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内,舒允文微微眯了眯眼,两眼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众人坐着的沙发位置、阴气、鬼气最浓郁,再往四周时阴气、鬼气渐渐变淡,显然沙发这里就是死人的地方。

    另外,这里的阴气、鬼气明显已经消散了许多,大致判断的话,那个人死掉的时间,应该是在五天到九天以前!

    五天到九天以前??!话说起来,村上丈的死亡时间就在上周六的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刚好在这个限定时间内。

    而且,泽木公平的家里面明明曾经有人被杀过,这货却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

    难道说……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厨房间门口,向里面一看,神情凝重——

    果然,泽木公平的身上残留着不少阴气、鬼气。

    不过,这些阴气、鬼气明显是属于不同的两个人,而且其中一部分阴气、鬼气应该是崭新的!

    这家伙在过去的一天之内,还杀过人!

    舒允文眯着眼睛,认真思索着。也就在这时候,泽木公平察觉到了舒允文,扭头一看,笑着说道:“是舒先生??!请您稍等片刻,茶水马上就能准备好了……”

    “呃……谢谢你了?!笔嬖饰目醋怕承θ莸脑竽竟?,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转身走出了厨房。

    呵!这家伙装得还真像??!如果不是有阴气、鬼气作证,舒允文绝对想不到,这货已经杀了两个人了!

    而且,这家伙十有**,就是这一系列扑克牌杀人案的执行人!

    话说起来,现在要不要让条子叔叔直接把人抓起来呢?只要抓了人,这次的案子也就算了结了……

    不过,假如这家伙是案子的执行人的话,他手里面或许有时津润哉的线索。

    时津润哉这货,他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

    舒允文正琢磨着,忽然间听到身旁有人问道:“喂,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舒允文听到声音愣了一下,扭头一看站在旁边的人,尴尬地笑了笑:“是越水侦探???呵呵呵……我这里没什么发现……”

    “是吗?”越水七槻冷哼一声,然后转身走开。

    舒允文撇了撇嘴——

    得!这妹砸还在生气呢!咱不就是帮你叫了两个失足少女捉弄了一下你嘛,反正你们都是女的,又不吃亏……

    毛利大叔想让咱给他叫两个失足少女,咱还不给他叫呢!

    至于他没把泽木公平可能是凶手这事儿告诉越水妹砸,那是因为他想先从泽木公平那里问问时津润哉的情况……

    舒允文又扭头瞄了厨房一眼,脑中有了计划,抬头看了明美一眼,比划道:“明美,接下来还要请你帮忙了?!?br />
    “好的,允文大人?!泵髅赖懔说阃?,答应一声。

    没错,舒允文的“计划”,就是把泽木公平放倒,然后让明美寄魂托梦,直接去泽木公平的梦境里面去问~

    不过,想要寄魂托梦,必须得让泽木公平睡着或者昏迷才行??!

    一想到“昏迷”这两个字,舒允文立刻把目光转向某柯南,笑眯眯地走了过去,轻抚柯南狗头:“柯南,你跟我过来一下……”

    柯南抬头一看舒允文那“惊悚”的笑容,身上哆嗦了一下,一脸警惕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哈哈!一点小事啦!”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中,舒允文把柯南拽到了某个没人看得到的角落……

    半分钟后,一脸舒爽的舒允文和衣衫不整的柯南走回到了客厅里面,小兰立刻把柯南拉到了身旁,奇怪地问道:“柯南,允文同学找你做什么???”

    “呵呵……没、没什么……”柯南扭头瞪了舒允文一眼,心里面好委屈——

    妈蛋!这货又抢了咱的手表型麻醉枪!你特么天天抢一个小孩儿的东西,有意思嘛!

    坏银!这就是个大坏银!

    没过多久,泽木公平终于把茶水准备好,端到了茶几前。

    目暮警官简单地把案情说了一下,泽木公平微笑着说道:“这么说来,犯人现在在接二连三地袭击毛利先生身旁的人吗?”

    “没错,现在看来是这样的?!蹦磕壕俚懔说阃?,“……泽木先生你的名字里面有一个‘八’字,接下来很有可能就是犯人的目标……”

    “哈哈,原来如此?!痹竽竟降懔说阃?,“你们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再过几天,我的梦想就要达成了,我可不会让自己在这时候倒下……”

    “梦想?”目暮警官微微一愣。

    毛利大叔笑着说道:“泽木先生他是一个品酒师,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希望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餐厅……”

    “??!那可真是恭喜了?!卑啄袢稳晒擦艘簧?,然后扭头看向客厅里放着许多酒的镇酒器,笑着说道,“……您家里面的这些酒,一定都是给自己的餐厅准备的吧?请问您的餐厅在什么地方,我一定会去品尝的!”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了?!痹竽竟降佬灰簧?,然后回答道,“我的餐厅,就在东京湾的那家即将开业的水水晶海洋娱乐设施内……”

    “……对了,我这里还有水水晶的资料卡……”

    泽木公平说着,在茶几下面翻了一下没找到,然后起身道:“……我想起来了,昨晚我好像拿到卧室里面去了,我这就去拿……”

    泽木公平起身走向卧室,舒允文微微眯了眯眼,脑中下令道:“成实、明美,你们带着手表型麻醉枪跟着过去,一会儿麻翻了他,然后把时津润哉的事都给我问出来!”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明美答应一声,带着手表型麻醉枪,飞向卧室。

    卧室里面,泽木公平从床头柜上拿起了水水晶的资料卡,坐在床上,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卡,神情时而迷茫、时而狰狞。

    五六秒钟后,泽木公平站起身来,正准备向门口走去,忽然觉得脑袋后面一麻,然后“啊啊”了两声晕了过去,“piaji”一下跌倒在了床上。

    随着泽木公平昏倒,卧室的房门缓缓合上,“嘎达”一声上了锁。

    与此同时,明美的魂体突兀地出现在空中,然后猛地一下,冲入了泽木公平的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