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半。

    毛利侦探事务所的起居室内。

    柯南偷偷摸摸地凑到电视柜下面,把他的那盒羞耻录像带偷偷摸了出来,塞进了垃圾袋里,大声道:

    “小兰姐姐,我去扔垃圾了!”

    “好的,路上小心一点!”小兰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还有,快去快回,不准再像昨晚一样做坏事!你要是想吃棒棒糖的话,小兰姐姐可以买给你的!”

    “呃……好的!”柯南应了一声,嘴角抽抽了两下——

    棒棒糖?谁要吃那东西?而且咱现在的嘴都肿成香肠了,疼得要命,吃也没法吃啊……

    柯南心里面吐槽着,快步走出了家门,走到了垃圾点前,又从袋子里面掏出了录像带、锤子还有刀子,“DuangDuang”地把录像带盒子砸碎,带子割成了一段段的。

    这录像带虽然已经被小兰看过了,但还是毁掉的好,留着是个祸害??!

    毁掉了带子,柯南慢悠悠地往家里面溜达着,忽然间身上响起了“滴滴”的声音。

    柯南微微一愣,掏出了身上的耳环式行动电话,按下了接听键,紧接着便听到阿笠博士的声音:“新一啊,刚才有希子打电话给我,说是让你有空给她回个电话……”

    “老妈的电话?我知道了……”柯南撇了撇嘴,回到了事务所里面,拿起电话拨通了美国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柯南“喂”了一声,对面立刻传来了有希子的哭声:“小新,这日子没法过了!你老爸昨天晚上一晚上没回来,一定是有外遇了!”

    “呃……”柯南一脸呵呵呵——果然又是这样……老妈和老爸闹矛盾,找他抱怨……

    “老妈,爸爸他或许是有什么应酬吧……”

    “什么应酬?我要跟他分居!小新,以后咱们娘俩一起过吧!”

    “你要回来?之前不是才回来一趟吗?”

    “哼!你不想让我回去?小新你也不要我了……”

    “……”

    柯南和自家老妈聊了一会儿,然后才挂掉了电话,无语地撇了撇嘴——

    话说,今天遇到的都是点儿什么糟心事儿嘛!

    ……

    晚上十二点钟。

    黑色组织的某间酒吧内。

    酒吧内播放着和缓、悠扬的音乐,时津润哉和贝尔摩德面对面坐着,贝尔摩德低声说道:“……这么说来,你打算让那个‘傀儡’在一周之后行动吗?”

    “是的。这一周时间,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调查一下……”时津润哉点了点头。

    “那你的目标、那位叫村上丈的发牌师……”贝尔摩德转动着酒杯。

    时津润哉微微一笑:“他啊……刚才我的‘傀儡’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他已经把村上丈杀掉了……”

    “村上丈被别人杀掉了?”贝尔摩德眉头轻皱,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时津润哉,“……我记得,他好像是你的‘投名状’?!?br />
    “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这件事情了……”时津润哉皱了皱眉头——

    组织给他的考核任务之一,就是要前后杀掉一个人,而村上丈就是他之前选定的“投名状”!

    时津润哉想着这些,伸手掏出了手提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时津润哉低声问道:“是我,你在什么地方?”

    “我?我正准备开车去山区,把村上丈的尸体埋掉?!碧怖锎戳四腥说纳?。

    “哦,那你路上小心一些?!笔苯蛉笤账婵谒档?。

    “我知道的?!钡缁傲硗庖徊?,男人苦涩地说着话,把车子停在了路旁,扭头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别墅,“请问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你之前不是想和我见一面吗?我现在同意了?!笔苯蛉笤瘴⑽⒁恍?,“……下周日的下午,在我们的计划结束后,我会开直升机去接你,到时候见?!?br />
    时津润哉话落,直接挂掉了电话,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贝尔摩德,下周日可以拜托你帮我准备一架直升机吗?”

    “呵……你倒是会使唤人?!北炊Φ轮辶酥迕纪?,“……看样子,你又选好新的‘投名状’了?”

    “是??!反正只是个‘投名状’而已……”时津润哉微微一笑:

    “……杀谁不是杀?”

    ……

    米花町,舒允文家外的街道上。

    一辆车子重新启动,向着远处开去。与此同时,车子的后备箱内,一道魂体飘了出来,慢悠悠地飘进了舒允文父母的卧室里面。

    魂体刚一飘进卧室,紧接着成实、明美一起飘出了别墅,在四周快速扫荡了一圈,又凑到了一起:

    “……奇怪,怎么莫名其妙地有一个鬼魂闯进来了?周围没发现什么异常??!”

    “要不要喊醒允文大人,让允文大人看一看?”明美提议。

    “嗯……没这个必要吧,依我看,这或许是因为聚阴石的吸引,引来了游荡的孤魂野鬼。允文大人才刚刚睡着,还是明天再说吧?!?br />
    成实、明美商量了一下,又重新飞回了画中。

    ……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

    舒允文打着哈欠醒来,溜达到了楼下,坐在了餐桌前,顺手抄起了旁边的报纸:“……成实,今天早饭吃什么???”

    “鸡肉汉堡和牛奶?!背墒档纳舸胧嬖饰哪灾?,然后端着牛奶杯、汉堡飞到了舒允文的跟前放下。

    舒允文随意地看着报纸,在看到报纸第三版上中间的一副照片后微微一愣:“……哈?这照片上不是园子和京极真吗?他们两个怎么被拍下来了?”

    看昨天园子、京极真偷偷摸摸约会的样子,明显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现在居然被人拍了下来登到了报纸上……

    啧啧!等明天开学以后,学校里面又要有八卦了!

    “那好像是东京航空纪念博物馆的宣传照片,昨天拍的,摄影师叫宍户永明?!背墒邓婵诨卮?,端着热奶壶,一边给舒允文倒牛奶一边说道:

    “对了,允文大人,昨晚半夜十二点多,咱们家里面闯进来一个鬼魂,钻进聚阴石里面去了……”

    “什么?昨晚家里面进鬼了?”舒允文闻言一愣,“那个鬼呢?你把他带过来让我看看?!?br />
    成实应了一声离开,没过多久拖着一个魂体飞了回来。

    舒允文喝着牛奶,打开了【阴阳眼】一扫,顿时愣住了——

    我勒个去!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居然是一个新生鬼,而且还是一个被人杀害的新生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