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零章 柯南对不起,我好像把针扎你脖子上了~



    废弃大楼内。

    东田英明抱着步美,顺着楼梯向着楼顶跑去,柯南、越水七槻、佐藤美和子他们紧紧跟在身后。

    步美连连挣扎,大喊着“放开我”之类的话,东田英明跑到一个楼梯转角后终于停了下来,放下了步美,看着步**齿的脸庞微微失神,然后低声道歉:“抱歉,小妹妹,刚才吓到了你了,我不是有意要这么做的……”

    “啊……”步美噙着眼泪,有点发愣。

    东田英明伸出左手,抹掉了步美眼角的泪水:“……真的很对不起。我女儿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和我分开了,她要是知道我做了这样的事情,肯定会很伤心吧……”

    “……大叔?!辈矫劳橇撕ε?,眨了眨眼,然后余光落到了东田英明的手上,“啊咧”一声,“大叔,你的手上好像插着一根针哎!大叔你不疼吗?我来帮你拔掉它!”

    步美帮东田拔掉了麻醉针,东田道谢一声,然后听到下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继续向着楼上跑去。

    没过多久,柯南、越水七槻他们一起追了上来,看到步美后,急声问道:“步美,你没事吧?犯人呢?”

    “我没事!”步美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一指着楼梯,“那位大叔应该是跑楼顶去了!”

    “我们继续追!”

    一群人急吼吼地追到屋顶,然后看到东田居然利用横架的梯子,逃到了对面杯户町美术馆的楼顶去了。

    佐藤美和子见状,骂了一声“可恶”,抓着废弃大楼的排水管道,跳到了美术馆的逃生楼梯口,也就在这时候,高木涉气喘吁吁地从废弃大楼楼梯口跑了出来,大声地喊道:“佐藤警官!我来了!”

    美和子一枪打断了逃生楼梯口锁着门的链条锁,抬头大声吩咐道:“高木,你快点去美术馆楼下,和我上下夹击,决定不能让他逃掉!”

    “……是!”高木应了一声,然后又掉头向着大楼楼梯口跑去,柯南、越水七槻他们连忙追上,急声问道:

    “高木警官,你能不能说一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

    下午,六点四十分,开往广岛的列车内。

    绿色的头等车厢里面,住吉会培养的专属服务人员与厨师站在一旁,伺候着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福田晴瞭用餐。

    至于他们的晚餐,则是住吉会专门带上列车的蓝鳍金枪鱼生鱼片——这是一头捕杀时间不足一天的金枪鱼,鱼肉鲜美可口,味道非常不错,哪怕是在某些准备充足的高档宴会上,也不见得能吃的到。

    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一边吃着晚餐、一边聊着天,冢本数美扭头看了眼车窗外,看着缓缓坠落的太阳,轻轻“啊”了一声,抬手看了看手表:

    “允文君,现在六点四十,太阳下山了,夕阳看上去好美……”

    “嗯?!笔嬖饰牡懔说阃?,蘸了点儿酱料,往嘴里面送了一片生鱼片,瞄了一眼外面金灿灿的美景,“……现在路已经走了一多半了,等咱们抵达广岛时,天肯定全黑了……”

    福田晴瞭适时地开口道:“允文大人,这趟列车的到站时间,是在晚上八点十分……”

    舒允文微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又好奇地问道:“对了,福田会长,你们住吉会从警方手里抢回东田了吗?”

    “暂时还没有,我已经吩咐过明之助了,等他救回东田后,会打电话通知我……嗯,我这就问一下进展……”

    福田晴瞭扭头看向旁边的一个手下,那名手下立刻走到旁边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躬身回答道:

    “福田会长、允文大人,明之助少爷说,因为搜查四课的介入,他们不小心跟丢了东田,现在正在寻找……”

    福田晴瞭闻言,皱了皱眉头,斥骂道:

    “废物!”

    ……

    下午,六点四十分。

    柯南、越水七槻、高木涉、步美他们一起跑下了废弃大楼,跑向旁边的杯户町美术馆。

    高木涉“巴拉巴拉”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元太立刻斜着眼看向高木:“高木警官,你简直太不小心了吧?居然能让嫌疑人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这是会出大事的吧?!”

    “唉!就是说??!”高木涉一脸苦笑,继续跑着。

    柯南、越水七槻听着高木的陈述,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彼此对视一眼,然后越水七槻最先打破了沉寂,低声道:

    “喂,柯南,你也应该想到了吧?这件事情,怎么感觉像是一个圈套?”

    柯南一手捏着下巴,点头道:“是??!在同一条路上,先是前方出了意外堵车,然后后方又出了车祸,直接断绝了警车离开那条道路的可能……”

    “……当时佐藤警官离开警车去查看情况,紧接着却又有人在警车附近闹事,怎么看都像是在故意引留在车上的高木警官离开警车……”越水七槻皱着眉头,低声嘀咕着。

    “……他们既然把车子里的警察全都引开,那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那位嫌疑人东田先生了?”柯南一脑门儿问号,“……可是,那位东田先生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没什么特殊的身份??!”

    “……还有,如果他们的目标是东田先生,应该早就找机会把东田先生带走才对??墒?,东田先生现在却被佐藤警官他们追捕,难道这不是圈套……”越水七槻摇了摇头,脑子有点乱,然后挠头道:

    “算了,不想了,这或许只是一个巧合吧!”

    “嗯,或许吧?!笨履弦苍菔毖瓜铝诵闹械囊苫?,紧接着只见步美小萝莉凑到了柯南身旁,奇怪地问道:

    “柯南,你和越水姐姐两个人在说什么悄悄话??!”

    “呃……没、没什么啦!”柯南挠了挠头,然后目光落到了步美的右手上,微微一愣,“啊咧?!步美你的手里面是什么?”

    “是针??!”步美萌萌哒开口,“这根针刚才扎在那位叔叔的手上,我帮他拔下来的。不过,针这种东西乱扔的话,可能会伤害到别人,所以我就一直拿着……”

    妈蛋!这果然是咱的麻醉针??!

    听步美的话,麻醉针肯定是刺中了东田没错,可是东田为什么没事?难道真的是针的问题?

    博士那货不小心把水当成麻醉药装进针里面了?

    柯南正思索着,忽然间听到步美“哎呀”一声,扑到了他的身上,两手搂着柯南的脖子,连声道歉道:“抱歉,柯南,我刚才被石头绊了一下……”

    “我没事,你小心一点儿……啊哈……”柯南说着话,忽然觉得有点犯困,打了个哈欠,紧接着察觉不对——

    等等!我怎么会忽然犯困?这不对??!难道说……

    这时候,步美小萝莉忽然又是“啊”的一声,低头看看自己的右手,又看看柯南的脖子,一脸歉意地说道:“柯南真对不起,我好像把那根针扎你脖子上了……”

    柯南一脸无语地看着步美,慢慢地闭上了眼,带着一肚子的MMP,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