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炸弹?”有希子愣了一下,连见识了鬼魂的事儿都暂时抛到了一边,满脸惊讶,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是说,女卫生间里面装了炸弹?”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两手背在脑后,低声道,“……所以,有希子大姐,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哦~”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庇邢W庸淼佬?,然后又皱眉问道,“……不过,那里既然装着炸弹,你为什么不告诉目暮警官呢?任由那颗炸弹留那里,未免太危险了吧?”

    舒允文撇了撇嘴,随口道:“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你别管那么多……另外,记得帮忙保密……”

    有希子微微一愣,犹豫了片刻后才点头道:“……好吧?!?br />
    紧接着,有希子又猜测道:“……允文同学,你放任这颗炸弹不管,应该是想……找到那个背后策划这一切的人吧?”

    之前的时候,有希子从阿笠博士嘴里面问出了不少案件的内幕,自然也知道舒允文、越水七槻被时津润哉盯着,家里面还装了炸弹……

    “呃……”舒允文闻言,不由得为之语结——我勒个去!洗衣机这一家子,没有一个智商低的??!

    舒允文轻咳一声:“……反正你别管就行了。女卫生间这里我会让仆从盯着,炸弹绝对炸不了。另外,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有无辜的人出事……”

    有希子盯着舒允文,眉头一挑道:“……允文同学,你保证不会有无辜的人出事,也就是说,不保证不无辜的人不会出事咯?嗯……难道说,这一系列案子的执行凶手,其实就在在场的这些人里面,而且,你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

    “呃……”

    舒允文听着有希子的分析,嘴角一阵抽搐,扭头就走——

    妈蛋!有希子大姐,你要不要辣么聪明的?

    咱这只不过是随口打了个包票而已,居然就被你推理出了辣么多……到底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舒允文快步离开,有希子也连忙跟上,表情有点古怪。

    看舒允文的样子,她的猜测应该没错才对。

    舒允文现在已经知道了凶手,新一那孩纸却依旧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一筹莫展……这可真是……

    想着这些,有希子不由得有点同情自家的侦探儿子,不过紧接着,有希子就想到自己之前被亲儿子恶整的事儿,这一丢丢同情立刻抛之脑后——

    嗯,这熊孩子,活该!

    ……

    没过多久,舒允文、有希子也返回了大厅里面。

    大厅内,柯南、目暮警官、毛利大叔等人坐在休息区聊着天。

    宍户永明、仁科稔、彼得·福特也都听目暮警官说过了案情,凑在一起讨论着。

    宍户永明笑着说道:“……有人在按照扑克牌的顺序杀人吗?话说起来,这可真巧了,我的名字里面也有一个数字哎!‘宍’的下半部分,就是个六……”

    “呃……还真是??!”目暮警官一脸惊讶,紧接着,越水七槻微笑着说道:

    “……不仅仅是永明先生,其实其他两个人的名字里面,也是有数字的。像是仁科先生,他的姓氏的‘仁’字里面,就有一个二;还有彼得·福特先生,‘福特’的发音,类似于日语的‘four’,也就是四……”

    毛利大叔一手捏着下巴,皱眉道:“等一等!这样一来,旭胜义先生是9,泽木公平先生是8,越水七槻是7,宍户先生是6,我自己小五郎是5,福特先生是4,再加上仁科先生的2和那边那个变态高中生侦探的1……”

    “……这只差一个3就凑齐了嘛!”

    有希子听着毛利大叔的那句“变态高中生侦探”,脑门儿上又挂上了黑线,扭头瞪了柯南一眼。

    柯南向着有希子微微一笑,然后才开口道:“毛利叔叔,其实已经凑齐了。我记得,白鸟警官的名字里面,就有一个‘三’字哦~”

    “什么?白鸟警官的名字里有‘三’?”毛利大叔扭头看向伪装成白鸟警官的快斗,“……白鸟警官,请问你的名字是……”

    “啊咧?我的名字嘛?”快斗愣了一下,回忆了一下警察手册上的名字,正准备开口,舒允文忽然道:“……白鸟警官叫白鸟阿三~我说的没错吧,白鸟警官?”

    快斗听着舒允文的话,有点懵逼——白鸟阿三?这是个什么名字?他记得警察手册上明明叫白鸟任三郎来着……难道是他记错了?

    快斗犹豫了一下,正准备顺着舒允文的话点头称“是”,目暮警官无语地按了一下脑门儿:“……允文同学,你在胡说些什么???白鸟老弟的名字,明明叫白鸟任三郎才对……”

    “呃……”快斗听着目暮警官的话,嘴角一阵抽搐,扭头看向舒允文,眼神幽怨中带着委屈——

    妈蛋!这家伙刚才又想坑我?!

    咱刚才要是真的答应下来,身份说不定就暴露了!你能不能让咱愉快地当一会儿怪盗啊魂淡~!~

    舒允文扭头一看快斗,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快斗的肩膀:“抱歉!抱歉!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快斗脸上呵呵笑着,往旁边躲了两步——别特么拍咱肩膀,咱跟你不熟!~

    毛利大叔他们没有在意舒允文和快斗之间的小动作,继续皱着眉头道:“……这样一来,所有的数字,就全都凑齐了??!”

    “是??!如果犯人也在这里的话,那我们都会很危险?!蹦磕壕偕袂槿险?,“毛利老弟,白鸟警官,你们刚才搜查餐厅的时候,确定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吧?”

    “嗯……应该没有?!泵笫宓懔说阃?。

    目暮警官沉吟一声,然后按了一下头上的帽子,扭头看向宍户永明等人,开口问道:“……抱歉,三位,能麻烦你们说明一下,旭先生找你们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吗?”

    宍户永明三人对视一眼,然后仁科稔率先开口道:“……我是接到旭先生秘书的电话,所以才来这儿的。至于什么事儿……我想应该是想找我为他的餐厅宣传吧!”

    “……毕竟,我可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美食随笔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