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半,米花中央病院。

    阿笠博士的病房,阿笠博士穿着闷骚的粉红色狗图案睡衣趴在病床上,柯南、小兰、毛利大叔、白鸟警官等人站在病床前,低声地说着话。

    忽然间,房门“嘎吱”一声轻响,紧接着舒允文带着灰原哀走进了病房里面,灰原哀的手里面还捧着一束探病用的康乃馨。

    柯南小鬼扭头一看,立刻笑眯眯地打招呼道:“允文哥哥,灰原,你们两个过来了?”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轻抚柯南狗头,抬头看向阿笠博士,笑眯眯地说道,“……阿笠博士,我听说你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希望你早日康复……”

    “哈哈哈,谢谢你们了?!?br />
    阿笠博士道谢一声,萝莉哀好奇地走到床边:“阿笠博士,你是什么地方受伤了?”

    舒允文听着萝莉哀的话,也有点好奇——话说,他之前接到越水七槻的电话,只听说阿笠博士受伤了,根本不知道阿笠博士到底伤了什么地方……

    阿笠博士还没来得及开口,柯南已经抢先开口道:“阿笠博士受伤的部位是屁股,屁股上被歹徒射了一箭……”

    “屁股?”舒允文闻言,两眼看向阿笠博士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污了起来——

    话说,阿笠博士受伤的部位,该不会是菊部地区吧?要真是菊部地区,那可就是名副其实的菊花残了……

    舒允文脑子里面已经污得突破天际,毛利大叔补充道:“没错,阿笠博士的臀部右侧被射了一箭,那个该死的犯人……”

    原来不是菊花残??!

    舒允文有点小失望,和小兰、白鸟任三郎他们客套了几句后,转而看向越水七槻,开口问道:

    “越水侦探,你之前电话里说,我家的炸弹案以及目暮警官、妃律师、阿笠博士三人遇袭的案子是一系列有预谋的犯罪,现在可不可以请你详细说一下你的理由?”

    “这个当然没问题?!痹剿邩驳懔说阃?,然后认真地说道:

    “……其实,犯人所犯下的这一系列案子,是根据扑克牌来犯案的!”

    “扑克牌?”舒允文愣了一下,柯南则在旁边解释道:

    “……允文哥哥,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今天发生的四起案子,每一起都对应着特定的扑克,而且犯人还在案发现场留下的相关证明。像是目暮警官遇袭的案子,目暮警官的名字叫十三,他所对应的就是黑桃K,案发现场留下的相关证明,就是那把西洋剑,它和黑桃K上国王手里的剑是一样的!”

    柯南话落,手里面拿出了黑桃K和那把西洋剑的照片,递给了舒允文。

    舒允文接过照片仔细一看,然后点了点头——我勒个去!这果然是一模一样??!

    舒允文正看着照片,越水七槻又紧接着解释道:“……目暮警官之后,就是妃律师。妃律师的名字叫妃英理,妃就是皇后Queen,对应的是黑桃Q,那盒ziguba巧克力包装上的纸花,和Queen手里的花也是一样……”

    越水七槻话落,柯南又递给舒允文一张黑桃Q和一张纸花的照片,继续说道:

    “……在英理婶婶之后,就是阿笠博士了!阿笠博士的名字就叫阿笠博士,他名字里的……”

    柯南话还没说完,舒允文表情一囧,打断了柯南:“柯南你等一下,你说什么?阿笠博士的名字就叫‘博士’?”

    妈蛋!老子这口槽实在是憋不住,不吐不行了!你这名字太特么草率了有木有?!谁特么起名直接叫“博士”的啊魂淡~!~

    阿笠博士干笑一声,开口道:“抱歉抱歉,我就是这么个名字……”

    好吧,博士你屁股大,你说了算!

    舒允文一脸无语,示意柯南继续说下去,柯南白了舒允文一眼,又继续说道:

    “……博士名字里的‘士’字,拆开来看就是‘十一’,对应了扑克牌里的黑桃Jack,阿笠博士遇袭之后,我们在阿笠博士家门外的草丛里发现了一个形状奇怪的纸制物品,它的模样和扑克牌里黑桃J手中的剑柄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场按照扑克牌顺序,从大到小的有预谋犯罪!犯人的打算,是连环犯罪……”

    舒允文听着柯南说完,眉头微微皱起,忽然间明白了:“等等!那我所代表的牌,该不会是……”

    “……没错,允文同学你所代表的牌,就是‘鬼牌’!”越水七槻点头回答,“你还记得你家院子里的那个奇形怪状的硬纸板吧?那其实就是扑克牌‘鬼牌’上小丑的帽子,而你的身份是除灵师,‘灵’代表‘鬼’,那就是你的身份牌!”

    好吧,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

    舒允文眯了眯眼,萝莉哀忽然开口问道:“……可是,舒允文这个名字里面,似乎没有和‘鬼’有关的信息吧?”

    “这个啊……”柯南微微一笑,“那大概是因为,‘鬼牌’本来就不是数字牌,而是独立于数字牌之外的特殊牌,所以才会以职业代替,而非名字中有相关信息……”

    柯南话落,舒允文、萝莉哀都了然地点了点头,越水七槻又紧接着说道:

    “……另外,这其实也是我们推断,这一系列案子是那位犯罪策划师的手笔的主要原因之一!”

    “时津润哉吗?”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捏着下巴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咯!”柯南嘴角挂着笑容,“……在一副牌里面,鬼牌本来就是多余的。如果真的有人想要按照扑克牌的顺序犯案,只刺杀名字里有1到13的人就足够了,添一个不是数字的‘鬼牌’,难道不别扭吗?”

    “所以换言之,‘鬼牌’其实是被人强加进来的。把一张本来多余的牌强行加入刺杀序列,最大的可能,就是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人在刻意针对,想要让对应‘鬼牌’的你受伤甚至死去……”

    “……允文哥哥,你明白了?”

    舒允文轻笑一声,点了点头:“……呵,原来是这样啊……”

    柯南说的没错,策划这一切的人,确实是想让他死——

    那颗装在他家门口的炸弹,足足有三公斤??!如果不是他提前发现的话,炸弹一炸,整个家都要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