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牌?黑桃10?

    舒允文看着白鸟任三郎手里的扑克牌,先是两眼一亮,然后摇了摇头——

    得!这扑克牌,犯人肯定拿过没错,不过这玩意儿肯定不算是随身物品??!正常人谁身上天天带着一副扑克牌的?

    毛利大叔身旁,柯南眯了眯眼睛,认真地问道:“白鸟警官,这张扑克牌是直升机上发现的吗?那你最好可以联系一下直升机场的人,调查一下这几天的监控,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安排人手去查了?!卑啄袢稳傻懔说阃?,目暮警官则轻咳一声,开口道:

    “……调查的事,就交给别人负责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确定犯人的下一个目标。毛利老弟,你的朋友里面,有没有谁的名字里面含有‘九’这个字的?”

    “九啊……”毛利大叔皱着眉头,认真思索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的熟人里面,好像没有名字里面有‘九’的啊,倒是‘八’的话,有那么一个……”

    “八?”目暮警官连忙问道,“你说的是谁?”

    “品酒师泽木公平!”毛利大叔说出了这个名字,“他的名字里面,‘公’字的上面,就有一个‘八’字……”

    “原来如此!”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按了一下帽子,“……既然你想不到谁是‘九’,那我们就先去见见这个叫泽木的人,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那……好吧!”毛利大叔应了一声,然后众人向着阿笠博士道别一声,一起走出了病房。

    随着舒允文等人离开,病房内又安静了下来。

    阿笠博士继续趴在病床上养伤,没过多久,忽然间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阿笠博士一声“请进”,紧接着房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笑着说道:“阿笠博士,你好点了没有???”

    “啊咧?是你??!谢谢你来看我?!卑Ⅲ也┦康佬灰簧?,探病的人拿着花束,插进了床头的花瓶里:

    “……其实,我半个小时以前就到医院了,不过因为那孩子在这里,所以没有进来……话说起来,那孩子也真是的,居然又遇到了这种事情,真是太让人担心了……”

    阿笠博士哈哈笑了笑:“是啊,确实让人担心。不过人没事就好……”

    “哎,他刚才跟着警察离开,应该又是去查案了吧?不行,我也得跟着去看看……”探病的人摆了摆手,微笑着告辞:

    “……博士,我先走了,回头我会再过来看你的?!?br />
    ……

    医院外,舒允文等人分别上了两辆车子,赶往泽木公平家。

    舒允文乘坐的这辆车子上,毛利大叔充当司机,小兰坐在副驾驶上,舒允文则和柯南、萝莉哀坐在车后座上,几个人还简单地聊着天。

    小兰“巴拉巴拉”地说着园子和京极真的事情:“真是没想到,园子和京极真居然也会出现在帝丹小学里……他们两个本来是要约会的,却遇到这样的事情……”

    舒允文嘿嘿一笑,伸手轻抚柯南狗头:“……要我说,这事儿其实要怪柯南!柯南这瘟神要是不在直升机上,那直升机肯定不会坠毁……”

    嗯,咱这逻辑,没毛??!

    “怪柯南?”小兰愣了一下,无奈道,“真是的,允文同学你又说怪话!”

    至于柯南小鬼,他已经瞪成了死鱼眼,斜视舒允文,妄图用眼神儿杀人了……

    舒允文回瞪了柯南一眼,继续暴搓着柯南狗头:“对了,园子和京极真他们两个去哪儿了?”

    “他们??!他们两个做完笔录,好像一起去东京湾了吧?听园子说,他们要去那里吃午餐,顺便稍微玩一下……”小兰开口回答,然后忽然有点奇怪地问道,“对了,允文同学,今天越水侦探对你怎么横眉竖眼的?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一直很不错嘛?”

    “……呃,这、这个嘛……”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说话结结巴巴——

    话说,小兰的这个问题,他实在是不好回答??!昨晚的事儿要是让小兰知道了,还不把咱当成坏孩纸?

    嗯,咱其实是个纯洁的好人来着!

    舒允文正纠结着,毛利大叔已经幽幽地开口道:“……昨天晚上在夜总会的时候,允文同学和越水侦探开玩笑,给她点了两个女人坐台,而且越水侦探还被那两个女人非礼了……”

    毛利大叔话落,小兰“哈”了一声,扭头看了舒允文一眼,一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鄙夷表情。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一脸郁闷——好吧,毛利大叔你多什么嘴……咱在小兰心目中光辉伟岸的形象就这么崩塌了~

    舒允文郁闷着,柯南小鬼笑眯眯地添堵道:“??!虽然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听起来允文哥哥好像很熟练的样子,是不是经常那么做???”

    哟呵?柯南小鬼你这话是几个意思?想搞事情??!

    舒允文扭头瞪了柯南一眼,继续伸手搓着柯南狗头,笑眯眯地低声威胁道:“……哈哈!你这小鬼就喜欢乱说……要不我给你找两个美女试一试???我还可以帮你拍下来留作纪念哦!”

    柯南闻言,顿时一脑门儿黑线——

    尼玛!你还拍?之前给大胸美女抹防晒油已经够坑了,你还特么想坑我?!

    你给我走!我不想和你说话!

    舒允文等人“愉快”地聊着天,不知不觉中,时间到了十一点半,众人也赶到了泽木公平家的楼下。

    在毛利大叔的带领下,众人一起上了楼,按响了泽木家的门铃。

    门铃响了几声后停止,紧接着房门打开,泽木公平站在门口,微笑着问候道:“毛利先生,小兰,你们过来了?这几位就是警官先生吧?欢迎欢迎,诸位请进……”

    “泽木先生您好?!笔嬖饰牡热宋屎蛄艘痪?,然后鱼贯而入,进入房间。

    泽木公平把众人带到了房间里面,请众人坐下,自己则告罪一声,进入厨房准备茶水。

    柯南、越水七槻、毛利大叔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泽木公平的酒柜上,欣赏着一堆美酒,舒允文则习惯性地打开【阴阳眼】,目光在四周一扫,顿时愣住了——

    妈蛋!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阴气、鬼气?

    而且,这阴气、鬼气的浓度……绝对是死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