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内。

    萝莉哀坐在沙发上,把录像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把录像带退出录放影机,犹豫了一会儿,眨了眨眼,又重新把录像带收了起来,微微一笑:

    “舒允文那个除灵师虽然有点变态,但说的却挺有道理,这份录像带确实应该留下来……”

    这些里面,确实都是她的回忆??!

    萝莉哀想着这些,又忽然想起舒允文海中袭她胸、之后又在家里面吐槽她身材平板的事情,一脸不高兴——

    尤其是吐槽她的身材这件事,这简直不可原谅!

    萝莉哀瞪着一双死鱼眼,在厨房逛了一圈后,走进了盥洗室里面,待了足足五分钟才走出来,然后拿着录像带走向卧室,娇小的身影后,隐约可见恶魔的影子浮现……

    ……

    转眼间,时间到了第二天早上。

    早上七点半,舒允文打着哈欠醒来,穿着睡衣走到了客厅,和萝莉哀打了声招呼后,开口问道:

    “成实,今天早饭吃什么???”

    “汉堡配牛奶,汉堡已经做好了?!背墒档纳舸胧嬖饰哪灾?,“……允文大人,我这就给您热牛奶,您先去洗漱一下吧?!?br />
    “嗯,好的……”舒允文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走进了盥洗室里面,接了热水,在牙刷上挤了牙膏,刷起牙来。

    牙刷捅进嘴巴里,舒允文刚刷了没两下,然后忽然整个人都僵住了,一股难言的辛辣、呛鼻味道充斥满了舒允文的口腔,还往舒允文的鼻腔、眼睛涌去,一瞬间七窍全通,然后眼泪“刷刷”地往下流——

    尼玛!这个味道是……芥末?!老子的牙膏怎么成芥末了?这是谁干的?!

    舒允文含泪懵逼,把可疑人选一一进行排除,最后只剩下了某只可恶、残暴、报复心超强的腹黑萝莉,嘴角一阵抽搐,咆哮道:

    “灰原??!你搞毛线?。?!”

    “唔……”客厅的餐桌前,早就已经穿戴好的腹黑萝莉微微一笑,抬头看向厨房里一脸懵逼的成实和明美,微笑着说道:

    “……姐姐,能麻烦你帮我把我的那份汉堡打包吗?我想带去学校吃?!?br />
    “呃……好的?!泵髅酪疾鲁隽耸裁?,火速帮萝莉哀打包好了汉堡,成实则飘进了盥洗室里面看情况。

    半分钟后,萝莉哀提着汉堡和午饭的便当走出家门,舒允文也和成实一起走了出来,手里面拿着一条毛巾,两眼飙泪:

    “灰原呢?!她跑哪儿去了?”

    “呃……她已经先去学校了?!泵髅烙械戕限蔚仄绞嬖饰母?,一脸歉意,“……允文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我刚才刷牙,从牙膏管里面挤出了芥末……”舒允文持续飙泪,“……灰原这家伙……看我回头怎么收拾她??!”

    “唔……”明美看看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扭头看了眼门口——

    志保她好狠??!难道是因为被摸了胸部的缘故?

    昨天睡觉前,志?;垢г构饧虑椤?br />
    明美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向着舒允文比划道:“……抱歉,允文大人,这件事情其实是我做的……”

    “呃……”舒允文泪眼朦胧地看着明美,一脑门儿黑线地吐槽道:

    “……明美,你妹妹要是不那么腹黑,我特么差点儿就醒了!”

    拜托,背锅也是要讲究基本法的??!

    你这么强行背锅,是不是觉得咱的智商只有个位数?

    这姐妹俩,太特么欺负人了……

    ……

    帝丹高中,中午休息时间。

    室外操场上,一群躁动的骚年在操场上挥洒着青春的荷尔蒙,舒允文、冢本数美、小兰、园子则坐在操场旁的树荫下,一边吃着午饭,一边聊天。

    冢本数美端着盒饭,听着小兰详细说着这个周末发生的事情,连饭也无暇吃:“……这个周末,你们居然遇到这么多事情,而且还这么危险?早知道,我就不去北海道了……”

    小兰微微一笑:“还好啦!虽然很危险,但是大家都没出事,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而且,也不能说没有好事发生吧?比如说园子,她和她亲爱的阿真,应该确定关系了吧?”

    “??!~”园子脸一下子成了红苹果,然后大大咧咧地抱怨道,“……就算确定关系又怎么样?阿真他马上就要出国留学了,跨国恋哎,想想心也累……”

    园子顿了顿,又忽然问道:“对了,小兰。我和阿真昨天还遇到了你的青梅竹马新一,他当时好像就是从水水晶赶去广场那里的……这么说来,你和你的新一一定也见面了吧?有没有和他好好聊聊???”

    “呃……这个……”小兰立刻想起了水底下的拥吻,扭头瞄了一眼舒允文,摇了摇头,“……我们是聊了一会儿。不过,我后来越想越觉得那个新一有点怪怪的,就好像……就好像……”

    小兰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往下去。

    “唔……”舒允文扭头看向小兰——好吧,小兰这第六感真的挺强的??!

    园子则撇了撇嘴:“有什么怪怪的?还是那么臭屁!而且,那家伙居然又偷偷溜走了……”

    园子和小兰聊着天,冢本数美则扭头看向舒允文,看了一眼盒饭里的食物,“啊咧”一声,奇怪地问道:“允文君,你的便当怎么没怎么吃???是我做的不合你胃口吗?”

    “呃……不是,这便当非常好吃?!笔嬖饰牧⒖掏炖锩娌说愠缘?,“……就是我没什么胃口而已……”

    话说,腹黑萝莉哀的终极芥末牙膏杀伤力太大了,他的脑壳现在还觉得透着气呢,吃东西神马的,根本就没胃口啊……

    “没胃口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园子好奇地凑了过来,“话说起来,允文大人你今天来学校以后一直流眼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舒允文吸了吸鼻子,叹了口气——

    唉!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与此同时,帝丹小学二年级B班的教室里面。

    元太、光彦、步美他们吃完了便当,凑在柯南、萝莉哀身旁,一脸奇怪:“柯南,你今天是怎么了?整整站了一上午了,连吃便当都站着……”

    柯南瞪着一双疲惫的死鱼眼,扭头乜了元太他们一眼,一脸不开心——

    妈蛋!你以为咱喜欢站着??!昨天晚上咱的屁股被老妈的皮鞭抽了不知道多少下,肿的都发亮了,坐下得疼死!

    柯南没有回答问题,元太、光彦他们彼此对视一眼,嘿嘿一笑,然后一起偷偷走到了柯南身后,四只手按住了柯南的肩膀:

    “柯南你给我坐下吧!”

    柯南腿一软,“啪”地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几秒钟后,一声凄厉而又绝望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