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旁。

    小兰两手捧着有希子的脸,不断地往有希子嘴里面渡气,柯南在旁边看着,五内俱碎,悲愤欲绝,心里面不断给怪盗基德下着各式各样的诅咒,盘算着要把自己见识过的杀人手法都在眼前这货的身上试上一遍。

    几秒钟后,在小兰的“渡气”下,有希子又重新睁开双眼,仔细一看,顿时愣住了——

    是小兰?小兰在帮她渡气?

    小兰两眼看着有希子,嘴巴继续往有希子嘴里渡气,与此同时,正扶着泽木公平往水面游的毛利大叔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一肚子憋火。

    卧槽?他家养了十七年的小白菜居然被猪拱了?而且还是在他眼皮子地下?!

    工藤新一你这个变态小鬼给我等着,有种放学别走??!

    毛利大叔一咬牙,继续扶着泽木公平向上游去。

    餐厅的走廊口那里,舒允文碰到了成实他们,只见成实、山口达男、荻野智也、云一惠理子的身周都飘着两个吸氧器。

    舒允文从成实身旁拿了一个吸氧器塞进嘴里,立刻吐了一连串的泡泡,然后脑中下令道:“再给我三个吸氧器,柯南、有希子、小兰他们三个都被车子卡住了……”

    “呃……好的?!背墒涤α艘簧?,也是一脸无语——

    三个人都被车子卡???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他怎么赶脚,这里面的技术含量挺高啊……

    成实控制着三个吸氧器飘到舒允文身旁,然后好奇地往法拉利F60旁边一看,顿时张大了嘴巴,震惊得连吸氧器都掉了:“允文大人,你看他们……”

    舒允文愣了一下,奇怪地扭头看向车子那里,一脸懵逼——

    妈蛋!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小兰居然在亲洗衣机他妈?你们两个有考虑过洗衣机和工藤优作的感受嘛?!

    还有,这到底是谁把谁给掰弯了?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一句,连忙拿起三个吸氧器,游向法拉利展台。

    法拉利旁边,随着有希子醒来,柯南终于忍无可忍,抬起还能活动的一只脚,朝着有希子踹个不?!?br />
    死基德!你醒都醒了,少特么占我家小兰便宜!快点放开我家小兰,有什么冲我来?。?!

    柯南狠狠地踹了有希子几脚,有希子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让小兰松开,扭头怒视自家的熊孩子——

    这熊孩子居然敢踹亲妈,简直无法无天!看老娘回头收拾不死你!

    柯南面对有希子的怒视怡然不惧,又是一脚踹过去,结果一脚踹空不说还岔了气,憋在嘴里的一股气“咕噜噜”地吐了出来,然后慢慢没了力气,闭上了双眼。

    有希子见状满脸焦急,也顾不得生气了,连忙伸手捧起了柯南的脸,大嘴对准小嘴,往柯南的嘴里面渡起气来。

    大厅内,舒允文带着三个吸氧器游到了法拉利旁边,看着跟前这一幕又懵逼了——

    话说,先是婆媳不伦接吻,现在连母子都来……洗衣机,你家真乱??!

    舒允文默默地吐槽着,游到了小兰身旁,然后拿起一个便携式吸氧器,递到了小兰嘴巴前面。

    小兰微微一愣,看了看舒允文怀里的两个吸氧器,点头表示谢意,拿起吸氧器吸起氧来。

    与此同时,在有希子的渡气下,柯南也慢慢地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着跟前的有希子,忽然一个激灵——

    等等!怪盗基德再给咱渡气?!

    妈蛋!你特么放过了小兰,还真的冲我来了……

    柯南感受着嘴唇上的温度,险些没有泪奔。

    这个可恶的基德,夺走小兰的初吻不说,连他的初吻也夺走了……他和小兰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冰清玉洁了……

    柯南正悲伤中,眼角余光忽然瞄到了舒允文。

    舒允文看着跟前这对儿陶醉于不伦接吻中的母子,忍不住敲了敲二人的肩膀,打断了这不伦的一幕,然后两个吸氧器递到了他们跟前。

    有希子、柯南微微一愣,连忙接过吸氧器,塞进了嘴巴里面。

    柯南大大地吸了两口氧气,先是瞪了有希子一眼,然后示意舒允文帮忙把他从车里拔出来。

    舒允文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两手抓着柯南的腋窝,用力拉了几下,把柯南拉了出来。

    柯南一脱身后,立刻把衣服上的伸缩吊带解开,拴在了汽车的车头上,然后按下拉伸按钮,拽着伸缩吊带游到了旁边的柱子那里绕圈,随后又把吊带两头接好,按下了收缩按钮。

    紧接着,随着吊带收缩,一辆法拉利就被拽了起来。

    法拉利旁边,舒允文看着这一幕,简直是一脑门儿的黑线——

    妈蛋!这吊带又是博士帮这货做的道具?

    这哪里像是正??萍枷虻牡谰?,感觉整个一凹凸曼的变身棒啊,用了以后直接变凹凸曼了!

    还有,这特么是什么材质的,连车子都能吊起来……教练,这人开外挂,不能玩了!

    舒允文无语地吐槽着,被卡在车子下面的小兰、有希子也都成功挣脱开来,游到了舒允文身旁。

    与此同时,毛利大叔又从上面游了下来,看到舒允文等人无恙后松了口气,示意一起往上游。

    一行人一起游出了水面,齐齐地松了口气,毛利大叔二话不说,“DuangDuang”两拳砸到了柯南、有希子的头上:

    “喂!你们两个小鬼!不会救人就不要去添乱!哪里有救人不成,反而把自己搭进去的?!尤其是你这个可恶的变态小鬼,居然敢对小兰她……”

    毛利大叔怒视扮成工藤新一的有希子,拳头上青筋暴起。

    有希子捂着脑门儿,扭头瞪了一眼自家儿子,咬牙切齿——她这一拳头,说到底还是替自家儿子背锅??!

    柯南与有希子对视一眼,眼中怒气勃发,丝毫不示弱——这家伙夺走了他和小兰的初吻,挨打都算轻的,好想掐死他!

    柯南、有希子正怒目相视,忽然间,旁边传来两声呛水的轻咳声。

    一群人扭头望去,只见快斗身旁的泽木公平吐着水、幽幽醒来。

    快斗看着自己身旁的泽木公平,高兴地说道:“泽木先生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刚才真是很抱歉,接下来我会?;ず媚愕?,绝对不会出事了!”

    “呜……”泽木公平看着身旁的快斗,吐了口水,然后眼泪哗哗的——

    妈蛋!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啊死条子!

    你还要?;の??

    你放开我!我选择狗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