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一章 快斗:泽木先生,我真不是故意的……



    “离开这里?小事情啦!~”

    大门前,舒允文瞄了一眼大门的电子锁:“……刚才成实已经去地面上的控制室看过了,泽木公平关掉了控制系统,所以门才会关住打不开。想要出去,只要把地面控制室的系统打开就好了……”

    “……那就好?!痹剿邩裁榱艘谎凵撤⑸显竽竟揭谎郏?br />
    “泽木公平的伤口想要包扎好,大概还需要三四分钟。等他的伤口包扎好,我们马上坐电梯离开吧。万一炸弹爆炸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炸弹爆炸?这事儿应该不会发生吧?”舒允文微微一笑,“……我的朋友正在外面拆炸弹,现在只差大厅这里隔离海水的玻璃墙体上的那一颗了,最多三五分钟,肯定能拆掉……”

    “是吗?”越水七槻扭头看了一眼大厅内的玻璃,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对了,泽木公平之前的计划,是要把海底餐厅都给炸掉吧?他要是炸掉海底餐厅,海水涌进来的话,自己不是也跑不掉吗?”

    “不对!不对!”舒允文摇了摇头,“那家伙聪明着呢!我朋友说了,就大厅这里安装的炸弹,一颗就能把海底的墙体炸个窟窿,到时候直接从窟窿游出去就好……”

    舒允文、越水七槻聊着天,这时候,柯南小鬼从走廊那里走了出来,两眼瞄了一眼沙发上的泽木公平,径自走到了舒允文、越水七槻的跟前,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低声显摆道:

    “允文哥哥,越水姐姐,我刚才发现了一些很重要的线索,已经知道凶手是谁咯!~”

    哼哼!这两个鱼唇的家伙,我名侦探滚筒洗衣机已经抢先你们一步,调查出真相了!

    舒允文、越水七槻扭头看向一脸臭屁的柯南小盆友,都是一愣——

    哟呵?这小鬼终于查出凶手了?不过,你跑到我们俩跟前显摆个毛线?

    舒允文有点不爽,然后笑眯眯地伸手轻搓柯南狗头:“哇!柯南你好厉害哦,真是辛苦你了!”

    柯南斜着眼瞪了舒允文一眼,然后拨拉开舒允文的手,一脸欠扁的得意笑容:“允文哥哥,你们想不想知道凶手是谁?嗯……你们绝对猜不到……”

    越水七槻看着柯南的表情,忽然也有点不爽了,忍不住低声说道:“有什么猜不到的,不就是泽木公平吗?”

    听着越水七槻的话,柯南脸上得意的笑容瞬间凝固,整个人有点懵逼:“啊咧?!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在女卫生间爆炸的时候?!痹剿邩菜婵谝凰?,然后伸手一指舒允文,“……他是今天中午?!?br />
    “什么?!”柯南持续懵逼中,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有点崩?!?br />
    妈蛋!你特么中午就知道谁是凶手,却不告诉咱,还让咱累死累活的调查。

    咱这辛辛苦苦的调查到底有什么意思?!

    呜呜呜……咱好像一个小丑??!

    ……

    海底餐厅外的海水中。

    宫野明美、山口达男、云一惠理子凑在最后一颗炸弹前,几把小剪刀悬浮在水中,按照顺序减着一条条颜色各异的线。

    很快,炸弹被剪的只剩下红蓝两根线,山口达男控制着剪刀,正准备把红线减断,明美忽然阻止道:“……山口先生,请稍等一下,这颗炸弹最后的零线、火线构造,感觉和之前的那些炸弹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难道不是剪红线吗?”山口达男反问一句——

    他们之前已经拆了十九颗炸弹,这十九颗炸弹的内部结构一模一样,最后的红蓝两线,其中红色是零线,蓝色是火线,所以他刚才才会习惯性地去减红线。

    “……这个……我总觉得这颗炸弹的感觉有点怪……”宫野明美有些犹豫,盯着跟前的炸弹,“这颗炸弹的红蓝两线,和之前的好像正好相反……”

    云一惠理子飘到了明美跟前:“……明美小姐,你刚才不是说了,所有炸弹的内部结构都一样吗?既然这样,那排线也应该是一样的吧?这可是炸弹,制作炸弹的人怎么可能会那么不小心,把这两条线装反呢?”

    “呃……说的也是,可能是我多疑了吧?”宫野明美微微笑了笑——

    制作炸弹可是个危险的技术活,每一步都得很小心,像是装错线这种事儿,确实不太可能……

    宫野明美想着这些,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拿起剪刀,剪断了红线。

    红线一断,炸弹上的倒计时立刻停了下来。宫野明美他们刚刚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只见计时器的时间快速闪烁,直接归零。

    明美、山口达男、云一惠理子看到这一幕,来不及多想,连忙飞快地四散逃开,也就在同时,伴随着一声巨响,海底餐厅的墙体瞬间被炸出一个缺口,海水向着餐厅内涌了进去。

    海底水流肆虐,明美看了一眼餐厅,连忙顺着海水飞了进去:

    “该死!刚才果然剪错线了!快点进餐厅里面,?;ず弥颈:驮饰拇笕?!”

    ……

    餐厅休息区。

    泽木公平趴在沙发上,快斗手里面拿着镊子,继续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伤口:“……泽木先生,马上就好了,请你忍耐……”

    “……好的,谢谢你了?!痹竽竟降佬灰簧?,脸上表情略显狰狞——

    这个条子处理伤口的技术确实挺好的,不过还是得死!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杀了这个让他伤口连续受创的死条子!

    快斗没有发现泽木公平的神情,继续全神贯注地帮忙处理着伤口。

    忽然之间,大厅内又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快斗又被这巨大的声响吓了一跳,手上再次一抖,镊子的尖端又一次插进了泽木公平的伤口中……

    一瞬间,泽木公平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灵魂的疼痛,表情再度凝固,又是“嗷”的一声惨叫。

    至于快斗,他连忙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正巧看到餐厅大厅的玻璃轰然破碎,一股海水涌了进来。

    快斗瞳孔一缩,顾不得镊子还插在泽木公平的伤口里,连忙伸手把泽木公平拉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儿?又是炸弹吗?泽木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刚才又被这声音吓到了,不是故意的……”

    快斗话落,泽木公平“哇”的一声就哭了,插在屁股上的镊子上下抖个不?!?br />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我真的很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