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时间临近四点。

    米花车站,开往广岛的月台前,两排西装革履的住吉会正式成员守在一节绿色车厢的门口,一个个表情严肃,神情冷峻,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

    月台前人来人往,过往的行人在看到这些人西装上的身份牌后,都畏惧地绕到了一旁,偶尔有那么一两个迷糊鬼走到绿色车厢附近,立刻就会有两个大汉站出来,把他邀请到旁边,说一下住吉会的身份,“请”他有多远滚多远——

    日本暴力团虽然是合法的、而且帮派业务和普通民众没有太多交集,但黑社会毕竟是黑社会,对普通民众而言,有着绝对的威慑力。

    一大票住吉会的正式成员齐聚于此,足以让普通老百姓敬而远之了。

    车站内,帝丹高中二年级B班的会泽荣介、中道和几个朋友一起下了环状线,远远地站在一旁,畏惧地盯着那两排大汉,会泽荣介的一个朋友低声道:

    “天呐!那些都是住吉会的正式成员,他们站在头等车厢前做什么?是有什么大人物要出行吗?”

    会泽荣介也是连连点头:“对对对!肯定是个暴力团的大人物!喂,中道,你这家伙不是说,如果升学考考不上好大学的话,就要加入暴力团吗?要不要现在过去和他们打一下招呼,先加入愚连队?”

    “会泽你给我滚开!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我要是敢加入暴力团,我老爸绝对会打死我的!”

    中道伸手在会泽荣介的头上拍了一把,会泽荣介立刻反击,打打闹闹。

    两个人正打闹着,忽然之间,旁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会泽荣介?中道?你们好啊,你们怎么在这里?”

    会泽荣介、中道“啊咧”一声,一起扭头看去,只见一个他们非常熟悉而又畏惧的人站在旁边,奇怪地看着他们两个。

    两个人微微一愣,然后立刻问候道:“……原来是舒同学?啊……还有数美学姐,你们两位好,我们刚刚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刚刚下了环状线……”

    “原来是这样啊……”舒允文点了点头。

    中道又笑着问道:“舒同学,你和数美学姐这是要……”

    “……我们有事要去一趟广岛?!笔嬖饰乃婵谝凰?,也就在这时候,车站内响起了“东京→广岛”列车发车广播词,舒允文连忙摆手道,“……得!不说了,我得赶紧上车了,再见?!?br />
    “舒同学再见?!?br />
    会泽荣介、中道道别一声,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以及福田晴瞭快步走到了住吉会守着的头等车厢前,紧接着只见两排住吉会成员一起躬身行礼,大声道:

    “允文大人,福田会长,请上车!”

    “呃……”舒允文被这些人的声音吓了一跳,嘴角抽搐了两下,扭头看了一眼会泽荣介和中道,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你们这些家伙搞毛线??!搞这么大排场,回头学校里面又要开始流传哥的传说了……

    舒允文叹了口气,拉着数美上了车,站台前的会泽荣介、中道以及他的朋友们都是一脸懵逼。

    几秒钟后,会泽荣介的一个朋友才惊呼一声:“天呐!会泽荣介,刚才那个人是谁?是你的朋友吗?”

    “原来住吉会等候的大人物就是他??!”

    “还有,你们刚才听到了吗?站在他旁边的人是福田会长,住吉会的会长??!”

    “居然是住吉会的会长亲自陪伴,他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

    会泽荣介、中道听着朋友们叽叽歪歪,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惊惧地说道:

    “他、他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一个除灵师……”

    ……

    下午,时间六点半。

    杯户町,东田英明的公寓楼下,高木、佐藤把东田英明押进了警车里面,开口道:“东田先生,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到警视厅再谈吧?!?br />
    “谈?有什么好谈的?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没杀人……”东田英明失魂落魄地呢喃着。

    高木、佐藤对视一眼,然后佐藤美和子坐在了驾驶座上,高木则和犯人一起坐在车后座,眯眼笑着说道:“……您如果觉得您是冤枉的,那您可以到警视厅以后再说。佐藤警官,我们开车吧?!?br />
    “好?!泵篮妥佑α艘簧?,车子缓缓前行。

    与此同时,道路边一个穿西装制服的人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明之助先生,负责此次案件的高木、佐藤两名警官刚刚带着目标离开,朝您所在的路口开去,大概五分钟后到达……”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钡缁袄锎锤L锩髦纳?,“……真是的,我们明明早就能冲进公寓、把东田从警方手里面抢回来,结果允文大人却要求我们手段温和一点,尽量不要惊动警方,一件本来简单的事情搞的这么麻烦……”

    “……杉本,你开车跟在警车后面,找机会制造车祸,堵住警车的退路。我也会在路口这里制造纷争,争取把两个警察都给引开,然后‘救’走东田……”

    “好的,明之助先生?!鄙急居α艘簧?,紧接着听到电话里传来“咚”的一声——

    那是车子相撞的声音……

    ……

    下午,六点半出头,天色昏黄。

    杯户町,某废弃大楼,柯南、步美、光彦、元太四个小鬼头刚刚排练结束,凑在一起边吃越水买的零食边聊天:

    “多亏了越水姐姐帮忙,如果不是有越水姐姐开车带我们过来的话,想找这样一个安静的地方排练,真的好难哦!~”

    “是啊是??!越水姐姐还帮我们准备了零食和饮料,真是大好人!”

    “只是可惜了,灰原要去实验室做实验,没能陪我们一起来?!?br />
    “今天她的戏份都没怎么排练,明天一定要让她好好排练才行!”

    “对对对!她如果不来的话,我们就去她的实验室找他!”

    “……”

    几个小鬼头叽叽喳喳,越水七槻看着这一幕微微笑着,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向着柯南摆了摆手:“……喂,柯南,你过来一下,我有事问你?!?br />
    柯南“啊咧”一声,走到了越水七槻身旁,卖萌地笑着:“越水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

    越水七槻微微一笑,开口问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这小鬼的推理能力也很不错,所以想要问一下,你有没有什么关于时津润哉被炸死一案的相关线索……”

    “时津润哉案的线索?”柯南微微一愣,眉头蹙起,“……越水姐姐你还在调查这起案子吗?”

    “是??!可是我调查来、调查去,除了调查出时津润哉来到东京后经常去米花町的一家酒吧外,再也没有其他线索了?!痹剿邩灿昧ψチ俗ネ贩?,然后认真地说道:

    “嗯,我有一种预感,他的背后,说不定是一个很厉害、大规模的犯罪组织,舒允文他好像知道一点什么,我偷偷问过他,他却不和我说……”

    柯南听着越水七槻的话,表情看似正常,心中念头转动着——

    舒允文那个家伙没有把黑色组织的事情告诉越水七槻吗?

    不过,这样也对,对越水七槻保密,也就不会把她牵连进来。

    组织的存在,越多人知道就越危险!

    既然舒允文保密了,那他也唯有选择保密了。

    柯南心中思索着,然后忽而微微一笑,天真而又可爱:“……抱歉,时津润哉被杀一案,人家也没什么线索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