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成实把泽木公平手枪里的子弹都卸掉后飘了回来,舒允文等人也一起游到了岸边。

    岸上这里依旧还是水水晶海上娱乐广场,不过是地面部分,与通往餐厅这里的缆车大厅隔海相望,远远看去还能看到停在缆车大厅停车场前的一排车子。

    一行人顺着台阶爬到了岸上,齐齐地松了一口气,舒允文把萝莉哀放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脱下外套开始拧水——

    话说,明美这拆弹技术还是有点渣??!

    枉咱如此信任你,这么重要的关头竟然掉链子!~

    早知道你拆不了炸弹,咱绝对不会在那家餐厅里面冒险,早早地就坐电梯走人了……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扭头一看萝莉哀,只见萝莉哀也坐在地上,一条腿伸的笔直,正在抻筋儿呢!

    萝莉哀察觉舒允文正在看着他,小脑袋一扭,丢给舒允文一个白眼:“……色狼!”

    我勒个去!色狼个毛线??!你看看你拿可怜的小身板,有哪个部位值得咱色的?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一句,不过还是笑眯眯地走到了萝莉哀身旁,讨好地问道:“哎呀!灰原,你的腿抽筋儿了吧?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啊……”

    萝莉哀把腿挪到一旁:“别碰我,变态大色狼!”

    萝莉哀话落,刚刚走到舒允文身旁的越水七槻一脸惊愕:“……允文同学,你对灰原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呃……”

    听着越水七槻的话,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

    奇怪的事情?神特么奇怪的事情!咱像是那种会对萝莉下手的hentai嘛?!

    舒允文眯眯眼笑着,伸手轻搓萝莉哀猫头,开口道:“……没什么啦!只是一点小事儿而已,没想到这小丫头忽然就生气了,真是小心眼儿……”

    “小事儿?小心眼儿?”萝莉哀瞬间黑化,身上释放着恐怖的气息,伸手“啪”的一下打开舒允文的手,然后站起身来,走到旁边不远处,坐下继续抻着自己的腿。

    舒允文见状,无奈地撇了撇嘴,扭头向着明美使了个眼色,让明美帮忙安抚她妹。

    这时候,毛利大叔他们也喘息过来,目暮警官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泽木公平,忍不住“啊咧”一声:“……泽木先生,你的伤感觉好像又重了……”

    毛利大叔也凑过去一看:“天呐!怎么烂成一团了?这血糊糊的,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目暮警官眉头一皱,扭头看向身旁的快斗:“白鸟警官!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帮泽木先生处理伤口?!”

    “???是!”快斗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走到了泽木公平身旁,温柔地看着泽木公平的眼睛:

    “泽木先生你放心,我会帮你处理好伤口的!”

    尼玛!你又来?!老子的伤口被你处理一次、变重一次,本来只是菊花中箭还能抢救一下,现在硬生生被你给折腾成向日葵了!

    泽木公平想着这些,悲从中来,手脚并用地向着旁边爬去,结结巴巴地哭泣道:“不、不用了,谢谢你了,我觉得我还撑得住……”

    “拜托!泽木先生你在说什么?你的伤口不处理会出大问题的!”目暮警官按了一下粘在头上的帽子,“……白鸟警官,你还愣着干什么?”

    “噢,我知道了!”快斗应了一声,抓着泽木公平的一条腿,把泽木公平重新拖回了跟前:

    “泽木先生你别担心,我会注意的?!?br />
    注意你妹??!别拉我!

    泽木公平挣脱开快斗,继续手脚并用地往旁边爬去。

    快斗见状,连忙又把泽木公平拖了回去。

    不远处,舒允文看着快斗和泽木公平间的互动,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话说,这俩逗比在搞毛线??!一个跑、一个抓,玩得还挺开心……

    舒允文心里面正吐槽着,忽然之间,越水七槻低声道:“允文同学,你看那边的天上!”

    “嗯?”舒允文愣了一下,顺着越水七槻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远处的空中有一个小黑点,正在渐渐飞来。

    看着那个小黑点,舒允文不由得抬手看了下手表,微微眯眼:“……唔,下午四点零七分,这位‘客人’终于快到了……”

    “是啊……”越水七槻点了点头:

    “……这个家伙,终于来了!”

    ……

    下午四点出头。

    东京湾附近,园子、京极真在一起溜达着,两个人似乎都有心事,有些沉默。

    忽然之间,园子扭头看向京极真,低声问道:“阿真,你下周就要出国了,在出国以前,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呃……”京极真愣了一下,看看身旁的园子,然后忽然想起了上午和舒允文说起过的话,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一咬牙道,“……园子,你能陪我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吗?我、我有话对你说!”

    “啊……好的?!痹白拥牧骋幌卤涞煤芎旌芎?。

    ……

    水水晶海上娱乐广场。

    柯南慢悠悠地溜达到了舒允文、越水七槻身旁,轻声问道:“喂,你们两个现在还不打算揭露凶手吗?”

    “揭露凶手?”舒允文愣了一下,瞄了眼泽木公平,微微眯了眯眼——

    对哦!时津润哉这位特殊的“客人”已经出现了,那泽木公平也就没有利用价值,可以抓起来了!

    舒允文微微一笑,向着山口达男、云一惠理子、荻野智也他们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先飞去直升机那里盯着,然后才开口道:“……没错,确实是时候揭露真凶了!”

    “那推理呢?”柯南急巴巴地问道,“你们的推理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推理?”舒允文撇了撇嘴,一脸的高深莫测,“凶手都知道是谁了,还要个毛线推理?”

    舒允文话落,扭头看向泽木公平那里,微笑着说道:

    “目暮警官,给泽木先生治伤的事儿不用着急;当务之急,还是要把给泽木先生这位凶手抓起来才对!”

    舒允文话一说完,柯南嘴角抽搐了两天,一脑门儿黑线——

    卧槽?你这家伙又是这样!你让我说两句推理再揭露凶手能死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