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你还特么跟我扯“红星二锅头”?!

    柯南扭头瞪着舒允文,想起自己之前被舒允文这个扯淡的“代号”吓住的事情,一脑门儿黑线:

    “……喂!你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组织的人了?那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你既然要伪装成别人来日本,为什么要选择‘舒允文’这个人,而不选择一个没有任何亲人的孤儿呢?那样岂不是更好伪装?”

    “……还有,你既然是别人伪装的,那一定是戴了伪装面具了吧?你敢不敢让我揪你的脸一下?”

    卧槽?这小鬼现在连咱都敢???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不打算讲理了,直接一拳头砸到柯南的脑门儿上:“……警告你,给我好好说话,不准大声吼灰原,要不然我就把你就是新一的事儿告诉小兰!”

    “呃……”柯南捂着脑门儿,心里面一群可爱的羊驼崩腾而过,一会儿跑成“尼玛”,一会儿跑成“卧槽”……

    柯南怒视舒允文,萝莉哀这时候开口道:“……关于这种药物的研究,我最初也是被逼的,他们威胁我……”

    “呃……”柯南扭头看向灰原,看着灰原冰蓝色眸子中的那一缕无奈,心中的怒意忽然消散了大半,“……是吗?”

    “是啊……”萝莉哀点了点头,柯南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又忽然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组织的情报?像是他们的人员、据点之类的!我一定要抓住他们,把他们绳之以法!”

    舒允文看着柯南这中二侦探之魂爆发,一脸无语,萝莉哀则随意地回答道:

    “组织的情报吗?抱歉,我只是组织的一个科研人员而已,一直活动的场所,也只是在组织的药物研究实验室,具体情报什么的,我知道的也不多……”

    “药物研究实验室?”柯南两眼一亮,“……那家药物研究实验室在什么地方?名字叫什么?”

    萝莉哀抬头看向柯南,轻笑一声:“你想潜入那家药物研究实验室找线索吗?恐怕让你失望了,那家实验室,在我逃离组织的时候,就已经被毁掉了……”

    “被毁掉了?”柯南愣了一下,然后追问道,“……你为什么要逃离组织?”

    “因为他们杀掉了我的姐姐。我的姐姐也是组织的外围成员,被组织的人杀掉了……”灰原哀回答,同时抬头看了一眼飘在空中的宫野明美,微微一笑,“……我的姐姐死后,我私自中止了APTX-4869的药物研究,组织也因此想要处决我。我当时认为我必死无疑,所以就服下了藏好的APTX-4869想要自杀,没想到却像你一样变小了……”

    “……后来,我从实验室的垃圾口逃了出来,然后就遇到了舒允文……”

    或许是因为萝莉哀话里的信息量太大,柯南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又凝重地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变小的事情,那个组织已经知道了吗?”

    萝莉哀微微一笑,开口道:“……这你就得感谢我了。一直以来,组织其实都把APTX-4869当成一种新开发的毒药来使用。当时在你服下APTX-4869以后,组织一直没有在报纸上发现你死亡的消息,所以曾经到你家里面秘密调查过,我也是随行人员之一……”

    “……在调查中,我发现你幼年时期的衣服都消失不见了,再加上我在实验中成功地让小白鼠恢复到幼儿时期,所以我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不过,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组织,而且还把你的跟踪调查情况从‘不明’改成了‘死亡’……”

    “……毕竟,你很可能是一个珍贵的实验体,如果被组织找到并杀掉的话,太可惜了……”

    “呃……”柯南嘴角一阵抽搐——合则你老早以前就把咱当成小白鼠了???!

    萝莉哀看着柯南,又继续说道:“……当然,我现在脱离了组织,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组织的叛徒。如果组织对我这个叛徒起疑,并且发现我之前曾经修改过名录的话,或许会重启调查也说不定……”

    柯南闻言,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喂!我说你收留这样一个危险的女人,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担心什么?”舒允文撇了撇嘴——

    话说起来,萝莉哀的“来路”可是很清楚的;至于收留她可能会和黑色组织对上……嗯,为了明美这么一个圣灵,足够了!

    “呃……你的心可真大!”柯南一脸无语,然后又轻声嘀咕道,“……如果我家里面住着这样一个女人的话,我恐怕连睡觉也睡不好了……”

    柯南说着,语气停顿了一下,继续问舒允文道:

    “……话说起来,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工藤新一变小的?还有,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有黑色组织存在的?”

    “这个……要不你猜一猜?”舒允文看着柯南,一脸纯洁——嗯,他总不好说,他上辈子就知道这事儿吧?

    柯南听着舒允文的回答,一脑门儿黑线——猜?猜你妹啊猜!你特么就是不想告诉我!

    柯南哼哼了两声,然后开口问道:“……这件事情不说了,你手里面应该有关于这个组织的情报吧,跟我分享一下吧……”

    “没有?!笔嬖饰囊×艘⊥?,“……这个组织的成员手黑着呢,只要是有可能暴露他们的情况,下手绝不留情。就像这次的时津润哉一样,直接就被炸弹炸死了,还捎带着烧毁了一个时津润哉和贝尔摩德碰头的酒吧……”

    “呃……”柯南嘴角一阵抽搐,“酒吧?什么酒吧?!”

    妈蛋!你这货到底知道多少黑色组织的事情?咱还根本不知道有这家酒吧的存在呢!

    舒允文撇嘴道:“就是他们组织的一个据点酒吧,地点位于米花町,主要供组织内部成员与一部分外部成员会面、接触等等……那家酒吧已经被烧成灰了,你现在就算去了,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好吧……”柯南眯了眯眼,萝莉哀这时候又继续说道:

    “……所以,工藤新一,我必须得警告你。你就算想要调查组织,也一定要隐藏好你自己,千万千万不要被组织的人发现、找到你的马脚。一旦你暴露的话,会被杀的可不止你一个人,你的父母、毛利先生、毛利兰、元太、步美、光彦,甚至连我和除灵师,都会受到影响,成为他们的目标……”

    “……都有可能会被杀掉的!”

    萝莉哀话落,舒允文又紧接着警告了柯南一遍:“我说,你一定要给我记住了!不为你自己想想,你也为周边的其他人想想,明白不?我可是答应了灰原她姐姐,要照顾好灰原,绝不让她出事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柯南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惊愕地问道,“……你认识她姐姐?等等!她的姐姐该不会是……”

    柯南一下子想到了那个仓库中发生的事情,两眼难以置信地扭头看向灰原。

    萝莉哀微微点了点头,回答道:

    “……没错,我的姐姐叫宫野明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