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车上。

    黑羽快斗坐在驾驶座上开车,副驾驶坐着泽木公平,越水七槻和假新一则坐在车后座上,不断地聊着天、讨论案情。

    假新一听越水七槻说了一遍案情和分析,然后开口道:“……按你的说法,允文同学可能掌握了什么关键性的线索、甚至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嘛?”

    “没错?!痹剿邩驳懔说阃?,“……这虽然只是猜测,但是允文同学说不定靠他的古怪能力,已经确定了凶手!这个家伙,之前就经常抢在我们之前破案……”

    越水七槻说着,又回想起了之前和舒允文一起办案时被各种抢戏的经历,一脸的郁闷。

    “呃……是吗?”假新一琢磨着“古怪能力”四个字,不由得眯了眯眼,嘴角抽抽了两下,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

    与此同时,驾驶座上的黑羽快斗也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他和舒允文的每一次遭遇,貌似全都是以惨剧收场来着。舒允文这货,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坑货!

    幸亏今天舒允文不在……

    不过,舒允文那家伙家门口居然被人安炸弹,这可真是喜闻乐见哟!~

    哈哈!这货也有今天?好开森~好开森!~

    快斗正高兴着,车子距离水水晶前的停车场越来越近,副驾驶上的泽木公平笑着说道:“终于到了,白鸟警官,真是谢谢您去接我们……”

    “哈哈,您客气了,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快斗笑着回答,两眼看着停车场那里,目光在毛利大叔、目暮警官等人身上一一扫过,紧接着看到了某个分外熟悉的身影。

    黑羽快斗瞳孔一缩,一个急刹车,然后揉了揉眼再看,顿时整个人都懵逼了——

    妈蛋!怎么可能会是舒允文?这家伙为毛也在这里?他刚才明明还不在的!

    快斗有点崩溃,车上的越水七槻、假新一、泽木公平都是满脸奇怪:“……白鸟警官,您怎么忽然踩刹车了?”

    “呃……”快斗嘴角抽抽了两下,“……我、我的脚抽筋儿了……”

    “脚抽筋儿了?”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算了,反正现在也没多远了,我们先下车走过去,您在车上休息一下吧……”

    “呃……好的?!?br />
    快斗答应一声,越水七槻他们已经各自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停车场前,舒允文等人看到越水七槻三人都微微一愣,然后小兰用力地眨了眨眼,惊讶道:“……那个人……是新一哎!那是新一!新一他来了!”

    小兰说着话,已经开心地向着假新一跑了过去。

    毛利大叔看到这一幕,脸色黑得可怕,忍不住捏了捏拳头,低声骂了一句“可恶”。

    至于柯南小鬼,简直是一脸的震惊加无语——新一个毛线??!他就是工藤新一,那边那个六耳猕猴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柯南旁边,舒允文也是一脸古怪,扭头瞄了眼柯南,又看看远处的假新一,脑中问道:“……成实,明美,你们过去看看那个新一是谁?该不会又是快斗来了吧?”

    在东京,而且还会BUG易容术的,舒允文最先想到的,只有黑羽快斗这货……

    成实、明美点头应了一声,然后一起飞向远处,几秒钟后,成实的声音出现在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快斗他还真在这里,而且伪装成了别人。不过,伪装成工藤新一的那个人并不是快斗……”

    “什么?!”舒允文愣了一下,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忍不住问道,“……那伪装成工藤的人是谁?还有,快斗这货又伪装成了谁?”

    成实立刻回答道:“伪装成工藤的人,是工藤有希子女士;至于快斗……他伪装成了白鸟警官……”

    “哈?!”听着成实的话,舒允文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工藤有希子?她怎么又回国了?而且这货伪装成自家儿子搞毛线?闲着无聊??!

    还有快斗这货,什么时候伪装成白鸟警官的?

    舒允文正思索着,成实的声音又传入了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我在缆车附近的厕所里面发现了白鸟警官,他的衣服被人剥掉,捆在马桶上面……”

    “呃……”舒允文眼皮子跳了两下——好吧,快斗这货绝对是在这里附近伪装成白鸟的。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扭头一看懵逼发呆中的柯南小鬼,笑嘻嘻地轻抚柯南狗头:“……柯南你看,是你新一哥哥来了哦!开不开心?高不高兴?”

    开心你妹!高兴你妹??!你特么不知道我就是新一??!那货绝对是假的!是假的!是假的??!

    柯南扭头瞪了舒允文一眼,然后笑眯眯地拽了拽舒允文的裤腿儿,笑着说道:“允文哥哥,你和新一哥哥也好久不见了,我们一起去问候一下他吧!”

    “呵呵……好吧!”舒允文点头答应,然后忽然觉得味道有些不对——

    话说,那个假新一就是有希子??!你让咱去问候假新一,那就是主动邀请咱去问候你妈……

    这熊孩子,莫名其妙地自己找骂??!

    舒允文撇了撇嘴,和柯南一起,向着有希子走去。

    柯南紧随舒允文身旁,表情认真,看着和小兰说说笑笑的有希子,低声道:“……那个人,很有可能是怪盗基德!”

    “啊咧?”舒允文愣了一下,诧异地看向柯南,“……你为什么这么说?”

    “……湛蓝之梦!”柯南两手掏兜,“……你没有看电视吗?电视上说,水水晶内展览有一颗名叫湛蓝之梦的宝石,怪盗基德一定是为它而来!不过,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敢伪装成我的样子……看着吧,我现在先不揭穿他,等他偷宝石的那一刻,我一定会抓住他,把他送进监狱里面去!”

    “呃……是吗?”舒允文神情有点古怪——

    话说,湛蓝之梦什么的,他是没有太在意。

    不过,柯南他现在明显是先入为主、全部搞错了好伐?伪装成洗衣机的,明明是他妈??!

    而且,这货现在还不揭穿,非得要抓现行……

    舒允文真想看看,柯南最后发现假新一的真实身份时的表情……嗯,一定很有趣!

    舒允文脑中乱想着,已经走到了假新一他们跟前。

    和假新一眨了眨眼,打了声招呼后,舒允文目光看向犹自坐在车子里的快斗身上。

    快斗和舒允文目光一个接触,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心里面开始念动魔咒——这货没认出我来!这货没认出我来!这货没认出我来……

    快斗念动着“魔咒”,舒允文已经笑眯眯地溜达到了警车旁,脸往车窗上一凑,笑着问道:

    “白鸟警官,好久不见??!你坐在车上干什么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