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零章 时津这倒霉孩子,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五分钟后,泽木公平家的客厅内。

    舒允文稳稳当当地坐在沙发上,惬意地喝着茶水,柯南、越水七槻、毛利大叔他们则稍微有些不安。

    柯南坐在小兰身旁,本能地抬手想看下时间,看到自己光秃秃的手腕后嘴角抽抽了两下,把手放下卖萌道:“哎呀呀!泽木叔叔他不就是回卧室里面拿那个餐厅的资料卡嘛,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越水七槻眉头蹙起,一手捏着下巴:“他都已经去了整整五分钟了,时间确实有点长……”

    毛利大叔也开口道:“是啊,真是奇怪了……”

    毛利大叔话落,柯南小鬼忽然眯了眯眼:“……泽木先生他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要不我们去看一下吧!”

    舒允文听着柯南的话,扭头瞪了柯南一眼,然后在柯南的头上拍了一下:“……你个小鬼,这能出什么事儿?说不定他忘了把东西放到哪儿了,正在找呢……”

    妈蛋!这小鬼就知道添乱!

    明美现在正在施展寄魂托梦呢!要是现在一堆人过去看情况,把泽木公平提前吵醒的话,寄魂托梦被打断了怎么办?

    柯南头上挨了一巴掌,一脸郁闷地瞪着舒允文,白鸟任三郎则认真地说道:“……不会出事吗?那可不一定!泽木公平先生的名字里面有‘八’,假如犯人已经袭击过名字里面有‘九’的人的话,那泽木先生他现在……很可能有危险!”

    “这……对??!”目暮警官豁然站起身来,虎目中带着威严,“不行!我们必须得先去看看情况才行!”

    毛利大叔也立刻起身:“没错,我们快点去看看吧!”

    众人说话的工夫,一起向着泽木公平的卧室走去,舒允文一脸无语地跟在身后,弱弱地说道:“……那什么,我觉得泽木先生肯定没事的……”

    “那也要确认一下!”

    舒允文无力阻止,眼睁睁地目暮警官等人一起走到了卧室前面,然后“咚咚”地敲响了房门:“泽木先生,你在不在里面,在的话请说话?!?br />
    卧室里面,成实听到动静,飘到了卧室外面,凑到舒允文跟前:“允文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呃……意外情况……”舒允文一脸无奈,旁边目暮警官他们没听到里面有回应,伸手拧了一下门把手,顿时着急了:“……门从里面反锁了!见鬼,泽木先生你怎么了?”

    柯南、越水七槻的表情都凝重起来,越水七槻也顾不得她和舒允文之间的“深仇大恨”,快步走到舒允文跟前,低声问道:“允文同学,卧室里面的泽木先生该不会……”

    “他没事,或许是太困睡着了……”舒允文摆了摆手,也就在这时候,明美也从卧室里面飘了出来,看上去非常疲惫:

    “……允文大人,泽木公平被吵醒了……”

    好吧,果然是这样!

    舒允文一脸郁闷,紧接着卧室的房门忽然打开,泽木公平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看着跟前的众人,揉着眼睛问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抱歉,我刚才忽然很困,然后就睡着了……”

    “哈?”卧室门口的一群吃瓜群众都成了死鱼眼,“……好吧。泽木先生,既然您没事,那我们回去接着聊吧?!?br />
    “嗯,好吧?!痹竽竟脚ね房戳搜鄯棵拍?,有点奇怪——

    他记得刚才没有锁上门??!难道是记错了?

    还有,他刚才做的那个梦……真是太古怪了!就好像有人进入他的脑子问问题一样……

    ……

    一群人重新坐回到了客厅里面,舒允文找了个借口,进了卫生间里面,开口问道:“明美,你都问出了点儿什么?”

    明美飘在舒允文跟前,伸手比划着:“……允文大人,我刚才在他的梦里面问过了,他确实就是这一系列案子的犯人。他是在网络上联系上了时津润哉,然后时津润哉和他单线联系,帮他制定了这次的杀人计划。村上丈就是他在这间房子的客厅里杀掉的,另外,他昨晚还杀掉了一个人,那个人叫旭胜义,就是那个水水晶的老板,也是扑克牌里的‘九’……”

    “旭胜义?”舒允文听到这里愣了一下,“……对??!这个人的姓里面,确实有个‘九’字!”

    明美点了点头,又继续比划起来:“……没错,我还问出来,他似乎打算把其他名字里有数字的人都聚集在水水晶内,一一杀掉?;褂?,他真正想杀的目标其实只有四个,不过我没来得及问出来具体是谁,他就醒过来了,至于他接下来在水水晶内的计划,也没来得及问……”

    “呃……”舒允文一脸郁闷——

    好吧,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舒允文心里面叹息一声,然后继续问道:“……那时津润哉呢?他的事情问出了多少?能找到他吗?”

    明美比划着回答:“……泽木公平说,一直以来,都是时津润哉主动联系他,他手里面根本没有时津润哉的联系方式和任何信息?;褂?,他甚至连时津润哉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是称呼时津润哉微‘策划师’而已……”

    “……呵!”舒允文眯了眯眼,“……这么说来,就是没线索咯?”

    这个时津润哉,还真是一只躲在暗处的臭老鼠??!

    “也不是?!泵髅牢⑿ψ呕卮?,“泽木公平说,在这次的计划完成后,时津润哉会亲自开直升机去接他离开。不过,在接他之前,时津润哉会先联系他一下,确认一下情况,如果他不接电话的话,时津润哉就不会去了……”

    “时津润哉会去接他?”舒允文两眼一亮,“……这倒是个好消息……”

    “……不过,这只地老鼠倒真是够小心谨慎的??!”

    舒允文正琢磨着,成实飘到舒允文跟前:“……允文大人,我们现在既然得到了消息,那就告诉警方,让警方做好部署……”

    舒允文想了想,摇头道:“不行!那只地老鼠的鼻子很灵,万一被他嗅到不对,说不定就不来了……嗯,咱们还是静观其变,等他自己现身的好……”

    成实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吧。反正那家伙只要敢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就一定能抓到他!”

    “抓他?为什么要抓他?”舒允文抬头看向成实,“……咱们要是在现场抓住了时津润哉,那还不是得交给警方?这太便宜他了!”

    “呃……”成实、明美闻言,有点懵逼,“你的意思是……”

    “让他跑!等他逃走了,咱们再找过去……”舒允文微微一笑:

    “……和他好好‘聊聊’!”

    舒允文话落,成实、明美彼此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好吧,时津润哉这倒霉孩子,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