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前。

    越水七槻闻言,扭头一看,只见舒允文、灰原哀就站在她的身后,不由得愣了一下,开口道:

    “允文同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呃……厕所里面有什么危险吗?”

    越水七槻说着话,忽然一下子反应过来——她的名字里面有“七”,貌似就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舒允文点了点头:“……没错,卫生间的门里面装了炸弹,和我家门口的那个一样,触发式的那种,一开门就炸……”

    “什么?”越水七槻立刻从女卫生间门前走开,走到了舒允文身旁,心中念头转动,轻声问道,“……这颗炸弹,应该是给我准备的吧?呵呵……你和我的‘待遇’,都是在炸弹下‘粉身碎骨’……”

    越水七槻沉吟一声,然后忽然皱着眉头问道:“……话说起来,这虽然是针对我的机关,但谁也不能保证我一定会来上厕所,所以犯人一定会想办法制造一个让我上厕所的机会……这样一分析的话,凶手就是泽木公平咯?那个家伙在毛利先生、白鸟警官两个人的搀扶下还能摔倒,而且正巧摔到了我的身上,简直太可疑了……”

    “呃……”听着越水七槻的推理,舒允文有点无语——

    好吧!这些侦探果然是666的,一下就把事情猜了个差不多……

    越水七槻依旧是一脸疑惑,伸手捏着下巴,看向舒允文道:“……可是,这很奇怪??!假如说泽木公平就是凶手的话,他为什么要故意设置机关让自己受伤呢?苦肉计吗?不对,就算他要用苦肉计,完全可以制造一些不太严重的小伤,犯不着牺牲这么大。那个部位受伤,他的行动肯定会受到影响……”

    越水七槻琢磨着,一看舒允文那古怪的眼神儿,顿时灵光一闪,嘴角抽搐了两下:

    “……我说……允文同学,泽木公平那个地方的伤……是你干的,对不对?”

    妈蛋!什么叫我干的,这话很有歧义??!

    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开口解释道:“……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干的。我本来只是想给他一些教训而已,没想到正好射中了他的那个地方……”

    “朋友?”越水七槻一脑门儿雾水,这时候,智也也显露出身形来,凑到越水七槻的身前,欢乐地飞了一圈。

    越水七槻看到荻野智也,顿时一脸懵逼——

    好吧,这又是一个没见过的鬼……不过,你的朋友每次都这么出现,让咱很崩溃的有木有?

    越水七槻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脑外,然后又认真地分析道:

    “……话说,允文同学,假如泽木先生就是凶手的话,那以你的怪异能力,应该早在泽木家的时候就确定这件事情了……”

    “……现在想想,你当时的表现确实很奇怪……允文同学,你一直瞒着我们,不揭露凶手,应该有别的计划吧?让我猜一猜,是和时津润哉有关吗?”

    “呃……这个……”舒允文有点汗颜——

    这些侦探,一个个都不得了,明明只有一丢丢线索,却把他的打算猜了个差不多……

    导演,他们这也算开挂了好不好?!

    “……那你的计划是什么?”越水七槻见状微微一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的计划啊……你可能不知道,在这次的杀人计划结束后,时津润哉会开着直升机来接泽木公平。不过,时津润哉很警惕,在他来这里之前,会提前和泽木公平联系一下,确定计划的执行情况……”

    舒允文犹豫了一下,还是简单地把情况说了一遍——

    越水七槻既然已经猜出来了,那继续瞒着也没什么意思。

    当然,他故意放走时津润哉的计划是不会变的。这家伙不收拾一顿,舒允文心里面不舒坦呐!

    越水七槻眯了眯眼:“……原来如此,你瞒着我们,就是不想让我们提前抓捕泽木公平,影响你引来时津润哉的计划吧?不过,时津润哉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他在他之前的策划中,从来没有和委托人见过面,这次为什么要开直升机过来接泽木公平呢?”

    “……不知道?!笔嬖饰淖旖沁殖鲆凰啃θ?,“不过,这对我们而言,绝对是个机会!”

    “也对!这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越水七槻说着话,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四十分,而炸弹设置的引爆时间是在四点钟和四点十分两个时段。这也就是说,泽木公平和时津润哉约定好联系的时间,很有可能是在三点五十五分之前?!?br />
    “……至于联系方式,这里普通手提电话收不到讯号,电话线路也被切断了,所以只能是卫星电话了……”

    越水七槻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舒允文忍不住打断道:“现在先不说这些了。为了让泽木公平觉得计划很顺利,咱们得给他制造一些错觉……”

    “制造错觉?”越水七槻微微一愣,不太明白舒允文的意思。

    舒允文微微一笑,向着越水七槻摆了摆手,示意越水七槻离卫生间那里远一点。

    紧接着,舒允文脑中下令,成实故意触动了炸弹的机关,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卫生间附近一阵剧烈震荡,烟雾弥漫。

    越水七槻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随后无语地看向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这就是你说的制造错觉?动静儿太特么大了吧?

    ……

    地下餐厅,某间休息室内。

    泽木公平趴在沙发上,两腿叉开、撅着屁股,神情焦虑中略带不安——

    他之前故意把血抹到了越水七槻的脸上,就是想让越水七槻去卫生间,然后把她炸死……

    可是,现在都已经过去很久了,怎么还没有炸弹爆炸的声音?难道计划失败了吗?

    泽木公平思索着,沙发旁边,毛利大叔站在快斗身旁,看着快斗处理着伤口,轻声嘀咕道:“……真是没想到,这里居然还配备有快速止血喷雾剂,泽木先生,你倒是好运气啊……”

    “呵呵……是??!”泽木公平应了一声——

    这些其实都是他为了防止意外,专门准备的。不过他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用上了,而且还是这种悲催的伤势……

    “泽木先生,我接下来会用酒精棉帮忙擦拭伤口,然后帮你绑纱布,可能会有些疼,你忍耐住……”

    快斗说着话,拿起镊子,然后夹起大大的棉球,在泽木公平的伤口上擦拭着。

    泽木公平疼得“嘶嘶”地吸着冷气,忽然之间,只听外面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泽木公平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笑容——

    炸弹爆炸了!计划成功了!

    泽木正高兴着,快斗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手一抖,镊子的尖端直接插进了泽木公平的伤口里。

    一瞬间,泽木公平的笑容凝固,然后是一声好似狼嚎一般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