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室内。

    黑羽快斗看着刺进泽木公平伤口里的镊子,那叫个一脸懵***利大叔更是菊花一紧,嘴角一阵抽搐:

    “……白鸟警官,你搞什么?怎么这么不小心?”

    “呃……抱歉抱歉,我是被刚才的声音给吓到了……”快斗回过神来,连忙挠头道歉,然后又看向泽木公平道,“泽木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你特么都把镊子插老子菊花里了,你说有事没事?!

    泽木公平心中咆哮着,然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没事,没什么大碍……白鸟警官,请你继续帮我处理伤口吧……”

    泽木公平说着话,两滴泪水不经意间滑落——

    嗯,这都是疼的!

    还有,这个条子是叫白鸟任三郎对吧?看老子一会儿不嫩死你……

    泽木公平怨念丛生,毛利大叔皱着眉头道:“这伤口,怎么看也不像没事啊……白鸟警官,泽木先生现在是伤上加伤,太不好处理了。要不然,还是就让泽木先生在这里休息,等医生来了以后再处理吧……”

    “不、不用的?!痹竽竟搅σ×艘⊥?,“这都是小伤而已,不碍事的,警官先生,你请继续吧……”

    泽木公平话落,颤颤悠悠地伸出手,抓住了插在伤口上的镊子用力一拔,然后一股血就像是喷泉似的,飙了出来……

    “呃……”毛利大叔、黑羽快斗看着跟前这一幕,都是一脑门儿的黑线——

    我勒个去!这位泽木公平绝对是一位真正的勇士,刚才果断拔箭,现在果断拔镊子,对自己不是一般地残忍??!

    这要是放在古代,肯定是一员悍将!

    黑羽快斗一脸钦佩,然后拿出快速止血喷雾剂,向着泽木公平的屁股一阵乱喷,随后又拿起了镊子,夹了一块新的酒精棉:“……泽木先生,我再帮你清洁一下伤口,请你忍耐……”

    “好的?!痹竽竟降懔说阃?,然后提醒道,“……警官先生,这一次请你务必要小心一点,我的伤口……经不起摧残了……”

    “呃……我知道的?!焙谟鹂於飞钜晕坏氐懔说阃贰?br />
    这伤口的模样,已经不是残了,而是烂了……

    毛利大叔站在一旁,轻声嘀咕道:“真是奇怪了,刚才那声音……听上去好像是什么爆炸的声音……白鸟警官,我去外面看看情况,你自己小心一些,照顾好泽木先生?!?br />
    “好的,我明白了?!?br />
    ……

    卫生间前面。

    爆炸声停歇后,舒允文捂着鼻子、嘴巴,朝着烟尘弥漫的卫生间前一看,开口道:“越水侦探,你看看这威力!你刚才要是开门的话,现在肯定死定了,我可是救了你一命??!”

    “呵呵……谢谢你了?!痹剿邩脖桓詹诺谋ㄉ鸬媚源卧芜?,萝莉哀也向着舒允文抱怨道:

    “……我说,除灵师大人。你引爆炸弹之前,难道就不能先通知我们一声吗?”

    “呃……抱歉,抱歉~”舒允文很没诚意地道歉一声,也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目暮警官他们跑了过来,紧张地问道:“允文同学?越水侦探?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们没事吧?”

    “啊……我们没事!”舒允文向着目暮警官招了招手,然后立刻扭头对越水七槻道,“越水侦探,我的计划先向目暮警官他们保密……”

    越水七槻愣了一下,微微点头,目暮警官他们也跑到了舒允文跟前,惊讶地看着卫生间的情况:“……这里是……可恶!该不会是炸弹吧?”

    “没错,就是炸弹?!笔嬖饰拿坏仍剿邩部?,直接把所有台词都抢了过来,开口解释道,“……越水侦探在打开女卫生间的门后发现了炸弹,刚跑出来炸弹就爆炸了!”

    “是吗?”柯南他们都是一愣,然后柯南小鬼一脸认真地跑进了女卫生间里面。

    小兰、有希子见状,一起喊了一声“柯南”,紧跟着柯南跑进了那片废墟内。没过多久,小兰抱着柯南走了出来,恼怒地说道:“……柯南,你能不能不要捣乱了?真是的,刚才那里很危险的……”

    “呃……小兰姐姐,我知道错啦!”柯南小鬼卖萌,然后扬了扬手里的一张扑克牌,微笑着说道:

    “目暮警官、允文哥哥、越水姐姐,我刚才在卫生间里面找到了这个,黑桃7!这应该是一场针对越水姐姐的炸弹袭击,绝对错不了的!”

    目暮警官连忙把扑克牌拿了过去,舒允文、越水七槻都是一脸冷漠——嗯,柯南小鬼说了一句废话,他们两个早就知道了……

    目暮警官拿着扑克牌看了看,然后才开口道:“……果然如此!可是,凶手到底在哪儿?他又是在什么时候安装好炸弹的?”

    “凶手是谁暂时还不清楚?!笨履仙焓帜笞畔掳?,一脸凝重,“……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颗炸弹应该是凶手早就安好的。因为在凶手的目标里,只有越水姐姐一个人!越水姐姐只要来到这里、想要上卫生间,就肯定会触动这个炸弹……至于小兰姐姐和灰原,他们两个只是凑巧跟来的而已……”

    “嗯……确实是这样没错!”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然后咬牙道,“该死!这里简直太危险了,可是海底餐厅的出入口却被电子锁锁住了……”

    目暮警官正说着话,忽然间脚步声传来,毛利大叔跑到了众人跟前:“目暮警官,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儿?”

    “毛利老弟?”目暮警官微微一愣,“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泽木先生呢?”

    “白鸟警官正在给泽木先生处理伤口,我听到有爆炸的声音,所以就过来看看……”

    毛利大叔解释着,舒允文忽然开口道:“毛利先生,你是说,泽木先生现在只有白鸟警官一个人?;ぢ??那太危险了!你在这里陪目暮警官他们,我去找白鸟警官,一起?;ぴ竽鞠壬?br />
    “呃……好的?!泵笫逵α艘簧?。

    舒允文向着目暮警官等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着快斗、泽木公平所在的休息室走去——

    嗯,越水妹砸的麻烦也解决了,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盯紧泽木公平,等他和时津润哉联络了……

    舒允文渐渐走远,越水七槻看着舒允文的背影,嘴角抽抽了两下——

    ?;ぴ竽竟??

    她怎么觉得,舒允文这货去了以后,泽木公平反而更不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