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七点半,舒允文家中。

    厨房里面,舒允文、萝莉哀凑在他们精心配制的“弹药”前面,吸了吸鼻子,然后鼻翼抽动了两下,一起打了个喷嚏——

    妈蛋!他们两个配出来的“弹药”味道简直太清新脱俗了,只是闻了一下,就觉得要升天了啊……

    舒允文身旁,萝莉哀用力吸了吸鼻子,皱着眉头道:“……你辣椒放太多了,呛鼻子?!?br />
    “还说我?你刚才也往里面加了不少芥末油吧?”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继续说道,“……嗯,不说这些了,咱们先把‘弹药’灌进枪里……”

    萝莉哀闻言,立刻把水枪递给了舒允文:“……你帮我灌,太齁鼻了……”

    “呃……”

    好懒的一只萝莉!

    舒允文撇了撇嘴,接过手枪,把“弹药”灌进手枪里面密封好,然后凑着鼻子又闻了闻——

    你还别说,这高档仿真玩具手枪质量就是好,从手枪外面闻着,居然都没什么味儿……

    舒允文把两把仿真水枪的“弹夹”灌满,这时候,只见山口达男从外面飘了进来,直接飘到了舒允文的跟前:“……允文大人,柯南他马上就要到了……”

    “马上就要到了?他现在在哪儿?”舒允文愣了一下,连忙问道。

    山口达男立刻回答道:“……就在附近的街道口,走路过来大概需要四五分钟……”

    “这么快?”舒允文连忙把多余的酱料倒进了池子里面,然后打开厨房的抽油烟机和室内换风扇,清理着房间里的杂味儿。

    五分钟时间转眼过去,房间里的怪味儿基本上消失,也就在这时候,别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舒允文、萝莉哀把手枪收在身上藏好,然后舒允文喊了两声“来了”,快步走到别墅门口,打开了房门一看,果然是柯南来了。

    柯南正抬头看着舒允文,两个人对视一眼后,舒允文才装作很惊讶:“柯南?你怎么来了?”

    “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允文同学,所以就过来了?!笨履厦忻醒坌ψ?,“允文同学,我们可以进房间里面再说吗?”

    “……当然可以?!笔嬖饰牡懔说阃?,邀请柯南入内。

    柯南抱着足球走进别墅,目光一扫,落到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萝莉哀身上。

    柯南走了过去,瞄了一眼电视上的节目——那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女主持人水无玲奈的外景采访,被采访对象是西多摩市的市长,采访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些施政方针什么的。

    舒允文跑去给柯南倒水,柯南听着电视里的声音,看向灰原哀道:

    “灰原同学,我们今天下午的遭遇真的好危险呐,你一定也吓坏了吧?”

    “还可以吧?!甭芾虬б涣忱淠?,继续看着电视。

    柯南微微一笑:“……下午的时候,我的脚卡在了车轮里面抽不出来,真的把我吓坏了。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的身体不是小孩儿、而是大人的话,肯定不会被车子卡住……”

    柯南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装作好奇地问道:“……话说起来,关于我的身体,你研究的怎么样了?有办法制作出让我身体恢复的解药吗?”

    “暂时还没有把握?!甭芾虬婵诨卮?。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一定已经有很大的进展了呢!”柯南笑眯眯地挠头,然后表情忽然认真了起来,一双眼睛里仿佛带着锐利的刀锋:

    “……毕竟你已经研究了很久了,对不对啊……”

    “……雪莉!”

    ……

    下午七点半,毛利侦探事务所前。

    小兰、有希子走在一起,有希子笑着说道:“……你父亲今晚要去医院照顾英里,家里面只有你和柯南吗?”

    “嗯,没错?!毙±嫉懔说阃?,“爸爸说我明天还得上学,有他一个人照顾就够了。另外,柯南在家也需要人照顾……”

    小兰说着话,走到了楼梯口,向着有希子躬身道:“有希子阿姨,我到家了……”

    “呃……那我就先告辞了?!庇邢W游⑽⒁恍?,小兰却忽然开口道:

    “……有希子阿姨,请你稍等一下。下午回来的时候,我听目暮警官说,新一他又有事情忽然离开了,是真的吗?”

    “嗯,没错!”有希子有点尴尬地点了点头,“……听他说,好像又是什么要紧的案子,所以今晚我家只有我一个人……”

    “这样啊……”小兰表情似乎有些失望,但好像又松了口气,微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您不如在我家里面吃个便饭吧!您一个人在家做饭也不方便……”

    “啊咧?”有希子愣了一下,刚想拒绝,然后忽然想到,她家宝贝儿子就算要“回家”,也是回毛利侦探事务所,绝对不是回工藤家。

    她现在恨这小混蛋恨得牙痒痒,倒不如在小兰家吃个饭,顺便把小混蛋拐带回家,然后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母爱……

    有希子想着这些,脸上挂上了笑容:

    “……好吧,那就给你添麻烦了,小兰?!?br />
    ……

    舒允文家的别墅内。

    沙发前,灰原哀听到“雪莉”这个称呼,缓缓扭头看向柯南。

    电视机里,水无玲奈的采访声继续,柯南表情复杂且凝重,看着灰原哀,继续说道:

    “……雪莉,你别想否认,就算否认也没用的。今天下午,时津润哉接泽木公平离开时,我在泽木公平的鞋子里面藏了窃听器,凑巧听到了时津润哉打电话的声音,和他通电话的人叫贝尔摩德!”

    “……当时在电话里,时津润哉提到了一个组织正在寻找的科研人员,而且‘她’的身上还发生了非常离奇的事情。那个‘离奇的事情’,应该就是变小吧?那位组织代号‘雪莉’的女性科研人员,也服用了那种可以让人变小的药物,变成了一个小女孩……”

    “……那就是你,错不了的!”

    柯南说到这里,自嘲地轻笑一声:“……说来可笑,我应该早就察觉不对才是!现在想想,在你针对我的实验观察中,你的每一项研究都有着明确的针对性和指向性,这足以说明,你对那种将我变小的毒药非常了解,一直都在做着一些针对性的研究……”

    “……可惜,我对舒允文那家伙非常信任,所以才没有往这个角度想,最终导致我判断出错……”

    “……我说的没错吧,雪莉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