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广场上。

    毛利大叔、目暮警官等人听着舒允文的话,都是满脸惊讶:

    “什么?泽木先生是凶手?”

    地面上,泽木公平动作一僵,缓缓地扭头看向舒允文,结结巴巴地说道:

    “……允、允文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怎么可能是凶手?要知道,我也被凶手弄伤了……”

    泽木公平话落,目暮警官立刻点头道:“对啊,允文同学,你是不是搞错了?要知道,泽木先生可是实打实的受伤了,而且伤还很重。假如他就是凶手,说什么也不可能故意用弩箭射伤自己、让自己伤成这样吧?”

    “呃……”舒允文瞄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泽木公平,嘴角抽搐了两下——

    废话!泽木公平当然不可能把自己搞成这幅德行,那一箭是他让智也射的。

    不过,这里面的内情,舒允文可不打算全部坦言了。

    舒允文眯了眯眼,正准备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柯南小鬼已经笑眯眯地开口道:“目暮警官,泽木先生这其实是苦肉计啦!我想,他一开始或许就打算故意受伤,让弩箭故意射中身上某个不重要的部位,装作受害者摆脱嫌疑。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弩箭会凑巧射到他那里,而且还因为白鸟警官的缘故连续受创,最后伤势越来越重……”

    柯南“巴拉巴拉”地帮泽木公平找好了理由,最后才又总结道:“……说到底,他也只是想要避开嫌疑而已。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的计划很明显成功了,大家都很自觉地把他从嫌疑人里面排除了……”

    舒允文听着柯南的话一阵无语——话说,洗衣机你真是能扯??!谁家苦肉计会把自己玩的这么惨?

    不过这套说辞貌似挺不错的,他也懒得反驳了。

    至于泽木公平,他此刻整个人都是崩溃的——神特么故意受伤避开嫌疑??!这一切都是意外!意外!

    泽木公平身旁,目暮警官低头看了一眼泽木公平,虎目中满是认真:“……真的是这样吗?嗯……你们既然认定他是凶手,那一定也有证据吧?”

    “证据啊……不就在他身上吗?”越水七槻指了指泽木公平。

    “在他身上?”

    目暮警官一脸狐疑,又扭头看向了上身西装、下身光光的泽木公平,舒允文则微笑着继续说道:

    “……目暮警官,泽木先生杀人是对照扑克牌顺序杀人的,但是我们到现在为止见到的扑克牌,只有黑桃7到鬼牌。剩下的黑桃A到6,就装在他的上衣口袋里面。另外,他的身上还有一把手枪,那是他原本用来杀宍户永明的凶器,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射杀宍户先生,就被白鸟警官打断了……”

    “……对了对了,他身上应该还有一个炸弹引爆器……”

    舒允文一张嘴,直接就把泽木公平的老底儿揭了个干净。

    目暮警官听着舒允文的话,瞳孔不由得一缩,向着快斗点头示意,两个人围到了泽木公平身旁,然后开口问道:“泽木先生,请问允文同学说的是真的吗?另外,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让我们搜一下你的身?”

    地面上,泽木公平看看身前的目暮警官和快斗,又抬头看向空中那架距离众人不足百米的直升机,忽然轻笑一声,挣扎着站了起来,两手揣进了衣服兜里,缓缓地向着后方移动了几步,微笑着说道:“……没错,他说的全都是真的……”

    “嗯?”目暮警官神情肃穆,“这么说来,你是要认罪咯?”

    “认罪?我为什么要认罪?”泽木公平表情忽然狰狞了起来,两手都从衣服兜里面掏了出来,左手把六张湿哒哒的纸牌抛向空中,右手却拿着手枪,指着快斗:

    “……我现在要是不认罪,你们能奈我何?!”

    ……

    空中。

    时津润哉驾驶着直升机,终于飞到了水水晶海上娱乐广场的上空。

    直升机上,时津润哉看着地面上的一个个小黑点,操控着直升机,慢慢地降低高度,然后皱起了眉头:

    “……见鬼!这是怎么回事儿?!广场上怎么那么多人?那个人是越水七槻?她怎么还活着?还有宍户永明、仁科稔……我计划中的必杀目标,居然一个都没死?!泽木公平这该死的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看着下方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时津润哉心里面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连忙寻找起了泽木公平,然后整个人都懵逼了——

    就在广场的地面上,泽木公平上身穿着衣服,下半身却**着,而且菊花部位满是血,周围还围着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其中一个还在系着裤腰带……

    猛然间,时津润哉想到了某种很恐怖的事情,浑身上下哆嗦了一下,然后连忙摇了摇头。

    嗯,应该不是他刚才想的那样,那种待遇……简直太恐怖了!

    不过,这家伙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搞成这样?

    时津润哉正乱想着,忽然之间,只见泽木公平慢慢站起身来,从身上掏出手枪,指着在场众人。

    看着这一幕,时津润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该死!看这家伙的样子,难道是被人识破了?

    该杀的人一个没杀掉,现在居然还被警察识破身份,一个不小心还会牵扯到他……

    早知道是这样,他绝对不会来!

    ……

    水水晶广场上。

    泽木公平一掏出手枪,目暮警官“啊咧”一声,然后连忙安抚道:

    “……泽木先生,你这是做什么?你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赶快放下手枪,不要罪上加罪了!”

    “哈哈!放下手枪?那怎么可能?”泽木公平目光阴狠,在众人身上虚晃了几下后,又继续指着快斗:“……说我无路可逃,这话未免太早了一些!”

    泽木公平说到这里,忽然伸出左手,向着空中招了招,大声道:

    “喂!策划师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想办法让我上直升机去!”

    广场上,随着泽木公平话落,众人一起抬头看向空中,柯南更是忍不住问道:“……这架直升机什么时候来的?还有策划师……难道说,直升机里面的人是时津润哉?!”

    “没错,就是时津润哉?!笔嬖饰男γ忻械氐懔说阃?,脑中下令让成实他们监视着空中的时津润哉,防止他捣乱,同时心里面为目暮警官送上一波吐槽——

    话说,条子叔叔你还真够废材的啊,这职业素养,简直连条咸鱼都不如!~

    咱之前明明都告诉你泽木公平的身上有手枪了,居然还不说赶紧把人制服,愣是让人把枪给掏出来了。

    嗯,虽然那是一把没子弹的枪,但也挺吓唬人的不是?

    你看看,现在这个菊花残的家伙开始装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