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办法吗?”

    福田晴瞭等人都松了口气,恭敬地问道:“……请问,您的办法是……”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福田会长,‘魇’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觉得自己还没有死,所以消灭魇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告诉它‘你已经死了’,它自然而然就消散掉了……”

    周围的人听的一脸懵逼,几秒钟后,麻宫志乃才一副“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问道:

    “……允文大人,真的就这么简单?”

    “没错,对付普通的魇,确实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你让它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自然就解决了……”舒允文说着话,又扭头看向福田晴瞭,只见福田晴瞭神情犹豫,欲言又止。

    舒允文见状,微笑着说道:“……福田会长,你是不是想说,你已经和东田说过‘你已经死了’这句话了?”

    福田晴瞭立刻点头道:“没错,五天前我在看到他的时候,害怕的要命,当场就说了一句‘你不是已经死了吗’,结果东田他却说我在开什么玩笑,他一直都活的好好的……”

    “……为了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甚至还假借东田生活在美国的女儿的名字给东田寄了一封信,谎称她要结婚,试探东田的身份……”

    舒允文微微一笑,打断福田晴瞭,笑着说道:“我刚才都说过了,那是普通的‘魇’。不过,血魇和普通的魇又有些不同,因为血魇的魂魄是残缺的,所以在它的魂魄凑齐以前,‘你已经死了’这句话对它是无效的……”

    “无效?魂魄残缺?”周围的人持续懵逼中,松下平三郎忍不住问道:“允文大人,血魇的魂魄为什么会是残缺的?”

    “因为气血!”舒允文喝了口咖啡,继续解释,“……魇之所以会变成血魇,就是因为它在死的时候,带走了它尸体上的活人气血,但是也正因为这一份气血强行融入魂魄,所以三魂七魄中的某一部分会被气血‘挤’出来,附着在尸体上,永远不会消散……”

    “……嗯,简单点儿说,就是互换了一下……”

    舒允文说到这里,又忽然问道:“福田会长,你这段时间既然有所行动,那一定也应该发现,东田身上有一些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吧?比如说身体虚弱容易生病、精神萎靡等等……”

    “这个……”福田晴瞭认真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他好像没有这一类的问题???对了,我听手下说,他好像非常嗜睡。我曾派手下晚上的时候去他家里面偷偷调查,一个手下不小心在他旁边摔碎了一个杯子,他都没醒过来……”

    舒允文闻言两眼一亮:“哦?真的?那他不是嗜睡,而是七魄中‘尸狗’没了?!?br />
    “尸狗?”众人一脸惊愕。

    “三魂七魄分为胎光、爽灵、幽精三魂和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七魄,其中尸狗位于人体顶轮,管体表层,代表警觉性和预警能力!如果东田真的像你说的一样,那他绝对不是嗜睡,而是魂魄里面‘尸狗’残留在了尸体上……”

    舒允文随意地解释着,然后又继续问道:“……对了,东田的尸体,你知道在哪儿吧?”

    话说,想要用最简单的办法消灭血魇,必须得先把它的魂魄凑齐才行。

    要是东田死后,尸体被丢进海里、扔进山里找不到了神马的,那可就麻烦了!~

    福田晴瞭闻言,连忙点头道:“尸体我知道的!东田是广岛人,他死了以后,尸体被送回老家、安葬在了他家附近的公墓……”

    舒允文微微一笑:“那就好说了。接下来,只要去广岛那个公墓一趟,找到东田的残魂,然后把残魂送入东田体内,再对他说一句‘你已经死了’,那就可以了……嗯,东田他现在在哪儿?”

    “东田吗?”福田晴瞭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之前曾经想要消灭掉东田,结果发现他根本死不了,后来我接到了他的电话,因为害怕他这个怪物报复,现在连监视他的人手都撤离了……”

    “……不过今天是星期六,他应该留在家里面休息,我可以让手下马上调查一下……”

    “那就调查下吧?!笔嬖饰乃婵诜愿?,“找到他,然后让你的手下盯紧他,不要让他跑了……嗯,你的身体因为血煞影响,或许只有两天寿命,所以我们最好抓紧一些,一天之内搞定……”

    舒允文说着话,又无奈地看向身旁的数美酱——

    唉!本来说好要和数美酱一起约会的,现在又特么被毁了……

    咱想和数美好好约个会怎么这么难?

    嗯,一定是某些单身狗的怨念在作祟……

    “我知道了,允文大人,我这就让人盯紧东田。另外,接下来要给您添麻烦了!”

    福田晴瞭可不知道舒允文在想些什么,恭敬地行礼后,扭头向着身后的一个壮汉点了点头,那个壮汉立刻拿出手提电话走出了会客室,应该是找人调查东田英明去了。

    会客室里面,福田晴瞭等人继续恭维和道谢,舒允文微笑着颔首,然后有点无奈地说道:“……福田会长,这么说虽然有点不客气,但如果不是你在东田处决之前多此一举,跟他说了那样的话,这只魇或许根本就不会形成……”

    话说,这家伙当初也真是没事找事儿??!

    东田被处死就被处死吧,你非得为了安慰他,还编了一通瞎话,让东田的灵魂觉得自己没死,魂魄带着活人气血跑了,现在成麻烦了……

    “这……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福田晴瞭略带尴尬地苦笑一声,“……我当初只是想让他在临死之前好过一点儿而已,没想到……”

    众人随意地聊着天,没过多久,那位出去打电话的壮汉走了进来,向着众人一躬身,然后结结巴巴地说道:“福田会长,允文大人,东田、东田先生的事情,出了一些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福田晴瞭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问道,“……等等!他该不会已经去美国了吧?”

    他当初让手下寄给东田的那封假信里面,写的东田女儿的结婚时间就在五天后,所以东田也很有可能会现在就去美国……

    “不、不是的?!弊澈毫σ×艘⊥?,然后表情古怪地说道:

    “……东田先生他好像杀了人,现在已经被警方逮捕了……”

    “呃……”会客室内,舒允文等人听着这话,都是一脑门黑线——

    我勒个去!那只鬼怪血魇居然被警察逮捕了?

    好吧,条子叔叔,你们果然是666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