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点半多。

    东京湾,直升机坠毁的绿地广场。

    在围观群众报警之后,附近警局的条子叔叔已经先行赶到,灭掉火、封锁了现场,开始进行调查。

    在直升机残骸旁不远处,园子、京极真已经简单地处理过了伤口,正在接受着警察的问询。

    至于黑羽快斗?他在看到条子叔叔赶来后,就急匆匆地跑路走人了……

    警察们正调查着,忽然间外围响起刹车声,然后只见两辆警车停在了人群外,柯南、有希子、目暮警官、越水七槻等人一起下车,快步走到了直升机的残骸前。

    目暮警官向调查中的警察们打了声招呼,柯南小鬼、越水七槻直接凑到了烧得漆黑的残骸旁,认真地观察起来。

    有希子紧跟在柯南身旁,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惊呼,然后是园子的声音:“柯南?还有新一?!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柯南、有希子“啊咧”一声,一起扭头看了过去,然后柯南也有点懵逼:“……园子姐姐?京极?你们两个为什么也在这里?”

    园子没有回答,京极真倒是笑着挠头道:“我们两个在广场这里闲逛,结果这架直升机忽然就掉下来了,还差点砸到我们……”

    柯南、有希子、越水七槻都“呃”了一声,一脑门儿黑线——

    合则目暮警官之前在车上说的差点被飞机砸到的无辜群众就是你们俩???

    你们俩这运气……要不去买彩票吧,说不定能中大奖……

    柯南他们心里面吐槽着,园子凑到了有希子跟前,两手叉腰、横眉竖眼地问道:“……新一,你这段时间到底在忙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小兰她等你等的有多辛苦……”

    有希子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挠头道:“抱歉!抱歉……”

    “这是一声‘抱歉’就能解决的问题吗?你回头必须得好好补偿一下小兰才行!”园子身为柯南世界的好闺蜜,当然要偏向着小兰,“巴拉巴拉”地帮小兰索要好处。

    有希子听的直挠头,柯南则是一脑门儿无语加黑线——园子这家伙真的好八婆??!咱跟小兰之间的事要你管?

    几个人正说着话,越水七槻忽然道:“……目暮警官,你来看一下,这里直升机的后座位置,明显有爆裂物爆炸冲击后留下的痕迹,还有这两位死者,他们的尸体也一样……”

    “什么?你是说直升机是被炸弹炸掉的吗?!”目暮警官看看凑在尸体前的越水七槻,伸手按了下帽子,扭头问旁边负责调查的条子叔叔:

    “……这位警官,事情是不是像越水侦探说的一样?”

    “呃……基本属实吧?!蹦俏痪斓懔说阃?,然后低声道,“……根据初步调查,有群众说,直升机在上方爆炸时,呈现的是橘红色光芒,所以应该是C4炸弹。至于炸弹的爆炸当量暂时不清楚,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该死!又是炸弹!”目暮警官一脸无语加崩溃,“最近的犯人是怎么回事,随随便便就能搞来这么多炸弹……”

    越水七槻皱着眉头道:“……话说起来,目暮警官,你就没有觉得很奇怪吗?”

    “很奇怪?什么奇怪?”目暮警官一脸好奇,越水七槻继续说道:

    “就是直升机里的炸弹??!目暮警官,正常情况下来说,犯人有可能把这么危险的炸弹,放在自己驾驶的直升机里面吗?”

    “呃……这当然不可能!”目暮警官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想说,这颗炸弹是其他人放在直升机里面,然后引爆的吧?”

    “嗯,没错?!痹剿邩驳懔说阃?,“……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大!在这起案子背后,应该还隐藏着其他人。因为某些原因,那个人并不想让时津润哉和泽木公平活下来……”

    越水七槻话落,目暮警官暗骂一声“可恶”,柯南小鬼则是一脸凝重地瞄了越水七槻一眼——

    越水七槻说的没错,在这起案子之后,确实还隐藏着“其他人”,就是那个害得他变小的黑色组织!

    至于引爆炸弹、杀害时津润哉和泽木公平的凶手,柯南可以肯定,应该就是贝尔摩德,克丽丝·宾亚德……

    柯南一手托着下巴,继续认真思索着,有希子忽然把嘴巴凑到柯南耳朵旁,低声道:“小新,我现在去换一下衣服,马上回来?!?br />
    “嗯?”柯南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有希子的意思,皱眉问道,“现在吗?不能回去再说?”

    “不能!”有希子左手抓着自己的右胸,又轻轻地揉了两下,“……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憋得好难受……”

    “呃……”柯南忽然想到之前那次有希子伪装成他、顶着一张新一脸狂揉胸的画面,嘴角抽搐了两下——

    嗯,那画面,就像是眼睛里面滴了辣椒水一样,记忆犹新啊……

    柯南犹自还在回忆中,有希子已经向周围告罪一声,走向厕所。

    工藤有希子很快走到厕所前面,只见女厕门前站着一个女人,似乎是在等朋友。

    有希子犹豫了一下,走进了男厕所里面——

    嗯,反正就是换个衣服而已,男厕女厕都一样嘛!

    ……

    东京湾,水水晶缆车大厅外。

    停车场的角落里,舒允文、萝莉哀背靠着墙站着。

    在他们跟前,时津润哉的鬼魂瘫在地上,身上阴气、鬼气稀薄的要命,仿佛随时都会消散掉似的。

    就在刚才,舒允文一边“拾掇”时津润哉,一边问着问题。

    如同舒允文、成实他们猜测的一样,时津润哉确实是黑色组织的非正式成员,而且还是一个组织主动吸收的成员,属于那种只差一点就能拥有自己代号的人。

    只可惜,他在这次玩“杀人游戏”时,貌似暴露了,所以直接被组织放弃,就这么死了!~

    角落里,舒允文问了一堆不太重要的问题,然后扭头看了一眼萝莉哀,眯眼笑着问道:“……时津先生,能不能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灰原的身份的?”

    时津润哉惊恐地回答,成实、明美则在旁边伸手比划着:

    “……是、是她的头发。组织交给我的任务里面,其中一项就是找到‘雪莉’,还给我看过她的照片。我在看到灰原时,首先注意到了她的头发,然后又觉得灰原和雪莉非常像,所以就好奇地调查了一下,发现了她有个实验室……”

    “……后来,我在她的实验室里面装了监控设备,确定了她的身份……”

    “呃……”舒允文、萝莉哀听着时津润哉的话,嘴角一阵抽搐——

    妈蛋!这家伙的直觉要不要这么敏锐的?还有,这家伙最先注意到的,居然是灰原的头发……灰原的头发有那么明显吗?

    舒允文一脸无语,几秒钟后才扭头看向萝莉哀:

    “……灰原,你喜欢烫头吗?”

    灰原哀一脑门儿黑线,狠狠地丢给舒允文一个萝莉的白眼,嘴里面挤出了一个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