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台上,柯南仰头看着嬉笑中的熊孩子们,连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喂,我说,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元太嘿嘿一笑,看着柯南粘着贴片、电线的胸口:“……光彦,我看电视上说,解剖就是要拿刀子把身体划开,没错吧?要不我们现在试一试怎么样?”

    “呃……”柯南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立刻挣扎着大声吼叫道,“喂喂喂!你们在胡说什么?解剖可不是这么玩的!那会死人的??!”

    妈蛋!这三个熊孩子,还真打算把他解剖掉??!

    步美小萝莉听着柯南的话,忍不住“啊”了一声,有些担心和害怕:“……解剖真的会死人吗?”

    “废话!那肯定的??!”柯南大声吐槽。

    “柯南,你这么说可不对哦!”光彦手里面拿着一把手术刀来回晃动着,一副博学多闻的样子,“……据我所知,解剖的过程就是把皮肤割开,然后观察内脏等器官的情况,其原理,实际上是和做手术一样的!”

    “啊咧?和做手术一样吗?”步美好奇地问道,“我看电视上说,做手术的时候,还可以把坏掉的器官取出来、然后换上好的器官,那样人还可以活着……”

    元太一脸惊讶:“这样??!也就是说,我们要是想解剖柯南的话,只要看过他的器官以后再给塞回去,柯南就不会死咯?”

    “嗯嗯!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光彦认真地点了点头。

    柯南听着三个熊孩子的对话,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我勒个去!理论?理论你家个大头鬼??!还看过器官以后再塞回去……老子那时候都死透了好不好?!

    柯南心里面吐槽不已,忍不住又大声说道:“你们这三个笨蛋!事情才不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不要乱来??!”

    “柯南你胆子好小哎!你放心吧,以咱们少年侦探队的能力,你绝对不会有事的!”步美鄙夷地瞄了一眼柯南。

    尼玛!老子这不是胆小,而是不想死于非命好不好?!

    柯南眼皮子一阵乱跳,元太又拿起了手术刀,在柯南的胸腹部位比划着:“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对了,我们要解剖柯南,是要怎么划刀子?是横着切一刀吗?”

    “我感觉还是竖着切更好一些?!惫庋迥笞畔掳退妓髯?。

    “要不一刀捅进去怎么样?”步美小萝莉也提出建议。

    三个熊孩子争吵不休,各自拿着工具,在柯南的身上比划来、比划去,柯南见状终于Hold不住了,大声喊叫道:“救命??!救命??!你们不要乱来行不行!”

    柯南声音凄厉,三个熊孩子也终于商量出了解剖流程:“……我们不如先横切一刀,再竖切一刀,最后一刀捅进去怎么样?”

    柯南听着三个熊孩子讨论出的结果,瞬间泪流满面——

    妈蛋!你们这就是想嫩死我对不对?

    柯南继续大吼着“救命”,也就在这时候,舒允文、萝莉哀一起走了进来,一扫那三个熊孩子:“你们在做什么?”

    “啊……”熊孩子们手一松,两把刀子、一把剪刀砸到了柯南的肚子上,一起挠头道,“……抱歉,我们不是有意的……”

    柯南感受到了肚子上冰凉的触觉,终于松了口气——这两个家伙来了,他终于得救了……

    舒允文、萝莉哀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一起走到了柯南身旁,舒允文看着柯南的样子,一脸莫名其妙:“……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柯南扭头瞪了舒允文一眼:“……没什么,他们刚才差点把我的肚子切开……”

    “肚子?切开?”

    舒允文看看柯南身旁的一堆凶器,嘴角抽抽了两下,扭头看看三个讪笑中的熊孩子,有些明白了——

    我勒个去!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小学生才是最凶残的??!他们这是差点把柯南解剖了?

    他和萝莉哀虽然一直威胁要解剖柯南,但他们只是在开玩笑,真的没这个打算??!

    反倒是这几个小鬼头……

    不行,以后和这几个小鬼头在一起的时候,一定得让成实或者明美专门盯着他们,要不然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舒允文下了决定,无语地看向元太他们三个,一人一拳砸到了他们头上:“你们几个小鬼!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道歉!”

    元太三人头上都冒出了大包,委屈地扭头看向萝莉哀,躬身道:“抱歉,灰原,我们不该乱动你的东西!”

    舒允文、柯南、萝莉哀闻言,嘴角都抽抽了两下——

    话说,这三个小鬼根本就没抓住重点好不好?

    重点不是乱动灰原的东西,而是他们差点把洗衣机给嫩死啊……

    舒允文伸手一指柯南:“我是说要向柯南道歉!”

    “是!柯南,我们知道错了?!毙」砻怯忠黄鹣蚩履系狼?。

    舒允文对着元太他们好一通训斥,柯南则是“巴拉巴拉”地吐槽、咆哮着,萝莉哀也少有地向柯南道了个歉。

    一场欢乐的闹剧结束后,舒允文带着元太、步美、光彦他们三个走出实验室,到了休息室内继续批评。

    实验室里面,萝莉哀看着柯南,伸手指了指实验台,示意柯南重新躺上去。

    柯南看看实验台,嘴角抽抽了两下:“抱歉,我先去一趟厕所?!?br />
    刚才他差点被吓尿了有木有!

    柯南走向厕所,萝莉哀则忽然开口道:“慢着,这个给你?!?br />
    柯南看着萝莉哀递到他跟前的容器,嘴角又是一阵抽搐……

    ……

    上午八点出头,毛利侦探事务所。

    小兰收拾好了屋子,向着桌子前的毛利大叔道:“爸爸,我今天要去学校参加空手道社的集训,回来可能要在下午了,午饭你自己随便吃一点吧!”

    “好的,我知道了!我跟人约好了打麻将,午饭会自己解决的?!?br />
    毛利大叔摆了摆手,小兰闻言撇了撇嘴:“……真是的,又去打麻将!那你出去的时候可要记得锁好门,下午也要早点回来!我们晚上可是和妈妈约好了,要一起吃晚饭的!”

    “好了,不用说了?!泵笫逡涣巢豢?,“年纪轻轻就唠唠叨叨个没完,跟某个女人越来越像了……”

    “哈?”

    小兰瞪了一眼自家老爸,吐槽道:“是是是!不过,我这样总比变成某个整天只知道好吃懒做、赌马、喝酒、打麻将、玩小钢珠的家伙要强!”

    小兰说完,“哼”了一声,转身走出房门。