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内。

    随着爆炸声响起、海水涌入,所有人都骚乱起来。

    越水七槻站在舒允文的身旁,看着从破碎玻璃中涌出的海水,一脸惊愕:“允文同学,这是炸弹爆炸了吧?你之前不是说了炸弹绝对不会炸掉的吗?”

    “呃……”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有点无语——

    妈蛋!咱现在也搞不清楚情况??!不过看样子,咱刚才的牛皮很明显是吹炸了……

    舒允文正无语中,成实、明美他们已经飘荡到了舒允文跟前,明美更是急切地向着舒允文比划道:“……允文大人,我们刚才不小心,剪错了线……所以……”

    “什么?剪错线了?”

    我勒个去!明美大姐,连炸弹线都能剪错,你这是想坑死我吧?!

    舒允文一脑门儿的黑线,抬头一看冲来的海水,也来不及多问,扭头看向旁边不远处的萝莉哀,大声喊道:

    “灰原!快点到我身边来!”

    灰原连忙跑到舒允文身旁,越水七槻皱着眉头道:“海水涌进来时一瞬间的冲击力量很强,我们可能会失去平衡,最好的办法,就是贴紧墙,这样容易保持平衡……”

    越水七槻说着话,几个人连连后退,贴紧了墙壁,最先一股海水已经淹没了舒允文等人的脚踝,舒允文看向萝莉哀:

    “尽量吸一大口气!”

    几个人一起吸了口气,成实的声音也传入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我记得有间房间里面有一些便携式的吸氧器……”

    “立刻去找一下!”舒允文脑中下令,成实应了一声,和山口达男、云一惠理子、智也他们一起离开,去找便携式吸氧器了。

    此时此刻,目暮警官、毛利大叔他们也都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慌乱地躲闪着;有希子跑到了柯南身旁,仁科稔则爬到了展示台上那辆法拉利F60的车盖上,大声地喊着“我不会游泳”。

    沙发前,快斗抓着泽木公平的胳膊,一脸认真地说道:

    “……泽木先生你放心,接下来我会带好你,不会再让你出事的……”

    “那、那真是麻烦你了……”泽木公平流着眼泪道谢一声,看着涌动而来的海水,心中居然有那么一丢丢感动——

    这个死条子虽然“心狠手辣”,但现在是在救他的命啊……嗯,要不等逃出去以后,还是饶这家伙一命?

    嗯,话说起来,现在还没到下午四点钟啊,炸弹怎么就爆炸了?难道是他刚才不小心压到引爆器了?

    泽木公平正乱想着,海水终于冲到了两个人跟前,巨大的冲击力道直接把泽木公平冲倒,快斗只觉得手一松,“呀”了一声:“……不好意思,没抓紧……”

    “卧槽?!”泽木公平被海水冲的飘来荡去,一脸崩溃,心中仿佛有千万头羊驼奔腾而过——

    你个死条子,老子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却这样对我!

    “泽木先生别着急,我这就去救你!”

    快斗吼完这一句,海水已经没过了众人的头部,然后快斗飞快地游到了泽木公平身后,伸手一抓,准备揽住泽木公平的腰部。

    也就在这时候,水中水流涌动,快斗在暗流下身体略微偏移,本来抓向泽木公平的手没抓到人,反倒是抓中了某个金属制的东西??於酚昧σ话?,然后一看手里面的东西,顿时一脸懵逼——

    我勒个去?!这是一把镊子?!

    快斗瞬间想到了这把镊子的来源,扭头看向泽木公平,只见泽木公平两手捧着屁股、嘴里面吐着泡泡挣扎着……

    快斗嘴角抽搐了两下,连忙把镊子丢到一旁,正准备游向泽木公平,忽然觉得怀里面多了个人??於纷邢敢豢?,他怀里的人居然是旱鸭子仁科稔!~

    “这个人也不会游泳……”快斗没办法见死不救,眉头一皱,凑巧看到飘在不远处的毛利大叔,连忙使了个眼色,指了指泽木公平。

    毛利大叔愣了一下,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又是一道水底暗流,毛利大叔被冲的头晕眼花,泽木公平也被这道暗流冲到了海底。

    快斗来不及多想,勉强保持着平衡,向着海底餐厅的天花板游去。

    约莫七八秒钟后,快斗带着仁科稔游到了天花板下方,伸手抓住了凸起的墙体,开口道:“仁科先生,你抓住墙!”

    “啊……谢谢、谢谢你了,白鸟警官!”仁科稔道谢一声,快斗大口喘着气,观察着周围,只见宍户永明、彼得·福特还有舒允文、越水七槻、萝莉哀都已经游了上来——

    嗯,舒允文这货居然没被淹死?好失望哦!~

    快斗只敢在心里面默默诅咒了一下舒允文,紧接着四周水花溅射,柯南、有希子、目暮警官、毛利大叔也都钻出水面。

    几个人一钻出水面,周围的人一起看向他们,然后所有人都懵逼了。

    一群人沉默了一会儿,快斗才结结巴巴地问道:“毛利先生,请问泽木先生呢?”

    “泽木先生?他不就在我的旁边嘛?!~”毛利大叔喘着气回答,“……刚才我被海水冲的头晕眼花的,好不容易才找到泽木先生……话说起来,泽木先生好像已经晕过去了,而且死沉死沉的,好重……”

    毛利大叔说着话,扭头看向自己的旁边,然后一脸懵逼:

    “……啊咧?!这是……旭胜义先生?!”

    人群中,舒允文看着毛利大叔的逗比表情,有些无语地捂住了脸——没错!毛利大叔“救”上来的人,正是已经死掉的旭胜义。

    旭胜义的尸体本来是在海里面的,或许是因为刚才玻璃被炸碎、海水涌动的关系,被冲进了大厅里面……

    “该死!旭胜义先生已经死了!他的衣服上还夹着一个黑桃9……”目暮警官捂着肚子——他因为刚才动作有点大,腹部的伤口又裂开了。

    “那泽木先生呢?”毛利大叔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那还用说?他现在肯定还在海水里面!他受了伤,根本就游不上来??!”目暮警官有点崩溃。

    柯南小鬼看着跟前这一幕,一脸呵呵呵,顺便打量了一下人群,然后愣住了——

    等等!小兰呢?怎么没见小兰?难道说……

    柯南脸色大变,目光一扫,抓起飘在自己身旁的一个塑料瓶,倒空了塑料瓶里的水,存满空气,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