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里面。

    贝尔摩德独自坐了一会儿,然后又拿出手提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贝尔摩德立刻开口道:“BOSS您好,是我……”

    “贝尔摩德?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

    贝尔摩德翘起了二郎腿,看着显示屏上的有希子和柯南,语气淡漠地说道:“……是关于时津润哉的,他好像彻底暴露了……”

    “时津润哉吗?”BOSS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道,“……我本来是看他有超人一等的犯罪策划能力,所以才让他加入组织的,不过现在看来,他似乎没我想的那么优秀……他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就没必要继续活下去了……”

    “……贝尔摩德,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br />
    “好的,我明白了?!北炊Φ碌懔说阃?,微微一笑,“……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干净的?!?br />
    “那就好?!盉OSS应了一声,“……另外,时津润哉在组织之间的‘联系’,也需要清理一下。他和你碰面的组织秘密据点,只有米花町的那家酒吧,没错吧?”

    “没错?!北炊Φ禄卮?,BOSS紧接着说道:“……那家酒吧,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尽快销毁一切线索。嗯……最好在一个小时内解决?!?br />
    “收到!”

    贝尔摩德答应下来,然后挂掉电话,坐在监控设备前,切入了操作系统,找到了所有录像的文件,点下了“删除”键。

    电脑上的视频文件一条条地被删掉,贝尔摩德已经坐回到了驾驶座上,发动车子,再一次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时津润哉的号码。

    ……

    水水晶,缆车乘坐处。

    舒允文、柯南、目暮警官等人一起下了缆车,然后径自向着缆车大厅的卫生间走去。

    目暮警官一脸担心:“……允文同学,白鸟警官他真的就在卫生间里吗?”

    “那是当然!~”舒允文点了点头,“目暮警官你尽管放心吧!”

    没错,舒允文他们现在正一起去卫生间里面,拯救白鸟警官。

    舒允文身旁,柯南小鬼斜着眼睛,一脸不开心,随手往舒允文身上扣锅:“……对啊对??!目暮警官你放心就好!我刚才偷偷观察发现,允文哥哥和怪盗基德的关系好像很好哎!要我说,允文哥哥他说不定早就知道白鸟警官被掉包了,但就是不说……”

    柯南小鬼话落,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扭头瞪了柯南一眼——

    妈蛋!滚筒洗衣机你是闲着无聊给咱找事儿吧?

    目暮警官皱了皱眉头:“允文同学,柯南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舒允文矢口否认,然后看着柯南咬牙切齿道,“……要说关系好,柯南你和工藤同学的关系才是真的‘好’吧?”

    舒允文说着,直接提溜起柯南,送给了有希子:“……工藤同学,你和柯南没见,一定有好多话想对柯南说,柯南就交给你来照顾了……”

    “嗯嗯……好哒!~”有希子开心地接过柯南,笑眯眯地伸出一只手揪起柯南脸上的肉,拉出了老长,然后一松手,脸上的肉“啪嗒”回去,还留下一个红色的印子:

    “……柯南,一会儿这里的事情结束后,你陪我去我家好不好?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哦……”

    照顾?咱怎么有一种会死于家暴的不祥预感?

    柯南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结结巴巴地说道:“……新一哥哥,这个、这个就不用了吧?我觉得毛利叔叔家住得很舒服……”

    “哦?你是要拒绝我吗?”有希子又揪起了柯南脸上的肉,用力拉阿拉,一双眼睛中满是杀气。

    柯南“哇呜”一声,眼中泪光闪烁,就像是一只刚刚XX了拖鞋被抓了现行的泰迪:“……我不敢……”

    舒允文看着眼前这和谐的一幕,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好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啊,真想把这一切拍下来!~

    舒允文脑中乱想着,众人也终于走到了缆车大厅的男士卫生间内,紧接着便听到某个隔间内传来“呜呜呜”的声音。

    目暮警官连忙跑过去,打开卫生间的门一看,只见白鸟警官身上就穿一条小裤衩,嘴巴里面堵着一块手帕,被绳子死死地绑在马桶上。

    白鸟警官看到众人,挣扎得更厉害了,目暮警官则匆忙把白鸟警官嘴巴里的手帕扯了出来,关心地问道:“白鸟老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白鸟警官被顺利拯救了出来,越水七槻立刻凑到舒允文身旁,低声问道:“喂,允文同学,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追时津润哉他们?”

    “追时津润哉?”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道,“……那还用说,当然是等那架直升机停下来咯!现在直升机还在飞,咱们就算开车也不见得能追的上,还不如等直升机停下来以后,咱们再过去?!?br />
    “嗯……那倒也是!”越水七槻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正被有希子变着花样玩弄的柯南忽然“啊咧”一声,喊了声“?!?,拿起侦探团徽章贴在耳边。

    卫生间内,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柯南的侦探团徽章有对话的声音了,应该就是时津润哉和泽木公平的……”

    “嗯,你也跟着听一下,有重要的消息的话,记得通知我一下?!笔嬖饰乃婵诜愿?。

    “好的,允文大人?!?br />
    ……

    空中,直升机上。

    泽木公平强忍着各种酸爽的疼痛,终于挣扎着爬上绳梯,趴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驾驶座上,时津润哉扭头看了一眼悲惨的泽木公平,目光着重地在泽木公平屁股上瞄了几眼,然后菊花一紧:“泽木先生,你能不能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呜呜……”泽木公平闻言不由得为之语结,欲语泪先流,“……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那个叫白鸟的条子根本不是人……”

    “呃……”时津润哉依旧是一脑门儿雾水,正准备再往详细的问,忽然间电话铃声响起。

    时津润哉连忙按下接听键,问候了一声后,紧接着说道:

    “……原来是你啊,贝尔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