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二章 条子叔叔: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舒允文!~



    “东田英明的真实身份?”

    听着小田切敏郎的话,目暮警官微微一愣,然后一脸狐疑地说道:“……他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吗?我听调查人员汇报,他好像是喝醉酒以后冲动杀人,所以才会遭到逮捕……”

    “目暮警官,你错了。根据我们搜查四课的调查,那只是东田英明表面上的身份?!蹦磕壕倩懊凰低?,就被搜查四课的管理官石川克也打断。

    目暮警官扭头看向石川克也,石川从自己跟前的档案夹里面拿出了一张老旧照片,递给了目暮警官:“……目暮警官,你先看一下这张照片……”

    目暮警官皱了皱眉头,接过那张照片一看,顿时愣住了:“……这是……暴力团住吉会的主要干部聚会的照片吗?福田英司、福田晴瞭、麻宫志乃……这些人在照片里面都很年轻啊,应该是一张老照片吧……”

    “……嗯?!不对!站在福田晴瞭身旁的那个人……是东田英明?这怎么可能?!”

    目暮警官有点懵逼,石川克也则低沉着声音解释道:“目暮警官,这是一张二十年前的照片。一切就如同你所想的一样,东田英明的真实身份,是住吉会的干部,而且和福田晴瞭的关系很好……”

    目暮警官听到这里,忽然按了一下帽子,神情凝重地出声打断道:“……石川先生,冒昧的打断一下。说起东田英明,而且还是福田晴瞭的好友,我记得,二十年前住吉会内部好像……”

    目暮警官的正式入职时间,大概就在二十年前。

    当初住吉会内部秘密处死一个高层干部的事,在警方内部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可谓是人尽皆知!

    他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就叫东田英明……

    “没错,就是那个东田英明?!笔ǹ艘泊蚩说卑讣?,“……当初住吉会内发生了一起贪污公款的案子,他们内部进行调查,最后查到了东田英明身上,然后东田英明被住吉会内部秘密处死,尸体根据其遗愿没有火化,送回了他的老家广岛公墓安葬……”

    “……当初负责处死东田英明的人,就是福田晴瞭的父亲,福田英司!”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认为东田英明已经死了,真是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

    听着石川克也的话,目暮警官一脸懵逼:“……或许,这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

    “这种可能性基本上为零!”石川克也摇了摇头,“……因为,在我们搜查四课的调查中,福田晴瞭已经秘密地和东田英明接触了……”

    “那东田英明当初诈死、现在又伪装成一个小公司的职员,到底是为了什么?”目暮警官简直是一头雾水。

    “暂时还不知道?!笔ǹ艘惨涣衬?,“……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东田英明对住吉会的人非常重要!目暮警官,根据搜查四课的调查,今天下午,搜查一课的佐藤、高木两位警官开车押解杀人嫌疑犯东田英明回警视厅的途中,东田英明逃脱的事情,可能是住吉会设计的圈套,他们的目的……”

    “……就是救回东田英明!”

    “住吉会设计的圈套?”目暮警官张大了嘴巴,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松本清长在旁边开口道:“这是搜查四课的卧底提供的情报。根据线报,福田晴瞭的儿子福田明之助调用了住吉会的精锐骨干,在押解警车的必经之路上制造了两起车祸,然后还让两群愚连队的少年假意持械群殴,吸引了高木、佐藤的注意力,给东田英明制造了逃走的机会……”

    松本清长话落,石川克也接过话茬,继续说道:“……我们搜查四课的人得到消息后,立刻针对住吉会的此次行动展开部署,不过最后只抓住了一些住吉会的精锐骨干,东田英明顺利逃脱了。而且,据现场的警员说,他们看到佐藤、高木跑去追嫌疑人了……”

    逃犯是住吉会的重要人物……佐藤、高木跑去追犯人……两个人一起失去了联系……

    目暮警官脑中思索着,一瞬间脑洞大开,把所有细节都联想到了一起,惊愕道:

    “……等等!石川先生,你该不会是想说,佐藤、高木他们在追击东田英明时和住吉会的人遭遇,然后被住吉会……”

    “我们不排除这个可能,而且……”石川克也眯了眯眼睛,脑洞和目暮警官开的差不多,“……这个可能性极大!”

    “该死!他们居然敢对我的手下下手!”目暮警官咬牙切齿,一双虎目圆睁,“……福田晴瞭呢?!我们警视厅必须马上联络住吉会,保证我们警员的安全!”

    “他们是不会承认的?!笔ǹ艘灿锲林?,“……而且,就在下午四点钟,福田晴瞭坐新干线前往东田英明的老家广岛了……”

    石川克也说着话,又拿出一张照片,递给目暮警官:“这是米花车站内的视频截图……”

    目暮警官接过照片一看,照片上福田晴瞭等人正向着头等车厢走去,两侧一票住吉会的成员七十度弯腰行礼……

    妈蛋!这些黑社会真特么能装逼!

    目暮警官心里面吐槽一句,然后又仔细看了看照片,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

    卧槽?!这情况不对??!站在福田晴瞭身旁的那个年轻人,居然是舒允文?!

    这家伙怎么和福田晴瞭混到一块儿去了?!

    目暮警官正懵逼着,忽然之间,松本清长沉声道:“目暮,你也应该发现了吧?那个站在福田晴瞭身旁的人,是你的一位‘熟人’朋友,舒允文!”

    “呵呵呵……”目暮警官干笑两声,然后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或许只是个巧合吧?舒允文凑巧和福田晴瞭搭乘了同一趟新干线,而且凑巧在同一车厢里……”

    “目暮,你可不要被表现给迷惑了?!?br />
    房间里面,小田切敏郎一脸凝重:“你可能不知道。根据我们警方潜伏在住吉会中层的一个卧底的情报,指使福田明之助救走东田英明的幕后黑手……”

    “……就是那位高中生除灵师,舒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