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六章 关于京极真一头扎进女厕所这件事情……



    我勒个去!这只萝莉居然骂人?

    难道她没发现咱是一片好心嘛?咱这是担心你??!~

    按时津润哉的说法,萝莉哀这一头茶褐色的头发,就像是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耀眼,咱染个黑发不就能少许多麻烦吗?

    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又扭头看向时津润哉,继续问道:

    “……灰原的存在,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

    “……没、没有了?!笔苯蛉笤站宓鼗卮?,成实继续充当着翻译,“……我在发现灰原就是组织的雪莉后,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过任何人,就连贝尔摩德都不知道……不过,我真的没想到,贝尔摩德居然会把我灭口……”

    听着时津润哉的话,舒允文“呵呵”轻笑一声——

    对舒允文而言,这家伙知道了萝莉哀的真实身份,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幸亏贝尔摩德帮忙把人给灭口了,要不然他还得头疼如何处置这家伙呢……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又开口问道:“……那你手里面有没有留下什么足以证明灰原和雪莉是同一个人的证据?”

    “……有的?!笔苯蛉笤障衷谑俏适裁椿卮鹗裁?,一点磕绊都不敢,“……我把灰原在实验室做实验的视频剪切了一份,暂时存放在了组织据点附近的一个投币置物柜里面。另外,实验室里面的监控摄像头还都开启着,如果组织能找到我放在车子里的监控设备的话,说不定也会发现……”

    “嗯……”舒允文眯了眯眼——

    好吧,不管是时津润哉留下来的视频证据,还是他留下的那套监控设备,这些都是麻烦,必须得尽快清理一下??!

    还有,以后实验室还有家里面,每天都得让成实、明美仔细检查一遍才对!

    黑色组织一直没冒头,不管是舒允文还是灰原、明美他们,都有些松懈、不够警惕了。

    这次萝莉哀的实验室被装了摄像头居然都没发现,这种事情,以后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然后又继续问道:“……时津先生,你说的那个组织的据点在什么地方?”

    “……就、就在米花町?!笔苯蛉笤栈卮?,“……那是一间酒吧,地点偏僻,我和贝尔摩德每次见面,就在那个地方……组织的据点,我也只知道这么一个……”

    “米花町啊……”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看了眼萝莉哀,叹了口气:

    “……时津先生,接下来就要劳烦你,带我们去一下那家酒吧了?!?br />
    萝莉哀娇小的身躯微微一颤,然后神情惊恐地朝着舒允文低吼道:“喂!你想干什么?!那里是他们的据点,里面肯定有很多组织的人,我们一旦被他们发现的话,会有危险的!”

    舒允文轻笑一声:“咱们只是那家酒吧附近逛逛,具体的事情有你姐姐、成实、云一女士他们去做,又不用亲自露面,不会有危险的……”

    “……而且,那份存在组织据点附近置物柜里的录像带,有可能会暴露你的身份,我们也得快点取回来……”

    “呃……”萝莉哀呆了一下,抬头看看明美他们,最后点了点头,“……那、好吧……”

    没错,像是舒允文这样带着一群鬼去调查,貌似确实不可能有危险啊……

    舒允文微微一笑,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那我们就快点出发吧!对了,还有柯南那个家伙……”

    舒允文想到柯南,有点头疼——

    柯南也知道内情,而且还听到了时津润哉说的那些话,肯定已经猜出了些什么。

    那个小鬼头的脑子太灵光了,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有什么计划……

    舒允文想着这些,扭头看向云一惠理子和山口达男道:“……云一女士,山口先生,一会儿还要麻烦你们两个帮忙监视一下柯南,他有什么异动的话,立刻通知我……嗯,我给你们准备一个文显拷机,你们俩随身带着,想联系我的时候,就给我的手提电话打个电话,我给你们拷机发消息通知见面地址……”

    “好的,允文大人?!?br />
    舒允文和萝莉哀简单地商量了几句后,向留在缆车大厅里休息的小兰、毛利大叔等人招呼一声,告辞离开。

    舒允文他们一走,小兰有些萎靡地低声道:“允文同学也离开了……话说起来,爸爸,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新一有些怪怪的?”

    “那个臭小子?没有!”毛利大叔又想起之前小兰和假新一嘴对嘴的那一幕,心里面涌起一股怒气:

    “……那个臭小子……回头我要揍扁他!”

    ……

    下午四点五十分,直升机坠毁的广场。

    男厕内,工藤有希子正躲在某个卫生间隔间内,一边揉胸、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

    她在伪装成假新一时,外面虽然套着新一的装束,但里面还穿着一套女士的休闲外套。所谓的去掉伪装,不过就是把外面的新一装束脱掉罢了——

    当然,因为刚才泡水的缘故,那身女士休闲外套湿哒哒的,穿起来不太舒服,但现在这情况,也只能将就了。

    直升机的残骸旁,柯南、越水七槻都在配合着警方调查,园子、京极真在做完基本问询后站在一旁,无聊地聊着天。

    这种命案现场实在不适合谈情说爱,两个人说了会儿话,园子忽然抬手看了看手表,“啊咧”一声:“真是的,新一那个家伙不就是去个卫生间吗?居然去了这么久……可恶!他该不会又偷偷溜走了吧?”

    柯南没好气地扭头瞪了园子一眼,京极真则笑着说道:“……或许是身体不舒服吧?嗯……刚巧我也想上厕所,要不我去看看吧?!?br />
    “嗯,好的,麻烦你了?!?br />
    园子点了点头,京极真告辞离开,很快走到了公共厕所前,打量了一下墙上的男女符号,朝着男厕走去。

    也就在这时候,刚刚整理好衣服的有希子也向男厕所外走去,然后撞见了准备进门的京极真。

    男厕所门口,有希子、京极真彼此对视,几秒钟后,京极真才“啊咧”一声,慌忙躬身道:

    “抱歉!抱歉!我进错厕所了,不是故意的……”

    京极真说着话,快步退出男厕所,然后一头扎进了旁边的女厕所里面。

    “呃……”有希子看着这一幕,一脑门儿黑线,然后连忙走出厕所,走向远处。

    与此同时,女厕所内响起了一片“色狼”、“变态”的叫喊声。

    有希子听着厕所中传来的叫声,嘴角抽搐了两下——

    嗯,这不是我的锅,绝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