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二锅头……这就是你的代号吗?”

    柯南说着话,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舒允文的动作,想要从中寻找破绽:“……你这家伙……隐藏的还真好!”

    舒允文邪魅一笑,枪口依旧指着柯南,阴仄仄地说道:“……那是当然,要说伪装,就算是千变魔女贝尔摩德也比不上我!自从我来到东京后,那些BOSS的走狗就在到处找我,但我现在依旧好好的……”

    柯南听到贝尔摩德这个名字,瞳孔又是一缩:“……组织的人在找你?”

    “是啊,没错?!笔嬖饰陌岩磺薪桓远?,随口乱扯,“……BOSS他想杀我,所以我就带领华夏分部叛变了,然后他就更想搞死我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那灰原呢?灰原她是怎么回事儿?”柯南继续问着问题,拖延时间、寻找破绽。

    “她是组织里的特级研究人员,我对她的研究很感兴趣,所以就亲自来邀请她跟我回华夏?!笔嬖饰哪远创罂?,地球人已经阻止不了他了,“……不过,我可真没想到,她的研究居然会如此有趣,而且还出现了你这样一个特殊的实验体……”

    萝莉哀听着舒允文胡扯,终于忍耐不住了:

    “……红星二锅头,你还打算和我的小白鼠聊一晚上、把组织的事情都告诉他吗?咱们快点杀了他吧,我还想趁热解剖呢!”

    话说,舒允文这一连串胡扯,猛一听没问题,但只要仔细一想,里面全特么是破绽。

    这家伙要是再多说几句,被柯南发现异常的话,这吓唬人的计划可就失败了??!

    舒允文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好吧,雪莉?!?br />
    顿了顿,舒允文又扭头看向柯南道:“抱歉了,工藤同学,我这就送你上路。当然,黄泉路上你也不会太寂寞,要不了多久,和你有关系的人,像是小兰、毛利先生、阿笠博士、你的父母,甚至还有步美、元太、光彦他们,都会过去陪你的……”

    “……工藤同学,你受死吧!”

    ……

    米花中央医院。

    阿笠博士的病房内。

    阿笠博士手里面拿着手机,听到舒允文那句“我这就送你上路”后,终于忍不住拨通了报警电话。

    电话立刻接通,对面传来了女接线员的声音:“您好,这里是110,请问是案件还是意外?”

    “是案件!”博士听着设备里的声音,舒允文正在放话要把所有和柯南有关的人全部杀掉,急切地说道,“……有两个犯罪组织的人,他们现在正拿着枪,想要杀掉一个孩子,还放言说要杀掉更多的人……”

    “什么?这位先生,请你说的具体一点,犯罪现场在哪里?我们立刻出警!”接线员听着这话,顿时也着急了——

    持枪案,杀小孩子,这是绝对的大案子??!

    也就在这时候,舒允文家中,柯南一脸愤怒和绝望,张口大声说道:“等一等!你们不能对其他人出手,他们都是无辜……”

    柯南话没说完,舒允文、萝莉哀已经一起开枪,伴随着“biubiubiu”的声音,一股股深褐色液体从枪口喷出,“pia”了柯南一脸,吓得柯南“啊啊”连叫两声,然后整个人都懵逼了。

    紧接着,柯南扭头看向舒允文和萝莉哀,在看到两个人那欠抽的笑容后,心里面仿佛有千万头羊驼欢乐地奔腾而过,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尼玛!你们这俩货居然在整我?!我特么刚才还以为真的要被杀啦??!

    与此同时,阿笠博士耳朵贴着窃听用的耳机,听到了柯南的“啊啊”两声“惨叫”,两眼一红,低声对接线员说道:“……来不及了,他们已经开枪了……”

    “抱歉,请您告诉我们犯罪现场的地址,我们会马上赶到,不会让犯人逃走的!”接线员小姐的声音掷地有声。

    阿笠博士沉默了几秒钟,抽泣着准备说出舒允文家的地址,忽然听到了耳机中又传出了柯南的咆哮声:

    “卧槽!你们这两个家伙搞什么鬼?!舒允文!我去你大爷的红星二锅头,吓死老子了!”

    病房内,阿笠博士一脑袋黑人问号:“……喵喵喵?!”

    ……

    舒允文家的别墅内。

    客厅的沙发前,舒允文、萝莉哀看着满头、满脸不明液体的柯南,笑吟吟地说说道:“哟!柯南你好聪明??!居然看出来我们是在吓唬你!~”

    尼玛!你特么居然死不要脸地承认了?

    柯南嘴巴再次张开,正准备破口大骂,忽然一滴深褐色不明液体滴进了柯南的嘴巴里,一瞬间柯南的味蕾差点没炸开:

    “……你们这两个家伙,水枪里面到底灌了点儿什么玩意儿?!”

    “也没什么啦!我们就是把厨房里的调味料混了一点儿,像是孜然啦、辣椒啦、芥末啦、酱油啦、花椒粉啦之类的……”舒允文笑嘻嘻地回答,然后看着柯南,“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爽?我爽你妹!

    柯南狠狠地瞪了舒允文一眼,然后眼睛里面进了一滴不明液体,鼻子还闻着浓浓的刺鼻气味,实在是忍不住,一边咳嗽着,一边流着眼泪。

    柯南无奈,伸手抓起了桌子上的纸巾,擦着脸上的污渍,结果不小心把一部分液体擦进了眼里面,这下子连眼也睁不开了,深深地体会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辣眼睛”,眼泪更是“哗哗”的。

    舒允文一看柯南的惨样,忍不住开口道:“喂!不就是吓唬了你一下嘛,至于哭成这样?”

    哭?哭个毛线??!

    柯南勉强睁开眼,眯缝眼居然也有杀气:“……魂淡~!~我这是被呛的、辣的!这缺德主意是谁出的?”

    “是他?!甭芾虬е鞫俦ㄊ嬖饰?,“……他提议要用调味料,这东西也是他调出来的!”

    舒允文一脸无语,扭头看向萝莉哀——

    我勒个去!萝莉哀你这出卖队友出卖的太干脆了吧?咱不带你这样的??!

    舒允文一脸不开森,又看向柯南,揭灰原的老底儿:“……柯南你就知足吧,灰原她本来打算用浓硫酸的,幸亏被我拦住了……”

    柯南无语凝噎,眼泪啊止不住的流:“……你们这两个……”

    “……魂淡啊啊啊啊~!~”

    病房内,阿笠博士听着耳机中传来的对话声,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手提电话里面,接线员小姐又一次急声问道:“这位先生,您没事吧?麻烦您告诉我们犯罪现场的地址可以吗?”

    阿笠博士手里面拿着电话,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才开口道:“……接线员小姐,我跟你说,那两个拿水枪的人太凶残了,水枪里的液体居然是辣椒、芥末、酱油这些调味料勾兑起来的,那个被水枪打中的小孩儿当场就被呛哭了……”

    “……”电话里的接线员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这哪来的傻X老头,水枪也叫枪?

    妈的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