬之助帮忙解释道。

    “一个小时啊……”舒允文想了想,开口道,“……算了,不用休息了,直接开车去公墓吧!”

    “好的,允文大人!”

    福田冬之助应了一声,司机已经发动了车子,向着公墓的方向开去。

    与此同时,杯户町的某家居酒屋外。

    柯南给阿笠博士打完了电话,跑回到了一群小鬼头跟前,笑着说道:“……好了,我已经跟博士解释过了,他会给大家的家里打电话,说大家都会住在博士家……”

    “哦!太好咯!”小鬼头们一起欢呼。

    柯南微微一笑,又开口道:“对了,博士还说,他好像发明了一个叫热带彩虹的东西用作表演,邀请我们去看……”

    “热带彩虹?表演?”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然后好奇地问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表演?”

    “不清楚,大概是烟火表演吧?”柯南撇了撇嘴,“博士说,那个东西炸开时,会发出七彩色的光芒,就像彩虹一样……”

    “那个东西会爆炸啊……”越水七槻皱了皱眉头,正准备再问,元太、步美、光彦他们已经拖着柯南、越水往居酒屋里面走,同时大声道:

    “好啦!好啦!不说这些了!烟火表演我们会去看的,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把案件解决掉才行!”

    “案件调查第一步,要先了解案情!案发的昨天晚上,东田先生就是在这家酒店里面喝酒喝到烂醉,所以我们要先从这里查起!”

    越水七槻闻言,不由得眯眼笑了笑:“……你们倒是挺专业的嘛!”

    “那当然,我们可是少年侦探团!”小鬼头们非常得意,柯南则是一脸呵呵呵——

    话说,这些都是他教给他们的……

    现在想想……这真特么作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