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三十五分。

    杯户町,某条拥堵的街道上。

    佐藤美和子坐在驾驶座上,用力地按了两下喇叭,然后皱眉道:“可恶!前面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一动也不动?”

    “呃……是??!该不会是出车祸了吧?”高木眯着眼睛,弱弱地问道。

    “不知道!算了,我下车去前面看看?!弊籼倜篮妥幼呦铝司?,然后站在车后座的窗户前,敲了敲窗户,认真地吩咐道,“……高木,嫌疑人就交给你来看守了,自己小心一点,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让嫌疑人逃掉!”

    高木应了声“是”,佐藤美和子快步走远,东田才又低声哀求道:“高木警官,我求求你了,请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还订了明天去美国的机票,打算去参加我女儿的婚礼……”

    “这个……”高木尴尬地挠了挠头,“……东田先生,你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

    高木正说着话,忽然间听到车子后方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高木微微一愣,打开窗户看了下后面,一脸苦恼地嘀咕道:“……后面那是……真的出车祸了??!真是的,本来还想前面堵死那就掉头换条路走的,现在道路两头居然都堵死了……嗯?那是……有人打架?”

    就在十几米开外的一挑小巷前,两伙头发五颜六色、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的少年正在相互推搡、骂骂咧咧。

    高木刚想下车阻止,但紧接着想到了自己还得看守东田英明,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脸无奈:“……可恶!看样子,只能让附近的巡逻警过来处理了……”

    高木用警车上的对讲机和总台联络了一下,然后继续盯着小巷前,却看到两伙少年居然不知道从哪儿取来了球棒、砍刀甚至还有一把猎枪,相互拼打着冲进了小巷里面。

    高木见状,简直是一脸懵逼——

    话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变得这么火爆了吗?一言不合直接就开干了?

    就他们手里面那些武器,真的要是开打的话,特么的分分钟就出人命的好不好?!

    还有,他们这次行动开的是警车??!这些人难道都没有看到警车吗?还是说,他这次开的是假警车?

    高木懵逼了一会儿,脑中幻想了一下小巷内有可能发生的“惨剧”,终于坐不住了,打算下车阻止,扭头对东田道:“东田先生,我现在得下车一下……啊咧?!人捏?!人捏?!东田先生?人怎么不见了?!”

    高木看着身旁空空如也的座位,又看看大开着的警车车门,整个人都僵住了。

    也就在这时候,高木看到佐藤美和子跑向马路对面的巷子,隐约还能听到美和子的咆哮声:“高木你个笨蛋在搞什么?!不是让你看紧嫌疑人吗?他怎么跑进对面的巷子里去了?!快点下车和我一起追!”

    “是!”

    高木连忙应声下车,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先跑进少年火拼的那个小巷里,大吼一声:“……我是警察,你们都给我住手!”

    高木吼完,又一看巷子里面的情况,然后不由得用力地伸手揉了揉眼睛,脸上表情那叫个懵逼——

    妈蛋!这是怎么回事儿?刚才明明有好多人的好伐?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这是……闹鬼了?

    ……

    杯户町,警车所在街道的某幢大楼内。

    福田明之助站在透明的落地窗前,看着一前一后跑进小巷里的东田和佐藤,听着对讲机中传来的声音:

    “……明之助少爷,计划出了一点意外,东田他没等那位叫高木的警察离开警车,就偷偷逃出了警车,还被那位女警官发现……现在那位女警已经追上去了,我们守在小巷里的人该怎么办?”

    “嗯,我在这里都看到了?!泵髦醋糯巴?,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的原定计划,是要把佐藤、高木都骗离警车,然后再让住吉会的人把东田偷偷拖进小巷里绑走,这样的手段足够温和、隐蔽,也不会和警方起什么冲突……

    可是,现在佐藤美和子追东田追进了小巷里面,要是还让小巷里的人按原计划绑走东田,这一切肯定会被佐藤看到。

    唉!允文大人为什么非得要求手段温和、尽量不惊动警方呢?

    这简直太不方便了……

    明之助想着这些,眯了眯眼,心中有了对策,向着对讲机内下达指令:“……让小巷里的人帮忙干扰女警,掩护东田逃走,另外再派人盯着东田,找个人少的地方把他抓??!”

    “好的,明之助少爷?!?br />
    对讲机里的人应了一声,没过多久,对讲机里又传来声音:

    “明之助少爷,我们派去追东田的人被搜查四课的条子围住了,看样子,这些条子应该是察觉到我们今天下午的行动,早就埋伏在这里了?;褂?,东田他没被条子堵住,顺利逃脱,那位女警也追了过去,看他们的方向,应该是去了即将拆除的杯户町美术馆那里附近……”

    “搜查四课的条子吗?这么重要的时候来捣乱!”明之助脸色有些阴沉,隐约明白,这是因为住吉会下午的一连串诡异行动,所以被搜查四课给盯上了——

    毕竟,搜查四课可是专门盯着他们暴力团的暴力团对策课……

    “……被围住的人不用管了,其他人立刻前往杯户町美术馆附近,尽快找到东田!”

    明之助冷声下达了命令,沉默了几秒钟,低声骂道:

    “妈的,混蛋!”

    ……

    “砰!砰!”

    一条小巷内,东田气喘吁吁地在前面跑着,佐藤美和子紧紧地追在后面,手中枪连开两枪,鸣枪示警:“……东田英明你马上给我站??!你逃不掉的!马上束手就擒吧!”

    东田一言不发,跑出小巷后两眼一扫周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跑到了杯户町偏僻无人的废弃旧城区,神情略微挣扎,然后一咬牙冲进了废弃大楼里面。

    废弃大楼的四楼,柯南、元太、步美他们继续排练着,越水七槻饶有兴趣地站在一旁,看着热闹。

    忽然之间,只听“砰”的一声轻响,东田英明从大楼的安全出口闯了进来,后面佐藤美和子也追了进来,嘴里喘着气、手中的左轮手枪瞄准东田英明的后背:“东田先生,不要跑了,现在请你慢慢地把双手举起来,站在原地不准动!”

    越水七槻以及柯南等人都是一脸懵逼,东田英明动作一僵,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的佐藤,然后忽然弯腰,带着铐子的双手卡住了步美的脖子,把步美抱了起来,挡在胸前:

    “可恶!你不准过来!”

    “??!这……”美和子眉头皱起,垂下了枪口,元太、光彦他们都吓坏了,大吼道:“步美!快放开步美!”

    柯南看着近在咫尺的东田,心里面骂了声“可恶”,然后神情凝重地抬起手臂,打开手表型麻醉枪——

    这个距离,他有十成把握能够射中!只要眼前这个人被麻醉晕倒了,步美自然也就安全了……

    柯南想着这些,小心翼翼地瞄准东田,然后“BIU”的一声,射出了麻醉针。

    麻醉针“嗖”的一声,刺进了东田英明的左手手背,柯南见状松了口气,一副得意的表情——

    这个家伙已经被他的麻醉针射中了,接下来肯定会马上晕倒!

    柯南得意地想着,等着东田英明晕倒,结果却见东田英明连吼了几声“不准过来”后,搂着步美跑到了通往楼顶的楼梯口……

    “呃……”柯南甩了甩脑袋,有点懵逼——

    妈蛋!人怎么没晕?那可是麻醉针??!

    他靠着麻醉针,麻翻了毛利大叔一百遍啊一百遍,现在居然没用?

    难道说……刚才那是一根假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