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水晶海上娱乐广场。

    直升机飞到了百米高空之上,转眼间飞出了百来米,其他人纷纷走到了目暮警官身旁,说着“没想到泽木先生居然是凶手”、“难以置信”之类的话。

    毛利大叔“嗯嗯”地点着头,然后一手捏着下巴,做思索状,开口道:“……话说起来,那个来接泽木公平的人是谁?是他的同伙吗?”

    听着毛利大叔的话,舒允文无语地翻了翻白眼:“毛利先生,你刚才没发现泽木对直升机上的人的称呼吗?‘策划师’,那个人就是这一系列案子的幕后策划者,也就是时津润哉……”

    “时津润哉?原来是他??!”毛利大叔恍然大悟,目暮警官则沉吟一声:

    “……一直以来,我们警方都没有掌握任何关于时津润哉的犯罪证据和线索,所以没办法发协查通告。这一次他以真容现身,我们警方内部可以正式出公文,通缉他了……”

    目暮警官话落,柯南小鬼忽然“哎呀呀”一声:“对了,目暮警官,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马上联络警视厅??!”

    “呃……说的也是?!蹦磕壕倥ね房聪蛩Р吞囊宦ゴ筇?,“……那里的电话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目暮警官嘀咕着快步走开,其他人也紧随其后,柯南小鬼故意落在后面,找空子凑到了舒允文身旁,笑眯眯地低声说道:“允文同学,我手里面有关于时津润哉和泽木公平的新线索,说不定能找到他们的老巢哦!”

    哟呵?这小鬼又在咱跟前显摆?

    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摘下了柯南的眼镜:“……什么新线索?你不就是把你的眼镜腿塞进泽木公平的鞋子里了嘛!”

    柯南的小动作,早就被成实看了个一清二楚!~

    “呃……”柯南无趣地把眼镜抢了回去,得意地说道,“……你管我用什么办法?反正我现在有线索,能找到他们,你行吗?”

    我勒个去!看把你给能的!

    舒允文有点无语,然后伸手轻搓柯南狗头:“……臭小鬼,你有你的办法,我也有我的办法!我有‘朋友’帮忙盯着那架直升机,找到他们简直轻而易举!~”

    “朋友?你的什么朋友?”柯南一脸狐疑。

    “……我懒得跟你说!反正是‘特殊’的朋友!”

    舒允文说着话,扭头看向直升机飞离的方向,然后看到了某位表情忧郁的快斗,不由得微微一愣,笑眯眯地向他点了点头。

    快斗看着舒允文的笑容,回想着舒允文之前说过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

    朋友?“特殊”的“朋友”?

    妈蛋!这家伙该不会是在说我吧?

    现在想想,他之前似乎就帮舒允文这货跟踪过两辆汽车,现在这是打算让咱帮他去跟踪直升机的节奏嘛?!

    咱要是不答应的话,这货是不是又要威胁咱了?

    快斗想着这些,悲从中来,伸手想着舒允文比划了一个手势,悲壮地说道:

    “……停!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去追那架直升机对吧?我这就去!”

    快斗话落,委屈地转身,“刷”的一下一秒完成换装,然后就近找了某个较高的地方,打开滑翔翼,朝着飞出几百米远的直升机追了上去……

    舒允文看着快斗渐渐飞远,简直是一脸懵逼——

    话说,快斗这货忽然之间搞毛线??!这莫名其妙的……

    还“知道该怎么做”……他知道什么了???

    去追那架直升机?

    现在山口达男、荻野智也、云一惠理子母女都在直升机上呢,他去干什么?闲着无聊?

    舒允文一头雾水地摇了摇头,走在前面的毛利大叔、小兰、目暮警官他们也都发现了快斗渐渐飞远的身影,惊讶道:

    “基德?刚才飞走的那个人是基德?”

    “基德居然扮成了白鸟警官?!真是难以置信!”

    “那真的白鸟警官在哪儿呢?”

    “不会淹死在水底下了吧?”

    “那怎么可能?基德从来不会伤及无辜的?!?br />
    一群人激动地讨论着,柯南小鬼更是整个人都石化了——

    妈蛋!这情况不对??!

    基德不是应该是那边那个假新一嘛?!

    既然基德扮成了白鸟警官,那个假新一是谁?!

    柯南脑中思索着,然后猛然间想到了某个可能,脸“刷”地一下变得煞白,扭头看向有希子所在的位置,凑巧看到有希子向他看来,手还在胸部揉啊揉,脸上笑容那叫个有杀气。

    柯南看着那个熟悉的动作,有点崩溃,结结巴巴地说道:

    “允文同学,那个、那个扮成我的人,该不会就是、就是……”

    “呵呵……”舒允文同情地看着柯南,“……你猜??!”

    猜?猜毛线??!那绝对就是了!

    柯南宝宝一脸的生无可恋,一双幽怨的小眼神儿看着舒允文:

    “……你这家伙早就知道了吧?为什么不告诉我捏?”

    舒允文依旧是一脸同情:“……我觉得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好遗嘱没?需不需要我帮你准备棺材?还有,你接受器官捐赠吗?”

    遗嘱?棺材?器官捐赠?

    你特么说的都是个什么鬼?就不指望我活着对吧?

    柯南心里面咆哮一句,然后回想着自己今天和亲妈各种“愉快”的接触,差点没有直接哭出来——

    老妈,你扮成我的样子好歹跟咱打声招呼,没你这么坑儿子的??!

    呜呜……今天肯定得被打死!

    ……

    东京,某直升机场外。

    贝尔摩德坐在车后座上,戴着耳机,认真地看着屏幕上的画面,眉头皱起:

    “……那是……有希子和优作的儿子,工藤新一?可是,他不是已经被……等等!那个小男孩的模样好熟悉,难道说……”

    贝尔摩德微微眯了眯眼睛,又认真地看了两眼,嘴角露出了笑容:“……原来如此!这么说来,这里面的工藤新一,应该就是……”

    贝尔摩德思索着,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你好,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请问有希子在吗?好的,我明白了……”

    贝尔摩德很快挂掉了电话,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还真像是你的行事风格??!有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