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的院子里面,舒允文、柯南、越水七槻等人一起扭头看向高木,舒允文更是让成实飞到了高木身旁,偷听着电话里的内容。

    高木又“嗯嗯”了几声后挂掉了电话,毛利大叔立刻凑到高木身前,认真地问道:

    “高木警官,我刚才听到你说,目暮警官他被弩箭射伤了?”

    高木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没错。我们搜查一课在五分钟前接到了通知,目暮警官在今早晨跑时被人拿弩箭偷袭射中了肚子,现在已经入住绿台警察医院,我们一课的白鸟警官已经带队展开调查……”

    “白鸟警官吗?”毛利大叔皱了皱眉头,柯南、越水七槻伸手捏着下巴,站在舒允文身旁,越水七槻低声道:

    “目暮警官居然也被人袭击了?这可真是……柯南,你们今天本来打算去郊游的吧?约定的集合时间是在六点钟?”

    柯南凝重地点了点头:“是??!”

    “……这也意味着,如果允文同学没有发现这颗炸弹的话,它在早上六点以前,肯定会爆炸吧?”

    越水七槻话落,舒允文扭头看向越水七槻,皱了皱眉头:“越水侦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柯南立刻接茬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太巧了一点而已,你和目暮警官居然会在同一天遇到案件……”

    “……嗯,确实太巧了一点?!痹剿邩驳懔说阃?,紧接着,高木身旁的毛利大叔忽然开口道:

    “真是没想到,目暮警官居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不行,我得去医院探视一下……”

    “探病吗?”高木歉意地挠头,“真是抱歉,我们还需要在这里办案,恐怕不能送您过去……”

    “那没什么,我自己坐车过去就好?!泵笫灏诹税谑?,然后扭头看向小兰道:“小兰,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吗?”小兰指了指自己,“……那我也陪爸爸一起去吧!”

    柯南见状,也连忙开口道:“小兰姐姐,毛利叔叔,我也要一起去!”

    柯南话落,一群小鬼头也嚷嚷着要去探病,越水七槻也微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去吧!”

    舒允文看着一群打算去医院集体围观目暮警官的热心群众,嘴角抽抽了两下——

    妈蛋!毛利大叔那个弱渣去探病也就算了,柯南、越水这俩货怎么也叛变革命了?他还打算让他们俩帮忙破案呢!

    舒允文扭头看了眼越水七槻,轻咳一声:“越水侦探,我这里的案子……”

    越水七槻微微一笑:“允文同学,我刚才已经调查过了你家这里,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接下来就要看警方的调查了,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舒允文听着越水七槻的话,有些无语——

    我勒个去!你身为柯南世界里的侦探,居然把破案这种事情交给擅长喊“666”的条子叔叔,这还算是一个合格的侦探吗?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扭头一看自家别墅,眯了眯眼:“……那我也去探病吧!高木警官,案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高木涉“啊咧”一声,一脸懵逼——

    尼玛!你居然也要去探???差点被炸飞的是你家??!

    舒允文没给高木涉挽留的机会,和毛利大叔他们一起走到街上,拦了两辆出租车,上车赶往医院。

    舒允文和柯南、灰原哀、毛利大叔、越水七槻坐一辆车,车子上,柯南、越水七槻依旧在讨论着舒允文家的爆炸案。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柯南忽然扭头问舒允文道:“允文哥哥,你真的没有什么怀疑对象吗?请你仔细想一想,你在行骗的时候有没有惹人记恨?比如说骗了别人很多钱,让人识破拒不还钱之类的……”

    柯南话一说完,萝莉哀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舒允文则无语地看向柯南,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行骗个毛线??!咱是堂堂正正地除灵!你这样说话会被人鈤的我跟你讲!

    越水七槻微微一笑,然后又问道:“允文同学,能麻烦你再说一下可能对你怀恨在心的‘客户’吗?”

    “这个……”舒允文回想了一下,然后开口道,“首先是岩田大二郎的家人,我当初指出了岩田是凶手,岩田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还有四井财团的四井正雄,他的女儿四井丽花因为我不愿意除掉恶灵,所以去找警方投案自首……还有最近的森园菊人……”

    舒允文说着话,两眼看着窗外,看到一家快餐店时忽然开口道:“等等!司机先生麻烦你停一下车~”

    柯南、越水七槻、毛利大叔都是两眼一亮,扭头看向舒允文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线索?”

    “呃……线索?”舒允文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指了指窗外的快餐店,“……那什么……我只是看到了快餐店,想起我和小哀还没有吃早饭,所以打算去打包点儿吃的而已……”

    “……”柯南、越水七槻、毛利大叔嘴角一阵抽搐——

    妈蛋!打包点儿吃的?合则咱都白激动了??!

    ……

    上午七点四十分,绿台警察医院,622号病房外。

    舒允文等人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几个小鬼依旧站在门外:

    “目暮十三?目暮警官的名字叫十三吗?”

    “没错,目暮警官的名字就是十三?!泵笫宄蛄思父鲂」硪谎?,然后推开房门,走进了病房里面,主动打招呼道:“目暮警官您好,我们听说您受伤了,所以一起来看看……”

    “啊……是毛利老弟你们啊……”目暮警官躺在病床上,头上依旧戴着帽子,笑呵呵地打了声招呼,然后惊讶地看向舒允文,“允文同学也过来了?我刚刚才听白鸟说,你家里面似乎被人安装了炸弹……”

    “是??!也不知道是谁做的?!笔嬖饰挠α艘簧?,然后元太忽然奇怪地问道:“……目暮警官,你怎么躺在床上的时候也戴着帽子?不觉得热吗?”

    “这个……”目暮警官伸手按了下头上的帽子,笑着说道,“这个并不重要。对了,谢谢你们来看我……”

    目暮警官说着话,舒允文两眼也盯着目暮警官的帽子,有点好奇——

    舒允文记得,在柯南的原著里面,好像还专门说过目暮警官他的帽子的事情来着,好像还和他的老婆有关。不过,那具体的情节,舒允文实在是记不清了~

    话说,目暮警官的帽子底下到底是什么样???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脑中下令道:“成实、明美,麻烦你们把目暮警官的帽子摘掉,看看下面是什么~”

    “好的?!背墒?、明美应了一声,然后飞到了目暮警官的脑袋位置,合力一掀,帽子顺着床头滚落到了地上,小朋友们不由得一起“啊”了一声:

    “目暮警官,你的帽子飞了!还有你的头上……好大一个伤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