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窖内。

    毛利大叔、快斗搀扶着泽木公平离开,舒允文等人也一起走出了酒窖,然后目暮警官开口道:“诸位,我们先去大厅的出口那里等待,也顺便用大厅那里的电话呼叫一下支援……”

    目暮警官说着话,掏出自己的手提电话看了一眼:“……真是可恶,这里居然收不到讯号!”

    “哈哈,没办法,这里毕竟是海底嘛!”宍户永明哈哈笑了笑,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提电话,“……我的电话也一样,根本收不到讯号……”

    “我的也是?!?br />
    其他几个带着手提电话的人都附和了一句,然后一起向着大厅走去。

    舒允文、萝莉哀、柯南、小兰、有希子走在最后面,柯南小鬼两手背在脑后,乜眼扫了有希子一眼,然后一副很失望的表情:“真是可惜呢,新一哥哥明明非常擅长处理伤口的,居然不去帮泽木先生处理一下……”

    舒允文、萝莉哀听着柯南的话,嘴角又抽搐了两下——

    妈蛋!柯南这货还没完了?你继续刺激你老妈,回头就不是吊起来打的事儿,而是直接被嫩死的节奏??!

    舒允文心中一阵无语,先扭头看看有希子发黑的脸,然后又看向柯南,忍不住轻咳一声提醒道:“……柯南,那什么……工藤同学不去帮忙,肯定是有原因的,你要理解……另外,工藤同学是你的长辈,但是你今天对工藤同学有些不够恭敬,那样是不对的,你最好能道个歉……”

    没错,舒允文实在是无法直视柯南继续作死下去,决定阻止一下。

    舒允文话落,柯南小鬼顿时成了死鱼眼,一脸不爽地扭头看向舒允文——

    话说起来,这货和怪盗基德的关系好像很不错,之前在缆车上、厕所前,舒允文明显是在和那个假新一私下接触,而且还帮着说话来着……

    这家伙,居然在帮着怪盗基德这个无耻的小偷,真是一点立场、节操都没有!

    鄙视你!

    柯南瞪了一眼舒允文,然后忽然假装惊讶地说道:“……啊咧?是这样嘛,那真的很抱歉!不过话说回来,允文哥哥和新一哥哥的关系好像很好,你们两个是不是有~奸~情啊……”

    柯南话一说完,舒允文简直是一脑门儿的黑线——

    我勒个去!什么有奸情?神特么有奸情!

    你这货为嘛老是在幻想着咱和你老妈之间发生点儿什么?之前在列车上就是,现在居然还来?

    舒允文正在无语中,有希子的脸更黑了,小兰则伸手轻抚柯南狗头,笑着说道:“……柯南,你不要乱说啦!真是的,允文同学和新一的关系很好,那叫友达,不是那个什么啦……”

    “???是这样嘛?那可能是我搞错了……”柯南假装自己十分萌蠢,然后伸手拉着小兰道,“小兰姐姐,目暮警官他们已经走远了,我们快点跟上去吧……”

    柯南小鬼拉着小兰跑远,有希子向着舒允文微微一笑,紧随其后跟上。

    舒允文、萝莉哀看着有希子的背影,感受到了有希子身上弥散的杀气,心中为柯南默哀了一下,然后舒允文低声问道:“……灰原,你喜欢尬舞不?”

    “抱歉,我对那个没兴趣?!甭芾虬б×艘⊥?。

    舒允文低头一看萝莉哀,撇了撇嘴——

    话说,这只萝莉真的一点都不配合,你要是回答个“喜欢”,咱们回头就能一起去柯南的坟头尬舞了好不好?

    什么?你说柯南还活着,没有坟头?

    这一点都不重要,反正他已经死定了……

    萝莉哀看着前方的目暮警官等人,低声道:“喂,除灵师大人,越水侦探现在都已经走远了,我们不用赶紧跟上去吗?她要是打开卫生间的那道门,可是会被炸死的……”

    “……这个不用担心,成实还在那儿守着呢!”舒允文微微一笑:

    “……有成实拦着,她进不去的……话说起来,我倒是觉得,为了让泽木公平放心,那颗炸弹还是炸掉更好一些……”

    ……

    大厅内,餐厅的出入口前。

    目暮警官等人站在一起,看着跟前紧闭的大门,一脸惊讶:“……奇怪,餐厅的入口是在这里吧?怎么关上了?该不会是犯人……”

    “这道门是电子锁控制的吧?”彼得·福特站在门前,按了几下按键,眉头皱了起来,“……可恶!这里的门好像被彻底锁死了,根本打不开啊……”

    “……看样子,那位神秘的犯人,应该是想把我们全部困在这里,一一杀害啊……”越水七槻表情凝重,手习惯性地就想捏着下巴,然后忽然想到了手上和脸上的鲜血,无奈地撇了撇嘴:

    “……目暮警官,抱歉,我得先去卫生间里面清洗一下,麻烦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呃……好的?!蹦磕壕傧鹊懔说阃?,然后又挠头到,“……不过,越水侦探,泽木先生刚才已经被袭击了,接下来犯人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你,你现在独自去卫生间,有点太危险了……”

    “没事的,我有这个~”越水七槻从裤子里面掏出一个棍状物——那是一根小电棍。

    “……犯人要是真的敢出现,我一定会给他好看的!而且,就我个人看来……只要诸位留在这里,我的安全就不成问题……”

    “啊咧?”目暮警官愣了一下,“越水侦探,你这是什么意思?”

    越水七槻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而是快步向着厕所走去——

    她之所以这么笃定,完全是出于对舒允文的信任。

    越水七槻可知道舒允文的神奇手段,假如这家餐厅内真的有一个藏在暗处的凶手的话,肯定早就被舒允文发现了!

    舒允文现在既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就意味着,犯人实际上就在在场的这些人里面!

    所以说,只要这些人都留在大厅不动,她的安全就不成问题。

    而且,越水七槻猜测,舒允文那家伙说不定早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越水七槻想着这些,很快走到了卫生间前,伸手正准备开门,忽然之间,一个透明的鬼魂出现在了她的跟前,比了个“禁止入内”的动作。

    越水七槻吓了一跳,然后认真一看,惊讶道:“你是……成实先生?”

    成实点了点头,紧接着,舒允文的声音在越水七槻身后响起:

    “……越水侦探,那道门可开不得,会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